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毛記與無記

文章日期:2018年3月23日

【明報專訊】毛記葵涌上市,新股超額認購6000多倍。「毛記」不但為廢青爭一口氣,更締造新媒體的神話。另一邊廂,無綫電視的母公司電視廣播亦公布業績,當中不乏有趣的數據,除了讓我們更了解「無記」究竟能否真正「華麗轉身」,亦能藉此窺探香港的處境。

電視廣播去年純利按年大跌五成,更是第三年錄得跌幅,難怪主席報告稱去年是「過去10年所經歷最嚴峻的年度之一」。作為公司最大的收入來源,來自電視媒介廣告客戶的收入連跌兩年。這除了因為商戶花費在廣告的開支減少,快速冒起的「毛記」、YouTube和其他網上平台,亦撬走不少「無記」的客戶。例如佔廣告銷售收入最大份額的奶粉類別,按年下跌14%。這些廣告去了哪裏?相信不少朋友看YouTube片段的時候,都曾多次被迫看某個聲稱能讓孩子擁有「Happy Tummy」的奶粉廣告吧?另一種「無記」流失得較快的客戶,就是經常在其他網上媒體出現的護膚品(例如香水)廣告。

不過,來自貸款按揭類別的電視廣告收入竟然大升三成,銀行和地產的廣告亦錄得可觀升幅。在股樓皆升的環境下,這些客戶大灑金錢,固然為「無記」的廣告收入幫補不少,但當電視熒光幕日播夜播由洋妞演繹品味生活的納米樓廣告,簽帳儲積分去遊埠的信用卡廣告,加上以「Easy cash」、「聯名物業一人可借」等招徠的「財仔」廣告,會對觀眾產生幾嚴重的影響?猶幸年輕人大多不看電視,加上這些廣告暫時未成為網上平台廣告的主流,或者他們能僥倖逃過被洗腦一劫。

內容為王? 冷飯永續?

收入是升是跌,只有公司本身和股東關注,觀眾關心的始終是節目製作。業績報告亦披露,去年翡翠台在黃金時段的平均收視只得20點,就算全年最高收視的節目《同盟》,平均收視都只得28.7點。這不能怪罪觀眾轉投網絡的懷抱,因為無綫網上平台的收視亦已反映其中,只能怪節目未能吸引更多觀眾在網上網下收看。難怪主席報告仍然堅持「內容為王」為核心業務策略,更以「提升節目內容水平以推動業務」為首要的策略方向。

話雖如此,從本星期舉行的香港國際影視展,筆者甚懷疑「無記」只是講一套做一套。如果公司真的決意「提升節目內容水平」,為何不少即將投入製作的主打節目,仍然是幾年前的新瓶舊酒?究竟《食平D》要拍至節目名稱有幾多個「D」字才肯收手?唱口水歌的《流行經典》究竟還有幾多個50年?2003年首播的《衝上雲霄》,又會否拍到2023年?既然炒冷飯可以永續,何不把即將在深夜時分重播、當年大受歡迎的《刑事偵緝檔案》系列重新放在黃金時段播映?

在這個新舊爭持不下的時代,「毛記」未必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的代表,但它說明只要肯試,或許有出頭天。廢青們追捧《100毛》以明志,瘋狂抽新股、卻不知「毛記」是什麼的長輩們,多數只怕執輸行頭。無論如何,恭喜「毛記」有吐氣揚眉的一天,哪怕它只是年輕創意抬頭的剎那光輝——如果香港的創意工業仍然被「無記」代表的話,那麼這城可以休矣。

文:梁慧思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