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頂彩虹底 走進天使池 贊比亞探小獅 與鳥獸同行 - 20180313 - CULTURE & LEISURE - 明報OL網

瀑布頂彩虹底 走進天使池 贊比亞探小獅 與鳥獸同行

文章日期:2018年3月13日

【明報專訊】為什麼要到贊比亞?朋友問。為什麼不?當遊過南非、納米比亞、肯尼亞、坦桑尼亞,翻開地圖看看,贊比亞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下一站。其他國家有的旅遊資源,它也有:平原、動物、流水,還有宏偉的瀑布。近年更開始出現漂亮的酒店;商人的鼻子靈敏,能被時尚看上的地方,已經值得留意。

「非洲會令人上癮。」許多年前,在曼谷遇上的酒店老闆,三兩杯下肚後,開始說起草原上的雄獅與斑馬。我的經驗也說:非洲的確會令人上癮,單是每天向地平線徐徐下沉的巨大日落,已經教我們城市人大呼小驚,艷麗紅日把非洲的美好烙到心裏去。

贊比亞位於非洲南部,屬內陸國家,與八國接壤;說起來也讓人敬佩,這種招惹是非爭端的地理格局,卻沒有帶來許多戰亂,贊比亞自獨立以來,政局穩定,過去十年,也錄得快速經濟增長。論最有名的景點,肯定是維多利亞瀑布。

維多利亞瀑布,被傳教士Livingstone「發現」,1989年登入世界遺產,為世界三大瀑布之一。瀑布位於贊比亞與津巴布韋之間,就像伊瓜蘇瀑布夾在巴西與阿根廷一樣。維多利亞瀑布並不是最高,也不是最闊,倒是高闊加起來,成為世界最大面積的瀑布。

瀑布頂涉水而行腳震震

論分野,津巴布韋佔瀑布三分之二,贊比亞佔三分之一,我兩邊都看過,各有各美。觀賞的方法,由步行、乘船、乘直升機,包羅萬有。

像許多風景,對的季節特別重要,由於只佔三分之一,在旱季時,贊比亞的瀑布微弱,氣勢被對岸搶盡風頭,然而贊比亞卻聰明地想到開創新意——在瀑布崖頂Livingstone小島邊的天然水洞,設立了魔鬼池(Devil's Pool) ,讓遊客游到懸崖邊挑戰膽識,眼下萬丈深淵,背後更是川流不息的隆隆瀑布,這種瀑布頂的玩意,全球絕無僅有。

我6月到訪瀑布,水量還很大很澎湃,魔鬼池會吃人不見血,因而關閉閒人免進。然而另一邊的輕盈版天使池(Angel's Pool)倒開放了。天使池規模較魔鬼池細,基本上不用游,水深及腰,能走到崖邊。為策安全,遊人必須跟團,並一早被沒收相機手機,來到池不遠,再分組由導遊手拖手保護細步前行。6月是贊比亞冬天,水溫低,加上戰戰兢兢,也就更舉步震騰騰,然而能走在彩虹底與瀑布頂,卻肯定是once in a lifetime的機會。

徒步穿梭營地 斑馬雀鳥為伴

維多利亞瀑布的名氣如雷貫耳,贊比亞可觀的野生動物,卻沒有太多人注意。同行往贊比亞的機上,遇上獨自來贊比亞的日本先生,他第四次遊贊比亞了。有那麼好玩麼?「因為遊人少,荒野無人,那才像非洲。」

贊比亞著名的野生動物保護區,首推南盧安瓜(South Luangwa)國家公園,野生動物數量之多與豐富,有如南非,因名氣不及南非、肯尼亞等地,遊客少,換來更舒服愜意的體驗。

沿盧安瓜河設有不少營地酒店,因而造就贊比亞另一亮點——walking safari。我們能從一營地走到下個營地,走在看不見盡頭的土地,感受天大地大的氣勢。「許多人誤會,walking safari不坐車,走在平原上,會看到猛獸,這大錯特錯!」導遊甫見面便提醒說。因為一切安全為上,walking safari帶我們看的,大多是溫馴動物如斑馬、雀鳥。獅子獵豹經常出沒之地,遊客還是要坐到車上去看。

然而論遊人稀少,柳瓦平原(Liuwa Plain)國家公園才是真正的人少。平原位於贊比亞西邊,與安哥拉為鄰,面積達3660平方公里,3倍香港大小,卻只有一間設有6間房的酒店和零星的營地。路遠,航班疏落,人特別少。每年11月,大群角馬與斑馬從安哥拉來到,整個平原滿是黑黑的身影,這裏也以觀鳥出名,例如頭上頂着皇冠似的灰冠鶴 (Crowned Crane)、塘鵝等等。非洲的雀鳥,紅橙黃綠青藍紫,牠們以各種不能想像的顏色配搭出現,展翅飛翔時,揚起一片燦爛雲彩,就連不看鳥的門外漢,也會看得津津有味。

平原當年唯一母獅 小貓般親近人

柳瓦平原還有一頭世界有名的母獅Lady Liuwa,牠的故事被拍成紀錄片,深入民心。在1990年代,因多年捕殺、安哥拉戰火連年,以及非法打獵,敞大的柳瓦平原,就只剩下Lady Liuwa唯一一頭獅子。經過近十年孑然一身,牠寂寞難耐竟然開始走向人群,經常跑到國家公園保育營地外睡覺,附近沒有獵物,似乎就為了一點人氣作伴,後來牠甚至在大白天跟隨工作車,人家工作時,牠會像小貓一樣翻開肚皮睡覺。

當地人每每談起牠,眼神都流露尊敬——「別忘記,獅子是群體捕獵,牠能獨自捕擸,身手非凡」、「牠從沒向當地人民的雞羊禽畜下手」,連向來討厭獅子的村民,都對牠讚賞有加,甚至相信牠是前朝公主投胎。

都說要人愛,先要愛人;牠的靈氣(該也是智慧),令國家公園決定幫牠一把,扭轉天命,嘗試引入獅子,多翻折騰幾經挫折,運來了雄獅,但由於年紀太大,交配失敗,國家公園後來再引入另一頭年輕母獅,希望Lady結成聯盟。最後一切如願,柳瓦平原終於再有獅子群,年輕母獅後來誕下兩隻小獅子。

Lady Liuwa的歲數,沒有人知道,據保育人員估計,牠有17至19歲,是獅子群中的瑞獸了,因獅子平均約10至15歲。我去年6月就看到Lady Liuwa與「契孫」玩耍,小孩把頭輕輕靠着撒嬌,溫馨靜美。

離開柳瓦平原的早上,車子在奔往機場路,看到獅小孩蹦蹦跳跳,撲上Lady身上,牠扭過身來親親,就像家裏的貓。可親可愛,讓我們車上的每個人都帶着微笑離開。

命運有時,人端也有離去的一天。去年8月,國家公園宣布,發現Lady Liuwa離世,WWF、國家地理頻道等多個團體均發文悼念。生老病死,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本就是大自然。我們看過老者的老練淡定,也看過憨厚的獅小孩,有時候就想找機會回去,看看牠變成大人的模樣。非洲就這樣,讓人上癮。

■旅遊錦囊

簽證:特區護照毋須簽證

匯率:1港元約兌1.23 贊比亞克瓦查

機票:香港沒有直航前往贊比亞。遊客可在南非約翰內斯堡轉機前往首都Lusaka或Livingstone(維多利亞瀑布所在地)。前往柳瓦平原,可在Lusaka乘內陸機前往。南非航空前往Lusaka,票價約6538港元起(連稅及附加費)

文、圖:黃潔玲(FB:Travel KIT)

編輯:林信君

電郵:travel@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