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城市﹕廁品如人品 公廁衛生靠人民

文章日期:2018年3月25日

【明報專訊】德國親友來港遊玩,飲茶是重點活動之一。我在親友入住的酒店附近,即彌敦道旺角地段,選了一間有口碑的酒樓,讓他們大快朵頤。果然,不論是華人還是德國人,全都非常享受一口粵式點心,一口潮州鐵觀音茶。大家歡樂進食接近兩個鐘,自然呼喚來了,少不免都要上廁所。我領着定居德國三十多年的舅母和表妹步入酒樓廁所,噢!大鑊!一間放了五十多張枱的酒家,小廁所只得兩個小廁格,這也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嚴峻的問題是廁所骯髒不堪。廁格內的垃圾桶已變成一座廁紙山,高過水廁水箱。坐廁嘛,全方位都是髒的,怎算好?咁鬼核突,點做國際大都會?我們要提倡「屙得好是人權!」

設計過時 骯髒設施撥一邊

香港街道公廁,不少是跟垃圾站相連的。這是很傳統很保守的設計,將骯髒的設施放在一起,我相信,是應驗了破窗理論(Broken Windows Theory),讓使用者被環境支配了想法和行為﹕反正那兒都是破爛骯髒,即使再髒一點,都無所謂啦,形成惡性循環,個別文明用家,根本無力挽回敗象。

最最離譜的,是公共屋邨應設立的幼兒學校,每每被放置在地租最低的空間(即鄰近垃圾站和廁所),讓我們的未來社會小棟樑和他們的照顧者,天天早午晚,上學放學,都要吸入臭氣。學校的窗戶,又不能打開,全天候開冷氣,結果?香港基層孩子也是在冷氣空間成長。是我城的驕傲?還是悲哀?壟斷操控社會資源的有力人士,他們永遠沒有切膚之痛,他們的孩子,上高檔學校,出入高級會所。

39級樓梯公廁

以旺角道公廁為例,廁所位於垃圾站上層 (有垃圾站上層曾是露宿者之家),使用者要方便,得先爬39級樓梯!The Thirty-nine Steps?是二十世紀初,英國驚慄小說,作者John Buchan。筆者實地考察那些梯級,試想想﹕以下人士,有腰痛腳痛的人,哮喘病人、手抱嬰孩兒童的家長、突然拉肚子的人、腸炎病患者、視障人士、坐輪椅人士……要爬上39級樓梯後,才能解決生理需要,咪話唔恐怖,咪話唔thrilling。有人會說,地面設有殘廁呀!唉!香港殘廁,更是令人作嘔。

恐怖殘廁 用者照顧者如作戰

我也是殘廁的資深用家,絕對有發言權。首先,先父人生最後五年,中了風,出入要坐輪椅。我的好朋友兼是大學師姐May姐,也是輪椅人士。多年來,我和老爸和師姐外出飲茶時,已見識了種種恐怖殘廁。

首先,殘廁比普通公廁更骯髒,因為不少人毫不介意殘廁的衛生,貪圖就近,使用率奇高,殘廁也是「煲煙」勝地。不單止骯髒,門鎖經常壞。好幾次,老爸急極了,首先,我要手腳快捷有力,連人帶輪椅推入廁格,先清潔廁板,讓老爸安坐下來,雙手扶着他上身,免他衝前仆後,之後,雙眼盯着廁門,怕有人衝進來,整個人是作戰狀態,汗流個不停。

坐輪椅的師姐,經多年訓練,也是廁所達人,清楚知道所有活動地點,哪裏有輪椅人士用的廁所。那回,我們在大型商場飲茶,之後要上洗手間,師姐坐電動輪椅車帶路,我跟在後頭。好高興很快到達甲殘廁,搞錯呀?廁門上了鎖!師姐好淡定,話﹕「唔使驚,去第二個。」話咁快(她開電動輪椅車嘛!)我們來到乙殘廁。烏啦啦!廁所門口竟然有鐵鏈攔着,並豎有一個正在維修的大牌!不是那麽黑仔?我突然發神經,一手拿開告示牌,推開門,說﹕「May姐,上!」有勇氣破門,奇蹟就來了,那是一個好乾淨的殘廁!

食肆廁所設備要求

在港申請食物牌照,基本要求是「顧客上廁所時無須經過食物室(即廚房、食物配製室及碗碟洗滌室)」,不過心水清的讀者自然知道,香港地多少食肆前舖後廚房,廁所在後巷,大部分不合格。

最好的公民教育課

真相就是力量。但事實是好多香港人,不會嚴肅討論廁所衛生問題。多謝編輯的穿針引線,我有機會向「香港前世今生公廁代言人」、社會學家莊玉惜博士請教。

蘇﹕請問你有無用過地鐵大學站內的廁所?

莊﹕無!

港鐵尿兜比球鞋大少少

蘇﹕我有呀!地鐵去年盈利一百六十八億。大學站,乘客可能是去中文大學,可能是去馬鞍山或去科學園或去郊遊,總之,人流極多。我不曉得男廁是怎樣的, 但女廁嘛,大有問題。請先參考(圖1)(拍照時,我是單腳站立,全靠小腿功和大腿四頭肌支撐身體)女廁內只有五格,全是尿兜。假如乘客有腳患,不能下蹲,無得用。請再留意尿兜的size,我刻意放上我穿的38號球鞋作比例。大家就會明解廁所為何經常骯髒,明白潔廁大嬸的艱辛。尿兜又細又淺,只合兒童使用。我老公也是廁所達人,他教我先將廁紙鋪在尿兜吸水,免被尿液擊着尿兜時反彈向上,弄污球鞋。但是,廁所是經常缺水冲廁,尿兜滿是廁紙,豈不是添煩添亂。每次事後,我會攞水冲一冲,但這一來,廁所地全濕了。

莊﹕我見過啦!廁所無水冲廁,嬸嬸已在外頭備有水桶水殼。有人還是當看不到,事後不顧而去。

失去「自覺」 公民素質墮落

蘇﹕繼續講大學廁所。不久前,中大康本大樓演講廳連展覽場地被外借,活動主題是心靈靜修和環保素食……那天我經過,要上康本廁所洗手,入內,大吃一驚。發生什麽事?參與者是追求靈性學習修行,何解搞成這樣子? 不是付了場租,就可以濫用,要難為清潔工。

莊﹕六四維園悼念晚會,參與者不是追求自由民主嗎?之後,又不是留下大量垃圾,要義工跟進!

蘇﹕好虛偽呀!

莊﹕我不會說虛偽,用虛偽一詞,就斷絕了深究這個現象的出現。我會用割裂。

蘇﹕我好老套,信言行一致,信integrity。

莊﹕香港還有integrity的人,甚少了。我們的公民教育其實可以不斷提升,但最好的時機又錯過了。假如我們不保住公民素質,自動自覺做好本分,繁忙時間,不用地鐵月台助理,用咪大聲叫我們往車廂內走;公共交通工具毋須設置關愛座,也會讓座給有需要的乘客,那就有意思了。反之,我們選擇跟不文明的人看齊,鬥大聲,鬥污糟,不排隊,吐痰,隨地大小便,就一起墮落。

蘇﹕家庭教育失效了?我教阿仔,用完廁所,不論在家的,在外的,不小心,弄污了,即是一點尿迹,都要清潔好才能離開廁所。香港人教育水平升了也無用,真諷刺。要改善公廁衛生,目前可以做什麽?

莊﹕加強懲罰,商場物業管理公司、活動營辦者和場地租用者都要負責管理好。

廁所革命後繼無人

訪談中,莊博士提起梁定邦醫生,他是一九九一年至一九九九年市政局主席,是第一個大聲疾呼進行廁所改革的有心人,也是第一個把許多官員不願開口的「廁所問題」,提到政府重要會議上討論,其後,他被封為「廁所博士」。在梁醫生大力推動下,前市政局罕有地撥出「廁所經費」,興建一批新公廁,翻新部分舊廁,又舉辦公廁設計比賽,給本地廁所文化開展新一頁。當年,新建的公廁如維園的廁所,光源較充足,面積較寬敞,採用新物料,又加強管理,廁所地面乾爽了,異味辟除了,市民皆稱好。非常可惜,梁醫生所發起的廁所改革,過去二十年,政府內外,無人接力,改善大都會衛生的機遇又白白錯失了。

今天,劏房住客只有公廁,多戶輪流共用;納米房的廁所設在睡牀下;大學站的女廁,不時有乘客,不理尿兜的位置,蹲下就放,令廁所地面一片濕滑,異味充斥四周。

我拍大學站廁所相片的一刻,年老清潔工一邊埋怨﹕唉,點解又唔屙落個坑度?一邊拿着把又大又黑又濕滴滴的地拖,使勁地抹地。

民選議員,不論是區議員,還是立會議員,當選後時時親臨使用選區內的公廁,繼而檢閱和提升素質,周年工作報告給選民作個回顧和前瞻,我敢保證你們連任的機會一定大大提升。進一步推想,特首高官能夠與民共廁,必將成為歷史佳話,威震香江,名垂千古。

………………………………………

民間巡廁 劣評警世 / 文//劉彤茵

廁所專頁點評

美麗華商場女廁

衛生 2

氣味 3

服務 3

回頭度 3

(5分滿分)

你的馬桶如何,你的品格定必如何!幾位年輕人去年四月創立一個名叫「廁所衛生關注組」的專頁,上載廁所惡劣情况圖片,成功引起媒體關注及約七千個追蹤。

血流馬桶、M巾貼牆、尿兜排便……好嘔心嗎?這些照片都是真實直擊,於專頁公布及被評分。核心成員Kevin指,專頁本來是修讀廣告之成員的功課意念,想不到引起熱話。除了日常生活「邂逅」廁所拍照,他們亦主動網上直播巡邏某油尖旺區公廁,又與科大學生合力檢視校內三十個廁所等等。

歐美內地廁所也先進

「洗衣街個公廁好臭,大家不去用,急都行多幾步去朗豪坊商場的廁所,對吧?那麼,公共資源不就浪費了。」商場、機場廁所由於管理及人手較充裕,加上檢查緊密,予員工一定壓力。

「你在中環的人幾光鮮、繁榮都沒用,廁所不乾淨,都看出你城市的高度。」Kevin說,核突情况沒地區之分,人流多就污穢,最明顯是港鐵廁所、大學食堂廁所。團隊會分享優質廁所「回頭度」,公廁亦不一定差,康文署下東區海濱長廊公廁就有不錯分數。另外,屯門V city商場置電子牌顯示可用廁格,急者一目了然。放眼國際,德國慕尼克機場廁所置有「笑臉機」按鈕,供使用者評分。美國芝加哥機場有自動坐廁板膠套機,只要揮一揮手,只會轉出乾淨膠套。其實不少內地大型商場、機場早有此等設備。當然,裝備多智能都好,使用的始終是人。

用得衰抹得衰惡性循環

Kevin認為,港人保持廁所乾淨意識低是因為覺得「有人執手尾,令上層繼續榨壓下層勞力」﹕「我媽媽是清潔姐姐,常常聽她唸,所以好明白那感受。我們不能一味怪他們,大家享受文明益處,有個馬桶、尿兜用,是不是應該負少少責任。更甚,如果大家用得好衰,工人見到都嬲啦,又都會抹得衰一點,或是管理層見到罵他們,只是惡性循環!」

他補充,大家使用公共廁所時變得得過且過。其實在家中如廁是很強烈的他律,非自律,因為用得不好家人會罵吧。Kevin說小小舉動是大大態度﹕「男仔屙出咗界,如果在家,你都會拿格紙抹返,為何在街外由得佢?」溫馨提示,女生丟棄衛生用品應捲好才丟入垃圾桶,而不是隨意攤開。他笑指,男生、女生總爭着說自己性別的廁所較污穢,以他分析,男廁最難頂是氣味,而女生他就不清楚了。

專頁截稿前最近更新已是二月頭,為影片教導大家用風筒吹暖廁板,抵抗寒冬,再上一個帖子乃一月「美麗華商場女廁」,有見上載密度下降。團隊指貴精不貴多,而且最近各有各忙,但Kevin指「仍會搞下去」﹕「以前我們曾去佐敦公廁直播,真的臭到醃眼!之後隔了一陣,我們再回去視察,好像真的改善了不少,有返廁紙之類。我相信未必立竿見影,但大家慢慢學識體諒人,廁所好,成個社會都會好嘅!」

【廁所篇】

文//蘇淑蓮

圖//蘇淑蓮、網上圖片

編輯//林信君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