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送喜閱 為愛書找個好歸宿 - 20180421 - CULTURE & LEISURE - 明報OL網

書送喜閱 為愛書找個好歸宿

文章日期:2018年4月21日

【明報專訊】還記得從前的你多麼愛看書嗎?

小說、散文、漫畫,甚至是百科全書,在互聯網與智能電話還未流行時,曾陪伴我們度過多少日子。

如今你長大了,很多書白白放在書架上,只有蒙塵一途。如果不想虛耗它們的光陰,贈你3個方法,讓你的愛書可以用得其所,「似番本書」。

劉庭善(Cynthia)在9年前創辦「書送快樂」,因着家裏的圖書太多,偏偏找不到好方法安置,丟,就是浪費了;送到慈善機構,也不一定可送到真正需要的人手上。她便決定由自己做起,找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收集二手書。

書籍從哪裏來呢?她們得地產公司協助,把書箱放在灣仔、上水及將軍澳,公眾可把書籍投入。有興趣的人,也可透過其facebook專頁聯絡她們,交收書本。自2009年創立以來,「書送快樂」共收到10萬本書,倉庫時常爆滿。收到了書後,要整理、分類,太殘舊的書不要,言情小說與漫畫早年收得太多,現在也不要了。

到倉庫自行選書

整理過後,她們聯絡學校或非政府組織,讓有意者可直接到倉庫選書,「讓他們自己選,而不是盲目把一堆書強塞別人,否則只會造成浪費」。每年4月23日是世界閱讀日,她們也在每年4月選一個周末,舉辦「書送快樂日」,在商場辦二手書買賣,定價約為原書價三成,由2011年至今,一直反應熱烈。

助愛書人「尋寶」

Cynthia說,前年曾有一個男孩,因心愛的《尋寶記》被買走了,一直在會場徘徊不走,甚至跑進了義工欄位呆呆坐着。Cynthia拍下這一幕,並放在facebook上替他「招書」,怎料卻收到了三四套《尋寶記》,成功造福了幾個小朋友。去年男孩又再出現,不過人長高了,口味也轉變了,心心念念要找的,是金庸的《射鵰英雄傳》。

她樂見一個個小朋友成長。《尋寶記》從他的生活退場,便為另一個他或她帶來知識和歡樂。書,從來要被閱讀,才可發揮它的價值。

讀書不獨樂 活動多籮籮

營運已近10年,Cynthia雖然一直自嘲「書送快樂」是「蚊型」慈善機構,核心成員有5至6人,義工也不過10餘人,但活動倒是愈辦愈多。除了4月的「書送快樂日」,3月會辦「向也斯致意」的文學活動,在草地上吃喝玩樂,最重要的是閱讀和賞析;春日會把好書帶到盲人輔導會,請來作者分享寫作經歷,探索眼睛以外,利用其他感官來閱讀的可能性,今年就邀請了傳媒人梁家權,講述消失的街頭美食;7月是「文化7月」,在連鎖咖啡店放置收書箱,舉辦小型的咖啡約會,邀請過作家如陳慧、林奕華、黃仁逵來坐鎮,與讀者談天說地。

由去年下半年開始,她們更開始開放新蒲崗的書倉,搖身變成「蒲書館」,有書之餘,也有沙發和椅子,大家可以隨意上來選書、看書,甚至是發呆。「主要因為終於騰出了空間,可以放書架,這樣也方便團體上來選書時,能一目了然」。

開放「蒲書館」 讓基層來看書

當日訪問時,正好遇上夕陽之光斜斜地穿進窗戶,那片書海染上了一份暖意,Cynthia滔滔不絕地說着接下來要做的事:「希望派發更多綠色代用書券,企業、個人也可購買,接送基層小朋友上來看書、選書……最重要的,還是希望可聘請一個全職員工。」是的,機構資金不多,總是與政府發放的資助擦身而過,「很多資助的發放準則都有嚴謹規限,我們規模太小,沒有名氣,但小機構拿不到資金發展,就一直難以累積名氣」。目前各人只是兼職性質,而且被虛耗的書,有千千萬萬本,單憑蚊型組織之力,猶如杯水車薪,所以她們鼓勵機構自己做多一點點:「有學校想捐書,我便教他們先做整理、分類,再辦一場義賣,剩下的我們才協助處理。」

■「書送快樂日」

日期:今明兩天(4月21、22日)

時間:上午11:00至晚上8:00

地點:將軍澳新都城中心一期地下天幕廣場(港鐵寶琳站B2出口)

查詢:http://www.facebook.com/ReadCycling

文:段曉彤

圖:馮凱鍵、相關機構提供

編輯:蔡曉彤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