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生三人組 尊重災難 發揮創意

文章日期:2018年02月23日

【明報專訊】「用膠袋笠頭,原來是求生方法,勁!」王菀之說,白只、楊偉倫(阿卵)從旁解畫,籲觀眾切勿胡亂模仿。三人新創立「卵之只」劇團,為取靈感特意前往日本體驗「九級大地震」,將推出首作《等死研究所》,趣怪大談求生精神。

「卵之只」結合三人名字,隊如其名,各自流露喜感,並對劇場充滿熱誠。白只先說起與王菀之的緣分,乃十年前觀看其在森美小儀歌劇團的演出,之後於W創作社招牌劇《小人國》第四、五部增加接觸。曾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的楊偉倫,跟白只同為樂隊朱凌凌成員,合作無間。

王菀之接道:「我跟阿卵相識於電視劇《老表,你好hea!》一場綁架戲,劇中張繼聰被綁,而他就是那個患有人格分裂的賊,演出二十四個比利,好震撼。之後去看了他一兩部舞台演出,忍不住找找合作機會。」

識英雄重英雄,二○一六年作品《騷眉勿擾》講述王菀之在韓國遇上按摩師白只,打開心扉聊天,楊偉倫則演搞笑酒店職員,為合作埋下伏線。今趟三人終成行,必定笑足全場。楊偉倫即場發揮急智:「傳統拜神常見的鼎都是三隻腳,為何不是兩隻、四隻腳,三隻就企得好穩喇!所以我們此組合,一個字『鼎』。」

白只接道:「呱呱!『鼎』呱呱。」

求生,不要以為離你好遠

看首劇《等死研究所》宣傳海報,三人有的拿拐杖,有的用繃帶紮頭,均高舉雙手及單腳縮起,參照日本大阪道頓堀地標固力果廣告牌的姿勢。作品由資深劇人司徒慧焯執導,三人有份參與劇本寫作。白只表情突然認真起來:「我們想做有關求生的劇,你要求生,香港人要求生,人人一出世就開始面對求生,不要以為離你好遠。」

如果問為何求生,即是問為何生存,白只指:「有些說法指過了若干年後人類會滅絕,因為天然災害、疫症蔓延、政治動盪等,但是沒有人類之後,地球會自己復原。那我們如此努力,或不努力過每一天為了什麼?」二○○七年美國書籍The World Without Us出版,探討人類滅絕後,大自然及剩下的人為產物將如何「適應」,引起廣泛討論。正所謂we are all dying,明知各人殊途同歸,他們正正欲對照「求生」與「等死」兩種態度,前者積極得多。

笠頭,抓緊逃生最後一口氣

求生離不開天災人禍,總是來得嚴峻、嚴肅。製作團隊為取靈感,特意前往日本東京防災館、消防廳等考察。他們於模擬室體驗二○一一年東日本黎克特制九級地震。劇團官方頻道影片顯示,室內突然猛烈搖晃,眾人立即躲到桌子下抓緊桌腳,但震度強烈令整張桌子都移位,王菀之憶述「好得人驚」。另外,他們亦學習使用滅火器及於火場中逃生。

不禁令人回想去年二月發生港鐵縱火事件,引起大眾關注車廂逃生方法、滅火器位置等,反映港人緊急危機意識薄弱。三人認為生於地震地區人民自小接受求生教育,除了硬件配套與方法,心態更值得借鏡。楊偉倫指:「防災館主要給小朋友去,告訴他們『嗱,是必會發生的(災難),唔好驚會發生,看看如何處理而已』。再者他們衍生好多創意。館內見到一款特製膠袋,原來給你火災時一下撈滿空氣,再笠上頭逃生。你一般想像笠頭實焗死啦,但它設計反過來救你!」

的確,港人對大型災害感覺陌生,近代或要追溯至○三年SARS,近年則較隔岸觀火,包括近期台灣花蓮地震,聞者心痛,再進一步或會捐款救災。除此之外,鄰近地區之天災還給予什麼提醒?記者於二○一六年日本九州大地震後兩個月前往視察,街訪時隨機遇上不少曾由鹿兒島縣、大分縣趕至熊本縣送物資的市民,包括細心至將洗衣機運往安置所,紓緩無家可歸災民的需要。

自救精神 工作愛情皆合用

當災難明顯可見,再經過媒體報道,義不容辭的真實故事更加浮面,人間有愛。可是,當災難不易見,我們有否足夠洞察力、同理心援助或體恤別人的災難?另一方面有否足夠溝通力、意志告知別人「我需要幫忙」?

為了拉近距離感,「卵之只」邀請大家一同研究自救方案。楊偉倫解釋部分內容貼地親民,由淺入深,反思日常生活:「平時都有好多危急關頭,例如肚子在不合適時間咕嚕咕嚕,急屎但堵車,誰沒試過?」

王菀之接道:「香港暫時無九級地震,但這些精神可應用於不同層面,如工作、人際關係、愛情、環保,及有關前途的問題。我們不是學院,而是研究所,一起想想面對困境時如何抉擇。編劇組分別向我們派不同題目,我負責寫如果能回到過去,想做什麼人,改變什麼災難,似乎想多探索人性。」

白只則指:「我部分比較多回想祖先,例如公公婆婆生於日戰時,他們細細個求生警號就不斷響。對比今時今刻的我,作為一個香港人,好無力,不會對未來有什麼憧憬,任何事都『okay啦』,乃hea(得過且過)着的生存狀態,令人自感不是有生命力的人。」

此社會氛圍,不就都是種災難。白只續道:「人要面對災難,不止是逃避想『唔好啊唔好發生』,我要尊重災難,因而要主動認識個災難。事實上,現時社會有些氣壓,令大家累少少,要休息。」

熊本熊「復工」啟示

猶記得九州地震令熊本縣吉祥物Kumamon一度「停工」,當他復出探訪及表演跳舞,市民專程去一睹其風采,有人更忍不住哭出來。此熊繼承日本「可愛文化」力量,代表該城發展成就,蘊含紮實的精神依歸。看到他元氣滿滿,或能減輕或轉移市民面對摧毁的痛苦及尷尬,甚至投射出團結與希望。

香港沒有此等吉祥物,然而面前三位笑逐顏開,未知又能否感染到你。王菀之補充:「好像日本人把災難變成創意,很實用,可以幫大家走下去。我覺得香港人很強,在如此密集環境,加上一向思維都好快速,其實抗災力應該高,或者,我們幫大家打打氣吧。」

■卵之只《等死研究所》劇場

日期:5月4至13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330至$450(2月27日起城市售票網發售)

查詢:www.facebook.com/LunGGshow

文:劉彤茵

圖:黃志東、卵之只、驕陽電影

編輯/蔡曉彤

美術/SIUKI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