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擺放漂書箱 推廣「任性」閱讀

文章日期:2018年04月21日

【明報專訊】誠然,如果你真的愛過一本書,你一定也希望它有一個更好的歸宿,成為其他愛書人的心頭好。贈書的人假如想追求一份詩意,或者也可試在一個怡人的下午,抱着書本出門,然後在某一個街角放下它們,不知最後又會落在誰人手上?

這個想法瘋狂嗎?「喜閱香港」創辦人李健文(Simon)構思在街上擺放漂書箱時,朋友都說他「黐線」,但其實很多國家的漂書風氣甚盛。2年前因工作關係,Simon到過韓國、丹麥、英國、荷蘭等地,見到很多地方都放了二手書:火車、巴士、公園,甚至公廁也有。二手書不是形同垃圾般,被隨意丟在一個地方就算,途人真的會閱讀、分享。

收到2000至3000本書

想放漂書箱,是想推廣一種任意、隨性的閱讀風氣,亦因眼見大型漂書節只是一年辦幾天,與在商場大平賣圖書並無分別,很多人都是覺得「抵」就拿回家,最終也是浪費;漂書箱呢,如果夠幸運,一年365日也可放在同一個地方,真正有心的人,可以拿走合心意的書,爾後又把別的放進去。

於是,Simon在個人facebook號召,收到了2000至3000本書,去年6月開始發起眾籌,本來想籌5萬,最終只籌得2萬,但目前仍有足夠資金處理物流、做箱、擺箱的成本。擺漂書箱最大的難處,除了是所需的人力物力,還有地點的問題。

天星碼頭漂書箱 反應不錯

今年初,他在天星碼頭放了兩個月漂書箱,書的「銷情」不錯,每兩星期又要再放書進去,但這是他與天星碼頭一方洽談近大半年的成果,而且只可放兩個月,對方一到了2月尾就馬上聯絡他,要他收回箱子。

Simon本身從事舞台劇工作,工作室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八樓,他試過把一個載滿書本的漂書箱放在大樓地下平台,不足3小時已整個消失不見,不知是被當成垃圾,還是被人搬走;此前在深水埗放置了一個巨型書箱,充當流動圖書館,又是僅存一天光景又消失了。「其實最重要的是調適自己的心態,要明白漂書箱一放出去,就不再屬於自己的了。」Simon說。即使箱子是自己花錢做的、書是自己收集、擺放的,可是他的原意本就只是為了延長書的生命,讓大家分享二手書,故就算被人拿去了,亦唯有安慰自己,拿去的人很想要或很需要這個漂書箱和書本,「如果他願意花氣力把它搬走,將其據為己有,也算很有心吧!」他哈哈大笑。

目前,Simon計劃2年內在全港放置10至12個箱子,「隨便放在街邊是沒有意義的,旁邊得要有一個空間,讓別人可以閱讀,長久才能推廣閱讀風氣」。現在他的工作室門外,以及嘉頓山上的涼亭都放了漂書箱,有興趣的人,或許可以考慮把自己的愛書留在石硤尾,再一直漂流出去。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