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回歸時 香港何模樣

文章日期:2018年01月05日

【明報專訊】「看着今日香港,我還有什麼可以送給一百年後的人?」舞台劇演員梁祖堯說。此城不知明天事,百年實在太遙遠。迎接新一年,風車草劇團先後推出兩部作品,分別為讀劇《這一夜.聽我們說故事2018》以及原創音樂劇《哈雷彗星的眼淚》。趁機問問梁祖堯另一心血劇團W創作社突然宣布「無期限」終止創作舞台劇一事吧。

哈雷彗星是人類肉眼可見的短周期彗星,每隔七十多年回歸,即人一生有機會看兩次,其他彗星或隔幾千年才重臨。梁祖堯說:「上一次哈雷彗星來是一九八六年。那時我十歲,好深刻是超級大熱潮,出了好多紀念品,如筆盒、原子筆、棋、首日封。想深一層,那時香港經濟不錯,而我仍是個小孩,父母又未離婚,一切記憶及感覺都好美滿。」

「我們認不出此城」

風車草鮮以科幻故事為主題,此劇講述航班HK2047降落赤鱲角機場,乘客打開窗戶,卻竟發現景色成了一片頹垣敗瓦,原來飛機進入了時空蟲洞,來到未來。這是「忙與盲系列」第三部曲,今次大說城市與時間:「當二○六二年哈雷彗星再來,我和香港會變成如何?靈感源於我由小到大住南區,常搭巴士出銅鑼灣,出隧道經天樂里,好必然。有天坐車突然看到同德大押被拆卸,正正目擊老招牌被吊下來一幕。」他掃一掃手臂上的雞皮:「現在說起都好傷心。到該時,制度或崩潰了,建築物或拆了,我們認不出此城。」

「忙與盲」第三部曲 細說家庭

首部《忙與盲的奮鬥時代》明言關於傘後各行各業之貌,梁祖堯說今次不談時事式政治,並花了大篇幅講家庭:「社會縮小是家庭,再縮小才是個人。創作時演員們分享家中發生過最愉快、最難過的事,及如何看香港這個家。其實香港,或者都在單親家庭長大,中國是父親?還是英國是母親?我們有父母嗎?」

「我沒去月亮,但比月亮去得更遠」

彗星閃亮前,風車草將在一月先上演讀劇,即是朗讀劇本而無衣著、舞台效果推進。他們選出不少經典劇本,有別於平時戲路,梁祖堯指:「去年初次演讀劇,例如尤奧斯高荒誕劇《禿頭女高音》其實好『重口味』。前言已說這是一部反戲劇、反言語劇目,因此對白好像亂來。誰知大家好鍾意及感到那種嘲諷,水平真高。」

今年他們點選三部外語作品,翻譯包括《平常心》、《動物園的故事》等;兩部本地新進編劇作品。其中田納西威廉斯的《玻璃動物園》(一九四四年)為他心水:「我二十多歲時演過一次,現感受再多點。故事講述主角Tom離開神經質的媽媽好多年,回想起當時媽媽罵『你鍾意走,有咁遠走咁遠囉,你去月亮啦』,他再讀白說『我沒去月亮,但比月亮去得更遠,因為時間就是兩個地方最遠的距離』……這句實在太勁!」

風車草令他忙着,W卻休止了。梁祖堯多年來演出兩團多個劇目,兩者亦聯乘創作出場場爆滿的《小人國》系列。上月W上演《下一秒我就憎你》,創辦人黃智龍宣布劇團「無期限」終止創作舞台劇,令粉絲大為驚訝。他表示「身體冒起警號」,亦認為「不再為自己的行業帶來貢獻」。不過本周二再宣布擔任彭秀慧作品《29+1》市場推廣顧問,及之前接了演唱會創作顧問等工作,似休未休。梁祖堯指總會不捨,可是理解朋友決定:「合作了十八年,我知他是凡事都想得很清楚的人,而且每次都好渴望超越。對上幾部都好成功,觀眾亦喜歡,可他感到停下了。」

梁祖堯指最愛二○○四年《攣到爆》,劇目關於同性戀並引起關注。多年來W營造易入口印象,他指:「當然,看W不用什麼文化背景,更是娛樂,可是背後有message。例如《小人國》笑到標眼水,其實我們個個都是香港的小人,可是陰險得來好可愛。別人做衰嘢,笑笑吧,不要只是嬲或post他上網。這好像對城市有點功德,哈哈,給力量大家去生活啊!」

■《這一夜.聽我們說故事2018》

日期:2018年1月24至27日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票價:$220

■《哈雷彗星的眼淚》

日期:2018年3月16至18日、20至25日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票價:$200至$360

查詢:www.wmgtheatre.com

文:劉彤茵

圖:鍾林枝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