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三大拍賣行精品 罕見粉紅琺瑯 點亮春拍

文章日期:2018年03月24日

【明報專訊】轉眼間又迎來拍賣界年度盛事之一——春季拍賣會,一如既往,各大拍賣行都祭出奇珍異寶,爭妍競艷。在眾多濃墨重彩的字畫、青花黑釉的瓷器之中,蘇富比和保利就各有粉紅琺瑯彩花卉盌和檸檬黃釉碗搶鏡,嘉德就有一個紅噹噹的壽春寶盒,「貼題」得來又應景。

瓷器雖美,但來來去去都是青花白釉,淡雅怡人,略欠驚喜。概覽今次春拍,比較拍賣價與拍品色彩、設計,皆以這個粉紅色的琺瑯彩花卉盌最為突出。

盌即「碗」,此盌製於清朝康熙年代,蘇富比中國瓷器及工藝品部資深專家李佳指,當時琺瑯彩料需依賴歐洲進口,數量有限,而瓷胎琺瑯彩亦是當年嶄新創燒的品種,仍處於研發階段,故每次燒製前,都會細細斟酌製色,一般都以鮮黃、紺藍、金紫作為底色。但這個盌所用的粉紅色,卻是以膠體金煉成的紅色,再摻入鉛白而染成,故尤顯珍罕。

製法繁複 宮廷獨有

琺瑯彩盌的做法絕不簡單,盌先經景德鎮御窰燒坯,在盌內及足底內施透明釉,盌的外壁則不施透明釉,後送至內府作坊繪上顏色。前人在細潤的瓷質上畫上鮮艷的彩料,再經二次燒製,令瓷器整體細膩精緻。其時這種技法由宮廷獨有,而因材料不多,出品亦不多。事實上,與此盌匹配的瓷器目前只見兩個。其一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整體的佈局及色調如出一轍,因兩者粉紅底色極為類近,應為同一時期作品。但上面繪畫的花卉就有所不同,台北畫的是菊花、牡丹、荷花等,但這一件卻繪上水仙、朱槿等,後者花樣在中國瓷彩上較為少見,故拍賣行認為,此盌很有可能由外國傳教士畫師設計,或是親自繪製。

此盌之美,深受歡迎,從其遞藏紀錄可見,從上世紀30年代開始,已輾轉易手。其中最為著名的,可謂當時歐洲最重要的中國藝術品藏家之一亨利奈特(Henry M. Knight),而經香港蘇富比在1986年拍賣後,已有30年深藏未露,值得多加注意。蘇富比在2013年的春拍中,亦曾以超過7000萬賣出一件胭脂紅地琺瑯彩蓮花圖盌,今次的花卉盌因顏色、設計更為特別,估計成交價可逾2億港元。

獨愛粉紅色的,更不容錯過這幅徐震繪製的大作。徐震是中國近年嶄露頭角的年輕藝術家,涉足多種媒介的藝術創作,這幅作品《天下-2802CF1312》便屬其最具辨識度的「裱花奶油蛋糕」天下系列。從其名已有幾分玩味,原來藝術家果真把油畫顏料放在忌廉擠花袋內,以擠花的方式「畫」出這幅畫。

當各種顏色的顏料被擠壓後,便形成了畫上蜿蜒彎曲的忌廉花,深淺不一的粉紅色調在畫上綻放,猶如一個長方形的忌廉擠花蛋糕,浪漫而甜膩。顏料在畫上風乾後,令擠花如同雕刻花朵,甚有立體感,與用顏料畫成的畫作有極大分別。而又因曲線起伏,猶如地勢的高低,藝術家認為如同城市的鳥瞰圖,故取名「Under Heaven」,即天下之意。

雍正檸檬黃釉 純淨嬌嫩

不喜可愛粉嫩的粉紅色,或者可看看這對檸檬黃釉碗。釉碗與花卉盌同樣出自清朝,但卻是雍正年間,雍正御窰向來以單色釉器聞名,往往不事繪製雕琢,成品勻淨淡雅。拍賣行指,這對碗所用的黃釉正是高級檸檬黃釉,黃釉向來是宮廷獨有,在雍正年間,以氧化銻入料,新創了檸檬黃色。當然,這種黃色在古時不叫檸檬黃,而是「淡黃」、「西洋黃」或「洋黃」,因這種黃色比傳統的澆黃釉淺淡。檸檬黃釉器燒製不易,瓷胎、釉、火必須精熟,若有微瑕,就會前功盡棄。

而及至後世,目前仍可見的檸檬黃釉器中,亦以雍正朝出品的品質最好。這對釉碗外壁的檸檬黃色純淨嬌嫩,白釉勻淨,在雍正檸檬黃釉中亦屬卓絕,這次可見一雙,十分難得,估價亦達320至350萬港元。

春天的顏色是繽紛的,看着這個生機勃勃的藻紋大罐也份外賞心悅目。五彩的瓷器在明代的彩瓷中十分著名,這個嘉靖年間的五彩藻紋大罐為青花五彩,即以釉下青花本身的藍色來繪出重點圖案,再用經低溫燒成的紅、黃、綠色等,方便繪畫其他圖樣。

明藻紋大罐 圖案生動靈活

細看此罐,只見圖案畫法用筆古拙,圖案生動,水中鯉魚游動、植物搖曳的姿態活靈活現。拍賣行指,因嘉靖皇帝本身信奉道教,魚作為道教的吉祥意象,令此紋樣甚受皇帝珍視。

大罐上有8尾鯉魚,繪製時需先施黃彩,再塗上礬紅,連同最初的青花藍色,共需燒製3次才告完成。此罐高34厘米,與同類大罐一樣,燒製難度極高,傳世數量不多,僅十數件,故每次出現於拍賣場上都會引起轟動,價格也非常高。

去年佳士得香港樂從堂專拍就曾以1.88億港元,售出一個嘉靖魚藻紋大罐。是次拍品與該品相同,只因遺失原蓋,底部亦有傷,故現估價500萬至800萬港元。

欣賞過清新的春天景象,也可看看極具春天意味的寶盒與名畫。例如這個清乾隆剔彩壽春寶盒,其背後的工藝繁複卓越,中國嘉德瓷器工藝品部業務經理張叢輝指,此木盒需逐一塗上黃、黑、紅三種顏色的漆料,每種顏色要各上30層,故共要上90層的顏色。上過色後,又要按設計的式樣雕出花紋。之所以名「剔彩」,是因漆料層層疊上,如果要顯露黑色,則要剔走在其上的紅色;如果要顯露最底層的黃色,則要剔走紅色及黑色。過程中需小心翼翼,一旦剔多了顏色、剔穿了,就會破壞整體的花紋。

由於工序多,對匠人技藝的要求亦相當高,寶盒價值不言而喻。其名為「壽春」,壽有長壽的吉意,春就是一年之始,即春天,有萬物更新之意,故這款寶盒甚受乾隆皇帝喜愛,在春節、其大壽等日子,均是常見的御用之物。加之,這個寶盒上有兩個落款,一為「壽春寶盒」,二為「大清乾隆年製」,張叢輝表示,這實屬難得,因能冠上後者落款的出品數量不多,需為乾隆帝本人認可質量,才可獲落款如此。

張大千書畫合璧 記兄弟情深

書畫方面,是次由名家張大千贈予其義弟張目寒的作品亦十分矚目,由畫作《春山瑞雪》及書法《行書七絕》組合而成。蘇富比中國書畫部代理部門主管葉卓敏指,畫作為潑彩潑墨之作,以淡墨作底,蓋以大片的石青、石綠礦物顏彩,呈有光澤。由於畫面的色彩堆疊,層次感突出,畫家亦在綿延的山峰頂端潑灑白粉,如春雪一樣披散山頭上,故取名如此。整幅圖雖棄工筆之雕琢,而取抽象的輪廓,仍有氣勢雄渾之感。畫作亦另配上尺幅相同的書法,句中內容寫有兄弟兩人的情誼,這樣的書畫合璧之作,在張大千創作巔峰期間亦屬罕見。

■查詢:

◆中國嘉德(香港):www.cguardian.com.hk

◆保利香港:www.polyauction.com.hk

◆蘇富比:www.sothebys.com

文:段曉彤

圖:相關機構提供

編輯:王翠麗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