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導賞﹕VR食物香氣擴散器 聞咗當食咗?

文章日期:2018年4月8日

【明報專訊】可以高可以矮,可以美也可以醜,「大家來到『綠洲』,因為在這裏可以隨心所欲。」電影《挑戰者一號》在復活節期間放送彩蛋,隱藏大量七八十年代流行文化符號,留待各方死忠發掘,儼如一場懷舊嘉年華,但童心萬丈如史匹堡,當然不會甘於只停留在昨天的美好,電影想像的二○四五年時空中,居住於拖車區貧民窟的低端人口,一旦與VR(虛擬真實)遊戲「綠洲」連線,便可以化身成駕着跑車橫衝直撞的冒險少年,在最接近真實的虛擬世界中,過着現實無法過的「第二人生」。

現實與虛擬 進一步拉近

《挑戰者一號》劇本改編自二○一一年的同名小說,故事中對VR遊戲的想像,在過去七年間一一實現。科技固之然每每推陳出新,但有關概念其實早已存在。Linden實驗室在二○○三年已推出過模擬真實世界的程式《第二人生》,便先後有五百萬用戶體驗過同時擁有線上線下兩種人生的滋味,VR技術不過是將現實與虛擬之間的界線進一步模糊和拉近。

《第二人生》屬社交型的線上遊戲,虛擬世界中的一切與現實世界高度對應,用戶透過在遊戲中的「化身」(avatar),與其他玩家互動,參與不同的社交活動,甚至利用虛擬貨幣交易,情况與「綠洲」中發生看的一切大同小異,有些人或許會奇怪,既然明知道一切純粹虛擬,為何仍然會有人沉迷於「Avatar」的身分?

披上虛擬外衣 心境同步起變化

為解開虛擬與真實身分之間的關係之謎,美國史丹福學者Nick Yee與Jeremy Bailenson在二○○七年曾經進行了一項實驗,參加者被分為擁有身材較高的「Avatar」與身材較矮的「Avatar」兩組,每組分別被安排與虛擬角色「講數」分錢,結果顯示,擁有高個子虛擬身分的參加者會傾向提出不公平的分錢方式,相反,擁有矮個子虛擬身分的參加者,在講數過程中容易傾向接受不公平對待——虛擬的外皮主宰了他們在講數過程中表現出的自信心。

研究將發現定名為「普羅透斯效應」(Proteus Effect),普羅透斯是希臘神話中的神祗,擁有千變萬化的外形,同樣地,在虛擬世界中,一旦我們披上了不同的虛擬外衣,我們的心境也同步地出現變化,頃刻接受了虛擬身分的外形所帶來的種種社會期望及暗示,自動自覺代入了角色設定,這些心理變化甚至有機會在真實世界中延續,形成長期影響。

透過虛擬改造現實

真亦假時假亦真,於是近年便有一些VR科技,嘗試透過虛擬改造現實,比如荷蘭便有設計師,利用VR技術模擬瀕死體驗,幫助末期病人剋服死亡恐懼;在香港,也有大學透過VR模擬一所學校中的不同場境,幫助有自閉症的學童改善社交能力。

二○一六年被科技界稱為「VR元年」,各方面有關VR的探索如雨後春筍展開,雖然距離大規模的普及應用仍有一段距離,但將虛擬逐步真實化,無疑是今後VR技術集中的發展方向。

欺瞞大腦 假象支配五感

現時主流的VR硬件主要是VR眼鏡,透過視覺上 的刺激製造錯覺,讓人有走進虛擬世界的感覺。比如剛過去的Art Basel,便有藝術家透過VR眼鏡的視覺刺激製造「離心力」,引領人走進創作者的藝術空間,所以VR技術說穿了其實是如何高明地欺瞞你的大腦,讓假象支配你的五感,只要足夠高明,用庶渣的價錢吃出燒鵝的味道絕對不是難事。

穿體感緊身衣 感痛楚

同一原理,回到《挑戰者一號》中,主角等人穿上特製的體感緊身衣,在《綠洲》遊戲中受到其他玩家攻擊的一拳一腳,在現實中透過緊身衣產生的電流反映痛楚,這一種體感緊身衣,現實世界中叫Haptic Suit,不同的電子遊戲商也有積極開發。不過無論是緊身衣還是虛擬進餐,也離不開需要透過硬件刺激感官,包括眼、耳、口、鼻及皮膚,來營造想要呈現的虛擬世界,與經典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中,直接支配腦部來呈現完美的浸沒感(immersion),仍然有一大段距離,電影中,在母體(matrix)中受傷死亡,現實中的肉體也不能倖免。

「神經科學」刺激大腦

而能夠填寫《挑戰者一號》到《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之間的VR技術距離,大概來自「神經科學」。美國一項研究曾嘗試以VR技術連結腦部信號與肌肉活動,幫忙中風病人康復。假設病人右手癱瘓,但只要他的大腦能發出控制右手肌肉的信號,VR中的虛擬右臂亦會作出相應動作,屆時病人便可以從VR眼鏡中得到的這種視覺反饋,反過來能夠刺激受損的大腦神經,加快康復的速度。神經解剖學家蘇國輝解釋,肌肉動作除了牽涉大腦的運動皮層外,還有感覺神經︰「舉例你用手篤自己個鼻時,會看到畫面,這也是其中一個大腦信息之一,通過視覺系統回到視皮層,而視皮層又會跟運動區有聯繫。」

按照這個原理,理論上VR有可能幫助中風病人恢復受損的腦區︰「因為視覺佔了整個感覺系統中一個很重要的部分,幫助將資料帶回腦部,或者如你所說,呃個神經系統,告訴我們外面的世界正在發生什麼事。當然,提升到哲學層面,外邊的環境最後會不會影響個人,則視乎個人的神經系統,或用另一個說法,他的修養是如何。」VR不過是更真實的電影,有人會抽離冷靜,有人過度反應,不一定每個人也會像奧威爾小說《一九八四》中的大洋國民,看畢「兩分鐘仇恨」即沾染仇恨。但假如科技繼續進步,有一日VR可以像《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中的母體般,繞過五官直接給予大腦灌輸真實嗎?

「作為一個科學家,我會講,什麼事都有可能。」蘇國輝說,現時已發展出「腦機界面(Brain Machine interface﹚」科技,可以在腦部中植入晶片,發出信息去指揮駁有接收器的肌肉,Matrix的原理已經存在,問題是,距離達成還有多遠︰「等於我們已經知道駕駛太空船到水星是有可能的,問題是多少年之後。」或許有一天,大家也要像Elon Musk說一句︰「我們活在真實世界中的機率是有十億分之一。」

嗅到睇到 好似食咗

在電影《銀翼殺手2049》,我們看過主角吃下與美食虛擬影像覆蓋下的劣食,現實中,創科公司「Project Nourished」已實現了有關的嘗試。該公司研發了一系列的硬件,除了VR眼鏡外,還有散發模擬食物香氣的擴散器,模擬咀嚼時從口腔傳送到耳膜、軟組織和骨頭的聲音的骨導傳感器,還有可以模擬特定食物觸感的食具,幾種道具多管齊下,即使口中的只是用3D打印出來的低碳合成食物,但來自五感的錯覺加疊起來,足以令人有正在吃牛排的錯覺。。

.VR頭罩

主宰你進食時的視覺畫面

.香味擴散器

散發虛擬的食物香氣

.骨導傳感品

模擬咀嚼時的感覺

.陀螺儀餐具

內置陀螺儀及感應器,模擬食物質感

.虛擬雞尾酒杯

內置存感器,模擬酒醉情况

.3D印刷食物

低熱量的水膠體,作為虛擬美食的原型

文//梁仲禮

圖//網上圖片、受訪者提供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