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肯尼亞跑手圓夢 促兩地交流 馬潔慧棄高薪辦「我肯同路」

文章日期:2018年01月03日

【明報專訊】世界六大馬拉松賽事之中,流傳一公里就有一個故事的說法。這在香港亦然。2009年來港探女友的肯尼亞長跑好手Kiprotich,就在香港締結良緣。而港女兼OL馬潔慧開創了「我肯同行」跑步計劃,是另一公里另一個故事,同樣緣於馬拉松,結識了肯尼亞長跑好手Lukas……有一天, 她突然停在電腦前,抬頭想,自己一直努力工作,也熱愛跑步,我的跑步人生是否可以擴闊,以跑步影響跑步,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這是一個港女拋棄高薪厚職,追求新生活的故事?還是另一個港女和肯尼亞跑手的愛情故事?這其實是一個跑步體驗人生的故事!

2015年台灣「宜蘭國道馬拉松」的跑道上,來自香港的馬潔慧(Candice)並不起眼,嚴格來說,她身形略胖,叫人留下印象的是她的大笑容,以及健碩體格下的柔和聲音。這一年的宜蘭國道馬拉松全馬賽事的冠亞季軍皆由肯尼亞好手包辦,Candice說,跑完馬拉松,大家抓着肯尼亞好手拍照留念:「那天,是我人生第一個半馬,我也是這樣認識了Lukas(當年全馬亞軍,成績2:31:49)。」當時的她沒料到故事會有後續,只感到Lukas友善熱情。

台灣半馬結緣 促肯尼亞香港交流

因着跑步,肯尼亞和香港的天空相連起來。兩年過去,二人無拍拖無生仔,只是香港和肯尼亞的跑步交流,直到去年中二人突發奇想,一起炮製出「我肯同路」計劃:「為這個計劃起中文名,想了很久,現在叫『我肯同路』(MIRARunner),計劃是資助肯尼亞年輕的跑手來中港台,一邊參加比賽,一邊與本地跑者交流和分享跑步心得,這是個雙贏的項目。我們希望香港人的少少錢,除了資助跑手機票還可幫助培訓肯尼亞鄉下年輕有才華的跑手,同時兩地也交流文化,例如肯尼亞跑手會帶來家鄉種植的咖啡豆和祖父輩的手織工藝品。」

一臉陽光的Candice,去年八月辭去工作,一方面轉戰自由工作族開創了個人IT創意市場顧問公司,另一方面開始為「我肯同路」奔波:「我肯同路有幾多工作人員?哈哈,現在得我和Lukas,他負責肯尼亞,我負責香港,我不敢說是拉近貧富懸殊,但確是希望扶助及培育肯尼亞的年輕人,同時幫助香港熱愛跑步的人,第一個project是資助八位肯尼亞跑手今年來港比賽和交流。」

辭職辦「我肯同路」 工作人員僅二人

因着跑步,肯尼亞長跑好手Thomas Kiprotich現已落戶香港,在港開設了跑步訓練學校,亦已娶得美人歸,如今是三個孩子的父親,成為香江佳話。因着跑步,肯尼亞和香港的藍天或會拉近其他城市,Candice希望下個交流地方是台灣,接着的宏願是:「全世界!我希望一個一個城市去做『我肯同路』。」

馬拉松在世界各大城市愈流行,賽道上就愈見肯尼亞好手的身影,留下他們美好的足印。《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揭開地球上最善跑民族的奧秘》一書中,研究人員暫時仍找不到肯尼亞人天賦異禀的DNA,但就看到跑步文化和環境對肯尼亞的影響,而2017年香港出版的《街跑‧悠樂香港》作者拾拾也說,肯尼亞人和香港人的跑步生態很不同,但無論你是因為過去生活太墮落,煙酒大肚腩,但跑步最後仍必定帶給你好處,他說,儘管跑吧!在掙扎成為休閒跑手或認真跑手的過程中,結果都是正能量的。

肯尼亞跑步生活化 成專業卻不易

Candice以前也是休閒跑者,如今已是認真跑手,一星期跑三次,並參加不同的大型馬拉松比賽;因為熱愛運動,六年前她又開始學習太極,近年也參加水陸兩項鐵人賽。Candice曬得一臉小麥膚色,柔和的笑容下,談吐優雅,不溫吞不急躁。「我自小熱愛運動,什麼運動我也喜歡,跑步、網球、游泳、獨木舟……而馬拉松吸引我,是因為跑完後出一身汗。」是否很痛快?「不,我不會用『痛』這個字來形容跑步,我會用爽。那種感覺,是脫胎換骨的。」

2015年合照拍罷,Candice和Lukas很久也沒有相遇,突然有一天,各自參加完馬拉松比賽,正在新加坡的候機室轉機回家。啊!竟又相遇了!之後,港肯交流始於Candice 跟隨Lukas在線學習長課,逐漸,Candice了解到Lukas和香港人的跑步大不同,他是小時候飛一樣每天跑一小時去上學。

逐漸,Candice發現香港和肯尼亞的熱身也大不同,我們很例牌,Lukas他們卻很生活化,又快又有動感,例如會有單腳彈跳、小鳥飛飛和求雨舞等動作。「 我看到那九千公里以外的人,就是靠一個『天賦』去維生,原來肯尼亞只有0.2% 專業培訓跑者,能進入到國家隊。」因着制度和跑步文化,肯尼亞人跑步名揚天下,國家有不同級數的跑步訓練營,不過,你若入了營,去發跑手夢,那你就沒時間幫家人耕田,如何取捨?Lukas也是因為不想家人負擔大專學費,而放棄讀書。如今他是國際專業跑手,同時或多或少也帶動家鄉村莊經濟。「這些出了國的選手,家鄉條村的水喉壞了,無錢修,也會幫忙少許,遇到有村民入了醫院,村民也問你是否可幫下手。跑步對他們來說,原來是幫助村子裏的生活。」

無糧出 望尋跑步同路人

Candice原是資深跨國科技公司的區域營銷顧問,去年有一天,她在電腦前如常工作,突然一個念頭飛出來,她在想自己日日返工,建立人際網絡,為公司搵很多錢,這些事之後,我們是否還可以做其他的事情?雖然工作是24/7,至少有糧出,但跑步培訓真的無糧出啊!「可能我們一個微不足道的舉動,就能令很多人受惠,在世界的範疇,影響很多人,於是我寫了個電郵給Lukas,和他談我的想法。」

港女拉近肯尼亞和香港的故事,就這樣開始了,而最重要不能錯過的環節,還是分享和交流,肯尼亞人透過跑步文化的分享與交流,帶來肯尼亞全國跑步的氣氛,而Candice也是主動交流,促成人生的創意,孩提時如此,出來工作後如此:「我其實沒有什麼故事,父母很支持我們做自己的事情,我還有一個弟弟,成長生活沒什麼挫折,但我記得我一直很主動,主動參加閱讀計劃,主動找老師說我喜歡唱歌和朗誦,主動和同學以旅行拍照做大學功課。」

因着跑步,她思考如何創造自己的跑步人生:「我在想自己可以為香港的跑步界,注入什麼元素?」於是,開展了「我肯同路」。

若問為什麼是跑步?那是最易入門的運動吧!「放工,換雙鞋,就去跑,Just do it,不要管那麼多,出門去跑就是。」Candice就是這樣開始,日見成績,運動在心裏燃點了一團火,而這點點火,讓肯尼亞和香港的藍天下的跑步文化,多了點交流。她現正為「我肯同路」舉行眾籌,希望能聚集更多宣揚跑步文化的同路人。 

■Profile

馬潔慧

香港及肯尼亞跑步交流「我肯同路」(MIRARunners)計劃的創立人之一。熱愛運動和馬拉松,曾任職跨國科技公司營銷顧問。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及英國Strathclyde大學。在培訓人才時,她看到AI可以計算方法取代設計師的工作,那人類下一步又是什麼?因此她更着重人與人的接觸,人性化的生活,認為熱愛跑步的人,除了追趕PB(personal best)數字外,還可以多關心自已的跑步人生,創立MIRARunners連繫及培養跑步愛好者,以及以此為志的青少年。

文﹕一心

圖﹕蘇智鑫、受訪者提供

編輯/龍英顥

美術/明報美術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