明藝.城中詩:遭逢文學,緣何寫作,何妨是詩歌(…)

文章日期:2017年12月25日

【明報專訊】阿凡提窮得可憐,家徒四壁,沒有就是沒有。午夜他聽到賊人入屋聲音,便要起牀去,身旁母親按着他:「先不着急呢,且看他從我們這裏,還能尋找到些什麼,發現些什麼,才好去拿他吧。」

括弧中那些點滴(…),大概就是這意思。

我們先都不着急,都來看看我們詩人,於此時代,於此時世(比夜還夜,這時世),還可以尋找到些什麼來?還可以偷取些什麼,變取些什麼來?

感謝我們的朋友。總是常思盜取火種,又總能無中生有,無有生有,我們的朋友,暗夜的朋友。也感謝你們,帶同自己的寶貝,來盜取其實是自己放下,而不自知的,我們的寶貝,寶貝讀者朋友。

「在一個貧乏時代,詩人何為?」舉頭三尺,冥冥中或有神,或祂使者,要來盜取我們莫知藏於何處,我們的寶物。

感謝總在我們身旁,或不知隱於何處的,我們的母親。

「白鬚阿公擔銀入屋坐落坐落。」

我們久不久會被母親按着,「先不着急呢」。過後,又會聽她說了些莫名其妙的火星言語。

屋漏痕、印印泥、錐畫沙,鬼畫符,折釵股。渾厚華滋,於焉,眼前變現。你來就是。

作者簡介:(本期「城中詩」特約編輯。原名劉以正。寫詩多年。詩作結集見《於是搬石你沿街看節日的燈飾》。)

●飲 江

主編:潘耀明

編輯:張志豪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