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音大師為電影發聲 活現挖眼斷骨砸意粉

文章日期:2018年02月09日

【明報專訊】「我穿高跟鞋比女生行得還穩,更可以跑。」六十五歲的台灣金馬級擬音師胡定一笑說。擬音(Foley)為電影後期,按照影片中演員動作錄製相應音效。胡定一走過台灣電影最蓬勃之時,四十年來幕後發聲,統統被壓縮至導演王婉柔紀錄片《擬音》,並於本港特別放映。

「第一次走進胡師傅的地方,很震撼,但好像一個垃圾堆啊!」王婉柔二○一○年擔任其他作品製片,來到胡定一於台北中央電影公司(下稱中影)的工作室。樓底頗高,四處雜物,中間位置地面挖了七格。胡定一解釋:「裏面分別放着鵝卵石、大石、沙地、泥土地、瀝青混凝土等,還有一格放水的。一般錄音室可能拿個小臉盆盛水再拍打,做出水聲,都是啪啪聲,聲不夠厚。我們有七八十厘米深,腳一踩下去可有咚咚聲。」

一九七五年,胡定一退伍後誤打誤撞考入中影技術人員訓練班。由於近視影響使用舊式攝錄機,他投向聲音工作,學習剪接、錄音、配音、音效。那時正值台灣電影輝煌時期,一貫舊年代運作模式,沒時間慢慢來,或無人會步步教導。胡定一首部參與作品是戰爭電影《八百壯士》(丁善璽執導、林青霞主演),他憶述當年片場常常播放音樂,令人忘卻時間不分晝夜地拍。之後發現對擬音有興趣,便跟着前輩邊做邊學。

眼明手快 聲畫準確相配

為什麼要擬音呢?以前用菲林及卡帶,並非同步錄音,即拍攝時有畫無聲。紀錄片穿插其他聲音組別老前輩之訪問,重湊舊時行業點滴。例如初期配音不是演員自己配,而是請其他廣播員、聲演人員,要求很高。胡定一接道:「聲音部分有環境聲、聲效(例如放炮彈,轟隆一聲),還有擬音模仿演員動作發出的聲音,如士兵把槍掉在地上,咔咯咔咯。」

「我把片子看一次,記在腦中,之後就可以直接來。」胡定一說﹕「不如電腦錄音可把聲軌推前推後,膠卷一錄至少三分鐘,NG多會被罵,反應準確度要好高,眼明手快。你會做,跟你會在對的畫面做乃兩回事!」六七十年代中影只有四組擬音人員,一年卻有二百部片子,提供大量訓練機會。到八九十年代,台產片量下降,片種由武打動作片轉向寫實風格,對聲音追求亦愈來愈細緻。胡定一曾與劉家昌、楊德昌、李崗、林正盛等名導合作,近年亦有《痞子英雄》、《翻滾吧!阿信》等作品。

咯咯咯咯 穿高跟鞋「聲演」情緒

咯咯咯咯——幾下聲音都在說故事。去年胡定一獲金馬獎傑出電影工作者殊榮,並由影后楊貴媚頒發獎項。楊貴媚代表作《愛情萬歲》(蔡明亮執導,一九九四年)片尾一幕在大安森林公園獨步,高跟鞋發出咯咯聲,情景荒涼,原來乃胡定一擬音,穿高跟鞋原地踏步地錄出來:「數碼資料庫中的高跟鞋聲音,一走走幾十分鐘不停的。可是人有情緒,喜怒哀樂,例如突然想到傷心事情,可能稍稍拖着走。我們的責任是把情緒、感覺呈現出來。」工作室有球鞋、皮鞋、拖鞋幾十雙,胡定一笑指自己「穿『酒杯跟』都沒問題」。

「最難的聲音是由無到有!」胡定一指吃飯、刷牙、走路等捉到節奏情緒就好,可是非日常生活的聲音,必要用驚人想像力,最佳例子是肢體暴力。難題一,挖眼珠。原來以前錄挖眼珠聲音是弄一碗濕報紙糊,用手指插進去,其後錄音器材進步了,胡定一便改良像真度:「買個大魚頭,不是插牠眼,眼一下就滾出來啦,而是插進魚鰓,因為連着肉、骨而有挖的聲音。」難題二,骨頭斷裂,師傅指:「西方電影人員做法多數是折斷西芹,而以前中影同事則用木筷子。可是,有天我在吃龍眼,聽到壓破龍眼殼的咔嚓聲多好聽,因此想到扮骨頭斷裂聲,哈哈,土產給我靈感。」

垃圾場尋寶 拿起物品就搖

人人吃龍眼,卻不是人人會聯想。為了取靈感,胡定一常常到二手市集、垃圾場,凡拿起物品就搖一搖。他隨即把弄跟前的茶几:「這麼美的桌子,我不要。如果它破了一條腿,會噶咿噶咿地響,就是好東西。」他亦發現了「代替品」來方便工作,例如拉窗簾會發出「剎」一聲,胡定一用小算盤壓在桌面,用力一推竟就成。

風光敵不過時光,二○○五年國民黨把持有的股份轉讓,中影即成棄將,突然停止電影業務。王婉柔指事件對員工打擊極大,而當時胡定一帶領工會抗爭:「要知道中影一直在台灣的社會地位,乃國民黨黨營事業。不少人認為是鐵飯碗,做了多年,亦像帶有信仰的,及對以前風光很懷念。」

當時不少同事都一把年紀,心灰意冷,參與爭取的人不多,胡定一說:「罵半天,那些官員都不會理你。有些主管都不願出頭,可是我想底下那麼多人,總要有人出面,抗爭不會很累。」中影陷入股權問題,翌年民間股東接續經營中影,並全面改選董事,才慢慢恢復電影業務,胡定一亦保住崗位。

「為何無法支撐人才留台?」

王婉柔坦言部分製聲技術無可否認會被時代淘汰,較想「給觀眾、政府知道,某個政策會如此影響到人」。更甚,她到北京參觀大影城及訪問擬音人員,反映大陸有地方、資金、市場支撐相關技術人員,同時影響台灣影壇,例如富康憑《推拿》獲金馬獎最佳音效。她希望以大環境來對照台灣產業景况,從心酸的個人情緒及往事取得平衡。

胡定一在二○一五年收到中影的辭退信,現為自由工作者,半退休狀態,之前有個徒弟亦轉行了。王婉柔解釋,擬音現時仍需要的,可是未必要胡師傅般厲害到位,加上公司多數要技術人員身兼多職:「有香港行家看完來跟我說,幹嘛那麼悲?因為這就是我在台灣的感受,這一輩人很多去大陸工作,可是不少受傷地回來。機會很多,可不一定給台灣人,我們也不一定能融入當地文化,當然很靠個人際遇。最想說的是,為何台灣電影沒法支撐台灣的人才留在這邊?」

胡定一從來是幕後人,因紀錄片而訪問不絕。他不時形容聲音,顯得眉飛色舞,文章寫到此,亦發現想擬聲詞最考起人。胡定一早前參與首部華語VR電影《家在蘭若寺》,由合作多年的蔡明亮執導,劇情有關魚妖,胡定一更跳入大水罐中擬音,形容是溫柔的「瀝瀝」聲。他笑說:「我信我後面的人,必會做得更好。多練習,聲音就放對了。」

註:《擬音》最近一場特別放映於二月十一日舉行,暫定放映至三月中。查詢:www.cinema.com.hk

文:劉彤茵

圖:曾憲宗、安樂影片、金馬獎官方截圖

場地提供:Hotel Stage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