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擰擰看蔡明亮VR新作

文章日期:2018年4月6日

【明報專訊】「拍着拍着,我發覺在拍一個困境。」台灣金馬級導演蔡明亮說。上周香港國際電影節帶來全球首部華語VR長片《家在蘭若寺》,由HTC出品,一票難求。故事源於好拍檔男主角李康生的頸奇疾,觀眾戴上眼罩一同住進廢墟,五十多分鐘電影要「頭擰擰」看?

來到位於香港浸會大學提供的放映場地,一張張椅子排列眼前,之間留有一定距離,上面各放有VR頭盔——這就是「戲院」。電影節放映十五場,每場只有十三個位。去年荷蘭阿姆斯特丹開了全球首家VR戲院,設置方式亦類似。

「我們搬到山上去,初初因為我身體不好,他搬上去後竟舊病復發。可是還要拍東西創作,便想不如就在家裏拍。那都是附近廢置房子,也有鄰居的農田。」蔡明亮說。由一九九二年《青少年哪吒》起,李康生都是最佳拍檔,每每當男主角。當年拍畢後,李康生曾得怪病,脖子歪着約十個月。二○一四年在外地演出時,他突然血栓「小中風」,脖子再次疼痛及變歪。他們尋訪不同醫生,也曾到香港求診。同時他們在廢置房子完成不少創作,包括金馬獎宣傳廣告片、二人對談紀錄片等。

《家在蘭若寺》去年入圍威尼斯影展VR競賽單元,故事講述李康生一個寂寞人,去世媽媽(陸弈靜飾)回魂煮飯,鄰居女鬼(陳湘琪飾)徘徘徊徊,家中浴缸竟養有一條大魚。一天大魚突然化成人的肉身(尹馨飾),跟李康生在缸中全裸纏綿。

24個鏡頭 記錄整個空間

有趣的是,屋子好像都在演戲,蔡明亮抓緊了VR好玩之處——空間。他解釋,近年他拍電影的方式一直改變,愈來愈「唔鍾意講古仔」,而側重影像呈現,VR正可發揮此方向:「我拍了很多關於廢墟的電影,今次想把廢墟當作一個人。首先它有自己的可能性,長了些草、蜘蛛、破窗,也會發出聲音,鳥、蟲、雨等。另外我們幫它化妝,好像貼個面膜,就花很多時間燒燒貼貼牆壁,成了斑駁和水漬,慢慢發展成一種叫『造型電影』,把你放進場景裏感受。VR是三百六十度,那跟造型一定有關。」

HTC VIVE自行研發全球首創劇院管理系統,最新最高清可支援8K影片播映,今次記者試看的是4K,人像略有顆粒格子。本片花了半年籌備,只用了四天拍攝,卻要四個月時間製作後期。HTC虛擬實境內容中心副總裁暨電影監製劉思銘說,VR攝影機共有二十四個鏡頭,能把整個空間記錄下來,拍攝時其他工作人員必須離場,後期再刷走器材和導演。限制是魚眼鏡頭不合拍特寫,否則演員臉容身形會被明顯扭曲。

戴上頭盔後,觀眾前後左右都有畫面看,有如身臨其境。蔡明亮一貫慢節奏、長鏡頭風格,例如憑《郊遊》(二○一三年)獲金馬影帝的李康生在片中一段吃雞腿飯戲足足三分多鐘;獲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愛情萬歲》(一九九四年)女主角楊貴媚公園走路成經典一幕。不合口味者或易感悶,但今次VR則有新化學作用。

將選擇權還給觀眾

電影一開始李康生坐在沙發上,響起噠噠聲,原來他自行用機器電療脖子穴位。此鏡頭接近八分鐘沒有「動」,戴着頭盔的觀眾才一直「動」。一般電影都是導演決定要你看什麼,現選擇權則在觀眾手。全部戲大概只有約十個鏡頭,每當畫面一轉,人們都忍不着「頭擰擰」,找尋自己想看、認為要看的焦點,怕錯過某些細節,五十五分鐘都好像很快過了,惟看畢脖子真的有點累。蔡明亮說:「我本來不太追求科技,但生在科技的年代中,它來了,我就接。現在VR都是商業、遊戲、刺激,但當變成媒材,或是另一種美學。」

VR亦配合了「蘭若寺」主題,蘭若寺出自改編聊齋的電影《倩女幽魂》,游離生死結界,寂寞荒涼。蔡明亮指:「你戴上眼罩往下望,都看不到自己的腳,好像浮在半空,不都很鬼嗎?哈。」

李康生接道:「我之前生了兩至三年病,很明白生病的心情及痛苦,自己媽媽也過世了,想說她回來看我。導演再次邀請經常合作的演員,包括那條魚,拍攝時有一種親切感覺但又很模糊,分不開現實或是另一個世界。明明同處一個空間,卻不知道哪一個是人是鬼。」

「你說房子為何有鬼?」

蔡明亮笑說:「對對,戲迷可能認得那魚,回魂來。」其作品不時反芻元素,今次銀白大魚跟二○○一年《你那邊幾點》李康生家中養的那尾相似。導演亦輕輕運用VR的驚嚇作用,當中一場前方本是對着大路,轉身突然看到白衣女鬼站在破樓上,嚇倒,之後全片背脊硬是感到涼意。

從空間看生老病死,蔡明亮道:「我拍的是一個困境,人被自己的身體困住,身體又被房子困住,又想出去又不想。你說,一間房子為什麼有鬼?因為他不想走開,被記憶、執念困着。我的作品在反映現實,同時focus在個人。觀眾也會回想自己,如何帥都會老吧,這不是抱怨,而是面對。」

他續說:「這電影同時是一個治療的過程,雖然獨自病了,人、鬼、魚都來陪你過。其實環境也會安慰你,有一個鏡頭可能易忽略了,小康餵魚後坐在沙發上喘,其實有一條蜈蚣在牆上爬,大自然的力量陪着人慢慢在修復。」

說到治療,無獨有偶青山醫院日前才公布擬於明年中開設「精神健康體驗館」,透過VR技術讓市民感受精神病患者幻聽、視覺幻覺情况,增加公眾認知及理解。VR應用於醫學發展快速,還有VR過山車、VR旅行等,到處VR來VR去。

回看蘭若寺,電影片尾曲以歌后潘迪華《熱情的眼睛》,伴着鏡頭拍着李康生煮餃子來吃,有點溫暖、釋懷。VR也好,電影也好,望令人墮入另一個空間,亦是創作者內心,感同身受,這絕非脫下頭盔便完場,蔡明亮說:「那是慢慢走出來,走出困境。」

文:劉彤茵

圖:楊柏賢、劉彤茵、受訪者提供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