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總監轉行做鼓手 吳卓曦冰島夾band唱Kongish - 20180307 - CULTURE & LEISURE - 明報OL網

廣告總監轉行做鼓手 吳卓曦冰島夾band唱Kongish

文章日期:2018年3月7日

【明報專訊】牛頭角有一工廈,走進去叫人驚訝,幾乎全幢單位都是樂隊band房,數來有逾百隊,樂隊「雞蛋蒸肉餅」的練習時光也在這裏。在雞蛋蒸肉餅的band 房裏,過去都是整個樂隊接受訪問,但這次我們卻單獨找了鼓手吳卓曦(Heihei)。原因?不為什麼,只因女鼓手獨特啊!也因為這鼓手有着城市人的經典故事。她自小是個粒聲唔出的女孩,卻走上澎湃鼓手之路,長大後當了廣告人,卻扔下厚職,為自己寫出一個全職鼓手的故事。

「小紅帽」樂隊的結他手Moore,從這座牛頭角工廈一單位穿過充滿塗鴉的牆和粗糙的工業風三合土走廊,跑到「雞蛋蒸肉餅」的band房來,為的是幫忙搬運樂器,晚上雞蛋蒸肉餅會在麥花臣場館「Indie Roaring!音獨吶喊!」音樂會演出。雞蛋蒸肉餅是四個女孩的樂隊,唱的是自創一格的「數字民謠」,唱的也是香港獨有的Kongish(港式英語)曲風。你會聽到香港廣東話元素的歌詞Pull the cloth(拉布),也會聽到「Double NoNo」。

老闆鼓勵贈鼓棍 毅然離職覓理想

Heihei三年前辭掉廣告公司art director工作,去當全職鼓手,日子好像沒什麼不同,仍然是靠自己友搬搬抬抬,她和主音Soft Liu都是廣告人出身,雞蛋蒸肉餅的MV及海報,都是自己包辦,band友借套靚鼓給她們拍MV,她們就幫朋友樂隊做MV創作及美指,典型band隊生存生態。去年中雞蛋蒸肉餅獲提名第28屆台灣金曲獎最佳樂團,往台灣出席金曲獎典禮行紅地氈的服裝,也是一位年輕設計師朋友為他們義務設計。

然而,生活仍是不同了!吳卓曦全名Chloe Ng Heihei,一臉英氣,所以也有Hei哥的外號,少年時代就開始學習打鼓,型格而隨和的她說:「以前飲咖啡,現在飲奶茶了……飲不起咖啡座咖啡了, 改了飲茶餐廳, 12元一杯,哈哈!確是很懷念以前的入息,演出的收入很低,不足以養活自己,一定要靠教人打鼓幫補生計。」80後的女鼓手,大學念設計系畢業後,過去數年一直從事好玩的廣告工作,離職前是art director,夾在難捨廣告又深愛打鼓的人生關口,最後她決定一頭栽進音樂裏,跟隨雞蛋蒸肉餅走天涯。

「我遇到很好的老闆,決定去留的前一天,我夜晚去了演出,早上六時就要跟隊拍廣告,我打電話回公司說真的捱不住要請假了,第二天兩個僅大我一歲的老闆Stephen Chung和Jennifer就約我喝咖啡,還以為會是指摘,他們卻鼓勵我去遠一點,畀心機去玩音樂,很感恩,他們幫我走出來。」Heihei說公司同事還夾錢買了一對鼓棍送給她,大家齊齊簽了名,成為她演出的吉祥物,說着這樣的人生片段,她幾乎要流淚:「講起都想喊,我很感動,這是快樂的淚水。」

數字民謠用數學編曲 香港只此一家

但無論決定有多難,都不會難過她曾有過的迷惘少女時代。她不曾是邊青,卻曾是自卑孤獨青少年。「我會跟年青人說,最重要是找到自己,自己的興趣和天分,找到自己的方向。」今天拿起鼓棒英姿煥發的Hei 哥,怎樣看也看不出自卑孤獨的影子:「我中學時閱讀很慢很慢,成績很差,偏偏我又念名校,讀書差又無錢,給同學排擠。」會考考不上大學,她不知自己應做什麼,就跑去讀美容課程,跟人做臉膜,直到升上副學士接觸設計課程,因為設計不俗升讀大學設計系,終於找到自己熱愛的是音樂和設計。

雞餅走天涯!樂隊去年的目標是衝向冰島電波音樂節 (新音樂和獨立音樂的盛事),未來數年的目標是走向世界,帶着雞蛋蒸肉餅獨特的「數字民謠」音樂和歌曲,今年二月已去了美國,接着下半年會到台灣、馬來西亞和日本:「我們的基地仍在香港,卻向世界出發,很多國家邀請我們去演出,我們會主動接觸外國音樂活動,也希望可以做電影配樂。」

樂隊的名字是Heihei和主音Soft Liu一起碰撞出來的:「Soft話叫肉碎,我說不如叫火鍋,Soft話火鍋不健康,那我話不如叫鹹蛋,想想鹹蛋也不健康,那就『雞蛋蒸肉餅』吧!」

樂隊成立六年,很多人仍然搞不清她們的名字,但無論是「鹹魚蒸肉餅」還是「乾炒牛河」,大家心急想知道的還是什麼是「數字民謠」(math-folk)?

數字搖滾興起多年,香港也有不少樂隊玩這種音樂,例如觸執毛和tfvsjs 等,因為編曲複雜,巧妙地編排各樂器交錯換拍,融和在一起,需要數學運算樂曲結構,因而稱為math-rock。然而,數字民謠在香港卻只此一家——雞蛋蒸肉餅,四個女孩的編曲多變,節奏跳脫,歌曲卻柔和如民謠,難怪冰島的音樂人來港聽後,就邀請她們出席音樂節。

曾是自卑怕醜女 打鼓尋回自信

今天看起來風采迷人的女鼓手Hei哥,在牛頭角的band房裏還悄悄說了小時候孤單自卑的小女生故事,「九歲前不出聲,之後因為跟妹妹去玩,講多少少話。」陽光燦爛的妹妹不帶她去玩時,Heihei就一個人躲起來做手工,妹妹可說是我的小小啟蒙老師,我是家中大家姐,妹妹小我三歲,弟弟小我十歲,爸媽是那種很支持孩子做喜歡事情的父母,但我就是性格畏縮。」當妹妹跑去學打鼓,姐姐也跟着妹妹去學,有趣的是,妹妹學了一年就沒學了,掹衫尾去學的姐姐反而變成鼓癡,跑去考敲擊樂,達到四級。

「希望八十歲仍是鼓手」 唱盡社會議題

一位年輕鼓手成長不容易,有膽學鼓、有膽組band以後,這位女鼓手又遇上自己的打鼓低潮時期:「因為初夾band 時,我以為自己細細個就打鼓,好勁,雄心壯志,逐漸認識鼓手多了,才意識到自己不夠好,於是,我跌入低谷,不知何去何從,這個時候,卻給我遇上香港樂隊Life Was All Silence(LWAS)的鼓手阿浚,他令我明白打鼓細節……」接着,她繼續在不同鼓手間摸索自己,成為今天熱愛打鼓的女鼓手:「我希望到四十歲、八十歲仍是鼓手。」

雞蛋蒸肉餅走天涯,在冰島她們唱什麼呢?「我們都唱Kongish,只唱了一首有廣東話的《榴蓮乜乜乜》……觀眾感到很有趣,很多人問什麼是Double Nono,我們就說是雙飛,他們問什麼來的?我們就說這是香港社會議題。」《榴蓮乜乜乜》歌詞是這樣說:「We dived into the yellow/Searching for future/Exploring tomorrow/榴槤乜乜乜民主乜乜乜民生乜乜乜」。「榴槤乜乜乜」出自雨傘運動有人帶刀防身開水果的「榴槤哥」,為2014年雅虎十大潮語榜首。

又英氣又孩子臉的她說:「我們也不是不想寫情歌,而是香港社會有太多事情發生,我們以音樂關心社會,記錄這個時代, 我們不取態,但我們有責任告訴世界香港正在發生這些事。」

在這座牛頭角工廈裏,穿過塗鴉的鐵閘和粗糙raw味的走廊,能聽到樂隊在練習,他們除了熱愛音樂,也擁有民謠和搖滾的社會責任感,可貴的正是這些東西。「還有……」Heihei大笑說:「我們不煙不酒,早睡早起,星期日愛行山露營,很健康的。」

■ Profile

吳卓曦Chole Ng Heihei

鼓手及音樂導師,80後,近年本地冒起的獨立樂隊「雞蛋蒸肉餅」(簡稱GDJYB或雞餅)鼓手,結合數字搖滾及其他音樂,自成一格數字民謠,以音樂關心香港及社會議題,呈現社會現象但不加主觀意見。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本來是位廣告art director ,去年中辭工全情投入打鼓, 同時是另一樂隊The Black Sheepee的結他手。樂隊帶着香港腔調的Kongish 歌曲,曾到冰島、美國及日本等音樂節演出,也出了多張唱片。雞餅2017年獲提名第28屆台灣金曲獎的最佳樂團。

文:一心

圖:蘇智鑫、受訪者提供

編輯/龍英顥

美術/明報美術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