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達人許仲和 HA跳出工廈 新場延續舊精神

文章日期:2018年02月18日

【明報專訊】「我們去下一個agenda,不再hidden。」許仲和(阿和)說。

他試過在舞台放置香爐並插上三枝香,送別場地,樂迷大喊傷心。

自二○○九年以來,獨立音樂演出重地Hidden Agenda受工廈條例限制,四度搬遷,至上一波差點捱不過。

幸而最終找到新「議程」,更想大大聲介紹,This Town Needs。

早前見他們在臉書上載圖片給樂迷止渴,走入位於油塘的新場,好大。

實用面積九千呎,可分出三區,大台比之前深,窗口可望見三家村避風塘。一切仍在趕工,天拿水味撲鼻,中間位置擱着一張沙發,三人坐着。

阿和不是孤軍作戰,還有陳爾正及王秉鏗。

舊場成本低 樂隊易負擔

Hidden Agenda(HA)過去不時由於「違規」而登上報紙港聞版,其實不少現已廣為人知的樂隊,譬如Supper Moment、觸執毛、ToNick、My Little Airport等,均曾在此表演。與體育館或九展Music Zone相比,HA提供小型場地,樂隊較易負擔演出的成本及觀眾量。不過,此等「功績」和他們的公眾形象對廣大市民而言相對仍有距離。有記者同行便曾分享,去年因採訪首次踏足HA,本以為生客難以融入,又怕場內觀眾「都好識音樂,自己卻不太懂」,去了才發現乃「正常場合,個個都在聽,沒人得閒理你」。

的確,近年HA每每因工廈問題見報,因而加強「地下」的公眾觀感,引發觀眾許多聯想,產生圍外人的隔膜。其實HA不止租出場地,更會主動聯繫樂隊,舉辦不同音樂類型表演,例如甜美的日本樂隊Lamp,以及擊敗五月天勇奪台灣金曲獎最佳樂團獎的草東沒有派對。入門級別者不妨先跟着演出單位Google一番,必會認識到不少「上等貨色」。

警方放蛇 樂隊被捕備受打擊

「HA4.0此關真的好難過。」跟阿和聊天,他總是笑笑口,中間夾雜些「助語詞」。二○一六年十一月,HA由牛頭角搬至觀塘鴻圖道某工業大廈地下。為了滿足工廈要求,他領取食物製造廠牌照打開門賣小食。可是仍因無法領得娛樂牌照,不斷被局方人員要求停止表演。最大打擊為去年五月入境處「放蛇」,指樂隊TTNG四名英美樂人涉及未有申請工作簽證,並且拘捕他們。

那是HA首次有樂隊被捲進風暴圈,阿和憶述當時非常灰心﹕「TTNG之後,政府封殺我哋(邀請的)樂隊,例如有些海外樂隊在深圳灣入境時被截,有些未出發來港,警察就已電郵警告經理人公司。那時個狀態都幾黐線,我要出番表演錢、退門票錢之類,還有交租……」

陳爾正插話安慰道﹕「這不是你個人有問題,是……『正常』問題啦。」(這就是男人的浪漫嗎?)「那時什麼表演都取消了,好頹,咪日日躲在HA喝酒打機!」阿和續道:「那時陳爾正來跟我說『真係唔搞啊?』,HA4.0執了一星期左右,他捉我出去另覓地方,搵咗先。」

陳爾正之前從事娛樂行業,早於HA未為音樂場地時已認識阿和﹕「當時我十多歲,阿和在銅鑼灣賣樂隊tee,像個竇放學會去吓,有些人彈結他,總之天天有不同事情發生,認識到不同人,對我好大影響,成個心open up了。我覺得此空間好有價值,認為香港要有,我都沒想太多。」後來從事藝術工作的王秉鏗亦隨之加入,三人並肩,一同應付處理申請文件的工作,訪問時不時收到相關部門的來電。

覓新場地屢遇波折

正所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一句「真係唔搞啊」,驅使阿和繼續前行。起初他們嘗試找工廈,卻深知滿足不了牌照需求。因此便去觀塘某些商業中心,價錢都談好了,發展商突然不肯租,理由是公契寫明不能做噪音行業。幾經轉折,他們終於覓得油塘住宅物業Ocean One附帶小商場的一樓全層單位,跟業主周旋多時,終得信任。即便是,HA要離開工廈了。

HA面對工廈活化政策首當其衝,第一代場地位於牛頭角財利大廈,無電梯,因活化政策刺激而被地產商重建。整體而言,工廠重建後改為寫字樓及酒店,令同區大廈租金上升,影響HA找尋其他空間。但由於九龍東有不少band房、藝文團體,他們依然對此區情有獨鍾。第二代位於附近大業街,曾被Time Out雜誌評為本地最佳演出場地,連同第三代,均因工廈規管條例而須撤離。根據條例單位只可作工業用途,否則業權人有機會被「釘契」。一環扣一環,場地用途不合亦令HA無法取得娛樂牌照。

進駐商廈 逃出灰色地帶?

阿和指二○一二年政府成立「起動九龍東」辦事處,宣傳品亦曾點出HA為區內工廈之一,卻未有真正提供幫忙,制度僵化不斷迫使搬遷,十分諷刺﹕「不想再在那個Loop(循環)裏……但我覺得不是放棄,如果工廈重新可以使用,其實可選擇的地方多好多。工廈樓底高、大、租金承受度高又在地面。」

陳爾正指新場地為商廈,免卻從前的灰色地帶,可以大事宣傳,不怕「好揚」。另申請了「小食牌」、酒牌,表演方面暫定以為期最多三個月的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運作。此為他們口中「最合作之不合作運動」,望做到一百分合規合法,但內裏保持HA精神。

他們把新場叫作This Town Needs。名字靈感取自上述在港獻唱時被捕的樂隊TTNG(This Town Needs Guns),事件發生後,HA4.0舉行了一場「演習表演」名為This Town Needs Live,邀請觀眾一起走火警,約二百人參與。阿和解釋﹕「如果我們申請長久娛樂牌都要做此步驟,但那時我已無得搞下去,就以僅有人手展示給政府知,我們不是不合作,而是無資源、錢給你消磨下去。那次像是一下咆哮,證明此城市需要工廈,需要Live House,惟政府由頭到尾無get到此點。」

商廈經營 更多可能

轉為商廈經營,阿和指租金最可怕,更坦言有圈內人擔心This Town Needs會變質﹕「我沒法平衡全部人看法。對我來說,如果此處的使用性、可能性,能回饋給本地藝術家的東西一樣,甚至更多……不用分是什麼大廈。不是離開工廈,就變了另一樣嘢。」團隊暫定部分空間辦展覽,其餘盡量留白,「望讓不同單位發揮,甚至可辦講座」。

離開工業區,陳爾正希望This Town Needs打好鄰里關係﹕「即使到了新場地,要處理接踵而至的噪音問題,因為旁邊有人住。另外警察、鄰居、業主或會覺得『有酒吧就會有交嘈』,不太理解Live House是什麼。其實不然,咁多年HA都好和平。」

王秉鏗接道﹕「昨天警察打來交涉,如果觀眾不在此生事,去了別的地方生事,畀人拉,而他們講得出來過這裏,我們都有責任。所以我們會盡力做好安排,或請保安哥哥在樓下門口,勸大家分散一點企,不要阻到住客。」HA多代均請藝術家於牆上繪畫,王秉鏗透露其中一堵牆將邀請本地樂隊tfvsjs成員、字體設計師陳濬人創作「尊重」二字,望大家以此共同守望新場地。

一切皆可重來

新場當然要賀一賀,下星期將舉行Soft Opening表演,阿和形容是「戒酒級」陣容(由於他太喜歡喝酒,戒酒為最高級別)。玩後搖的本地樂隊more reverb,我純粹想擺其結他手上枱,你知是導演黃進啊?另有些樂人一直以實際行動支持我,例如有時收工知我要『湊band』,即是表演後大家消夜飲飽食醉,幫我送band上的士陪他們回酒店,令我不用一個人咁辛苦,這班人給我很多力量。」

「我依然在做以前的工作,找樂隊你聽。」他聳聳肩。言談間可見其親和力及「煩氣」功力,Soft Opening表演名單還包括本地樂隊Naked and lay、ANWIYCTI、Maniac以及觸執毛。

HA第二、三代搬遷時,阿和把大門拆出來保留,上面均貼滿樂隊貼紙。阿和笑說﹕「丟了啦!留來幹嗎?」經歷多年顛簸循環,一切皆可重來,依然青澀。他們邀請大家再次想像城市需要什麼,音樂、反抗、堅持、尊重……少不得,This Town Needs你。

This Town Needs 軟開張派對

日期:2月24日

時間:下午4:00至晚上11:00

地點:油塘崇信街6號Ocean One 1樓

票價:$220至$280

查詢:www.facebook.com/Thistownneeds

文//劉彤茵

圖//楊柏賢、資料圖片、劉彤茵

編輯//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