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道達人鄧頌基 空手道運動員 痛可忍,選拔不公不可忍

文章日期:2018年4月8日

【明報專訊】有些道場上會掛起敞大一個「忍」字。

刻苦堅韌是空手道其中一種內在精神,但忍耐並不代表忍氣吞聲。

「看電視便看得多了,拿着一張A4紙站在鏡頭後面,上面寫着乜乜苦主,沒有想過我會這樣。」48歲的鄧頌基,是空手道香港代表隊前成員及前教練,解裝卸甲列席日前記者會,他是香港空手道總會被港協暨奧委會裁定行政失當事件中的事主之一。

「我覺得有些像是逼上梁山,事件中很多苦主,細細個已經跟着我在體院練習,我看到他們的潛質,是一班很努力的年輕人。」沾濕一襲道袍的有汗也有淚,記者會上,有人成績符合了體院標準、卻被空總指不達標,被剔除精英運動員資格而哭成淚人,也有人潛心苦練希望重返體院,遞交申請一刻才被空總告知更改了標準,還有鄧頌基世界青少年組排名第四的16歲兒子鄧宇軒,早前參與空總選拔,因現場指示不清晰,出拳次序出錯被取消分數後落選,上訴時卻意外發現,成功出選候選人的教練,竟是選拔評審之一。

「(兒子)開始有些懷疑,個制度到底點搞,鄭子文本來是他其中一個奮鬥目標,但出色如他也一樣在選拔賽中畀人搞走,還為什麼要努力?」世界排名第七的鄭子文也是投訴人之一,外間揚威國際,在本地空總忽然改為「暗分制」的選拔中無法出閘,連輸什麼也不知道。

中學瘋狂練習 落閘放狗才肯走

鄧家一門三傑,一對兒子宇庭宇軒從小便跟隨父親練習空手道,其中年紀較小的宇軒,更以成為職業運動員為志向。「他12歲時,帶着他到日本鳥取跟隨港隊練習;我們好癲的,由早上11點練到夜晚10點。」練到痛時也不哼半聲,悄悄躲入房間捽按摩膏,疼痛驅散後又是一條好漢﹕「當時見到便覺得,他應該可以走這條路的,因為除非你喜歡,否則根本無法捱下去。」

他自己也是差不多在這個年紀遇上空手道。那年十三,升中一,要選課外活動。當年香港流行柔道,電視放日劇《柔道龍虎榜》,姿三四郎熒幕上的一投一摔俘虜了少年人眼睛,空手道呢?《精武門》中被陳真踢到一仆一碌的日本人,練的便是空手道﹕「所以當年的感覺是畀李小龍打的。」奈何當時學校的柔道部剛好執笠,剩下空手道部招生﹕「所以我和空手道的淵源是,當時根本無得揀。」

不入由自可,一入不能自拔。「我們那時都練得頗瘋狂,星期六中午12點左右開始,練到下午6點,校工出來趕我們,說夠鐘放狗了,結果真的拖住隻狼狗出來,我們才肯走。」練體能、埋靶、打沙包,周而復始;少年不怕刻苦,熱血上湧中和乳酸帶來的周身疼痛﹕「我會形容當時的方法是『土法煉鋼』,因為方法不多,覺得只要一味苦練便會有成果。那時也沒有什麼目標,純粹是喜歡功夫,覺得練功夫就是辛苦,像當時電影上常看到,點着支香紮馬,支香燒完才起身。」No pain, no gain,很切合香港八十年代的故事背景設定﹕「今天還是這樣的話,我想不用等到第二堂,大家第一堂中間已經頂不住要走人了。」

成為競技運動 總會統籌不可或缺

當年沒有所謂職業運動員,所以他畢業後,一邊讀夜校完成大專,一邊打工為每年的海外比賽籌備經費﹕「即使進入了香港代表隊,每星期也只能提供兩日練習,每日練兩個鐘。」為了彌補不足,他唯有到處跑道場,填滿自己的訓練時間表,今天荃灣,明天青衣,後日屯門﹕「所以為什麼空手道總會如此重要,她負責統籌和管理整個運動,港隊到外國比賽時,由總會去委派教練,或進行選拔。」幸而今天空手道已是精英運動項目之一,得到體育學院的資源支持,整項武術的發展也日趨競技化、科學化、體育化。

「所以也有些老師傅會說,今天的空手道『睇得唔打得』,你要成為體育競技運動,無可避免要有犧牲,舉例,空手道可以插眼、撩陰,可以踢上五寸下五寸,你很難相信這些可以在奧運中見到,一定要剔除。」空手道舊稱「唐手」,相傳是十七世紀鄭成功攻南京失敗,部隊流落琉球國時傳授當地人的一種武術,傳統空手道中包含踢、打、摔、拿、投、鎖、絞、逆技、點穴等多種技術,追求「一擊必殺」,隨時代變遷,不少流派已捨棄了這些具殺傷力的招式,加入了科學計算,成為國際流行的體育項目。

選拔改計分制輸得不明不白

「一方面會代入物理思考,另外也會傳承不同空手道家日積月累的練習心得。」鄧頌基便曾經到日本追隨糸東流大家井上慶身學習,今天一代宗師已經離世,但留下的教誨仍然對他影響深遠﹕「他曾經說過,當你有疑問時,打落去個靶,個靶便會告訴你答案。」踏步出拳,應該是踏步後出,半路擊出,還是收步那一瞬間才將拳頭打出去?靶會告訴你哪個才是好的方法﹕「一打落去,對方成個人彈開,騙不了人。」是好是壞,清清楚楚,像國際比賽評審的藍紅旗,哪一方優勝便舉起哪一方旗,評審在陽光之下選擇,藍紅之間沒有半點含糊,本地空總選拔以往沿用該國際標準,到近年才改為行計分制﹕「暗地裏寫下分數,連輸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

「好心酸。香港上流機會已經少,他們不過是想做運動員,理應是最簡單的,跑得快,你便讓他出賽,連這樣的機會也沒有。」投訴風波未完,港協暨奧委會完成調查,認為空總行政失當、選拔不公等投訴成立,但處罰的手掌卻懸在半空,蓄而不發,決定暫不撤銷空手道總會會籍,給予一個月時間改善制度,鄧頌基等人認為空總有關人士應該集體辭職,才能解決眼下「人治」的局面﹕「今(周五)早與議員開會時,又聽到一個個案,因為放了很多時間練空手道,自己讀書成績不特別標青,出來工作,跑速遞,因為不能再在體院練習,但又想保持狀態,便有升降機不搭,帶着包裹文件跑樓梯。」

「是他師父硬要說出來,他本來也不讓師父講,覺得不好意思。」鄧頌基說,眼前都是一班很聽話的運動員,不過想在自己的範疇中努力耕耘﹕「他又是要與你爭其他東西。個規則都已經白紙黑字寫出來了,如何可以入隊,如何可以留低,他們不過是跟個遊戲規則去玩,竟然被一些當權者,利用權力改變了一些解釋的方法,令到他們唯一的目標也失去。」

道場訓示「正義練武」 不追究,談何正義?

在最終的投訴結果出來之前,鄧等人會繼續堅持追問到底。他師源「沖繩剛柔流空手道橋治會」,道場訓示是「正義練武」﹕「跟學生講了多年,如果今次也不行出來,日後還如何『正義練武』?」

「做事要堅持,即使過程未必會立即出現心目中的結果,但只要繼續做好本分,隨時會喜出望外。」十九歲那年他第一年參加比賽,結果一連四年皆敗陣而回﹕「但到第五年就拎到牌,接下來拿下了九項香港冠軍。」1998年他到曼谷第二次挑戰亞運獎牌﹕「當時已經進入銅牌戰,覺得打完就會退役,磨刀十年為一戰,結果就是拿不到。」但故事未完,換上教練身分,再次踏在空手道場之上,還有後來追隨衣缽的一對兒子;像井上慶身的教導,拳頭打出去,擊中一刻將原本緊握拳頭的五指彈開,一重力勁未完,第二重力勁便要到來。

文//梁仲禮

圖//李紹昌

編輯//林信君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