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投入歐洲電視的「小眾」美學

文章日期:2018年01月19日

【明報專訊】最近連看了幾套眼高手低的英國大製作,BBC的McMafia及由Luther創作人負責的Hard Sun都是舊酒新瓶,尤其後者,講述地球將在五年後滅亡,劇情推進等所有東西都一團糟。幸好,沙發薯如我其實早已明白,眼光不可以只投放在一個國家的製作上。身處香港,要看好電視,首先要放眼到日韓台灣,再擴展至英美。當這些地方電視工業製作的劇集開始有滯留感覺,創意不夠時,就代表眼光要放更廣遠:要看世界各地的電視劇!

這個道理,英國電視在近十年已領會,隨着丹麥的The Killing掀起Scandi Noir北歐罪案風後,他們便開始大量引入歐洲電視,讀外語字幕電視現已成為習慣,比利時的The Spiral、丹麥/瑞典的The Bridge等,受歡迎之餘質量亦保持一貫。Channel 4在二○一六年更直接開設Walter Presents網上頻道,專播外購外語電視;Netflix等頻道亦積極拍攝及購買各地電視劇,瞬間墨西哥伊朗西班牙等電視娛樂突然只差一個指尖的距離。

Babylon Berlin被看好全球大熱

去年英國Sky TV購買與播放的德國大熱劇Babylon Berlin令人興奮,事關歐洲電視電影如是古裝,通常都取材二戰,尤其德國,納粹題材早已被挖得空空,重複又重複,今回主題卻是二十年代的Berlin。劇集改編自Volker Kutscher的暢銷小說,暫時兩季,總共十六集,是德國暫時來說製作費最龐大的電視劇。故事發生在一九二九年,第一次大戰後的威瑪共和國時期的柏林,那個年代貧富懸殊嚴重,貪污處處,亦是新思潮(社會/共產主義)及電子媒體剛起步之年。劇集中重構的柏林與平時熒幕上看到的(通常冷戰時期東西柏林)截然不同。二十年代的柏林像一九二七年Fritz Lang的經典Sci-fi電影Metropolis中的敵托邦,充斥着Art Nouveau與Art Deco美學,看似紙醉金迷,實際敗絮其中。

年輕警探Gereon Rath由科隆被調職到柏林,調查一宗有關色情電影工業的罪案,發現原來該色情電影工業與當地黑幫關係千絲萬縷,繼而牽涉共產組織運動及政治糾紛。單是故事背景取材予人新鮮感,製作專業,不難明白為何此劇早被認定將成今年全球大熱。

另邊廂,如你還是喜歡更貼近當代zeitgeist的歐洲背景,接着便要看捷克的Burning Bush。HBO製作,著名波蘭導演Agnieszka Holland執導,Burning Bush講述一九六九年蘇聯操控的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歷史系學生Jan Palach在布拉格的廣場上自焚,抗議蘇聯與其他東歐國家(華約)在一九六八年入侵,並留下遺書,表明他是為自由而犧牲。

自焚事件後,當時的共產政府當然想扭曲事件。但Palach的母親不屈服,與她另一兒子嘗試找律師與政府打官司;同時大學的學生運動及媒體亦因此事受到打擊,不確定究竟作出什麼抉擇……

僅得三集的Burning Bush在導演Holland的處理下根本就是一套歐洲文藝電影,影像極美之餘更加插真實found footage,令你有時甚至忘記這是改編故事,信以為是真實紀錄片。

文:陳Damon(chandamon.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