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齡再戰職場 勞資雙贏 毋懼轉行 釋放潛能學到老

文章日期:2018年4月30日

【明報專訊】政務司長張建宗早前在網誌中,鼓勵五十至七十四歲的退休人士重投職場,為香港釋放勞動力。事實上,本地就業市場幾乎到頂,請人愈來愈困難,有大型企業早已看中這班「少老」(young old),不但為他們安排彈性上班時間和培訓,更有全職、兼職、實習生職位,任君選擇。結果,企業物色到充足人手,少老又可開展精彩的第二人生,絕對是雙贏局面。

64歲學英語 招待外籍客人不怯場

每日由屯門坐車到尖沙嘴,朝早打工,晚上回家,對一般上班族而言,這種生活正常得很,但主角換成六十四歲退休人士,就毫不普遍了。經營中式點心店、越南菜餐廳的黃美蓮(Donna),將店舖交給女兒經營後,一心享受退休生活,卻發現自己停不下來,想周圍做義工,又去進修和學英文。

後來,在星巴克做兼職的姨甥女,問她有沒有興趣到分店打工,「我一向注重身體,常做運動和控制飲食,就算年紀稍大,也有足夠體力應付全職工作」,何况子女已經長大,她不用多花時間照顧,正好騰出時間來上班。

正式開工前,公司給她提供了三日培訓,讓她學習調配咖啡、待客之道等,「我以前不多研究咖啡,頂多早上喝一杯,現在卻學懂從嗅覺、味覺品嘗」。她擔任大堂服務員,工作時甚少機會冲咖啡,但親身感受過一杯咖啡是如何冲調出來,向客人介紹時就更容易。

結果一做就是七年,她平日工作以遞餐、收拾桌面、整理杯櫃為主,遇上行動不便的顧客,就給他們遞上餐牌及代為點餐。在飲食業打滾多年,這些職責對Donna來說本身不難,但分店位於遊客眾多的尖沙嘴,不時要用上英語,難度立時大增,「我讀書至中三就輟學打工,英文根基一定不好。即使退休後重新學過,亦不算很流利」。

起初她會請遊客說慢點,更試過對方重複幾次,她都完全聽不懂,唯有拿出紙筆,請遊客把句子寫下,再向同事請教。不過,經過日復日的工作,她不乏練習英語的機會,漸漸對答自如,「基本上可以介紹食物,有時遊客想買保溫杯,還能問他們有哪些要求、喜歡什麼圖案,再向他們推介相應款式」。

跟年輕同事合拍 受顧客讚賞

另一件曾叫Donna擔心的事,是跟年輕同事出現代溝,沒想到卻是非常合拍,「試過有客人不小心倒瀉飲品,大家很快就分好工,年輕人負責拖地,我就站在原位,提醒其他客人不要走過。平時又經常跟我說,放心將較粗重工作交給他們。我很感激,也享受和他們做拍檔」。

「搬搬抬抬」難不倒年輕人,中高齡人士則勝在有寶貴經驗,Donna就經常分享待人接物的心得,例如提醒年輕同事,臨收工前要盡量把地方清潔好,「他們未必是懶惰,只是缺乏多想一步的意識,但我自己做過飲食生意,明白店舖清潔的重要,便鼓勵他們維持良好的店舖環境,以免下一更的同事手忙腳亂」。

除了與同事相處愉快,滿足感的另一來源是得到認同。有次遊客遺下手袋,Donna打開一看,袋裏有手提電話和數千元,以及一張旅行團單張。她致電去查問,輾轉聯絡到物主,再等他回來認領,「明明過了放工時間,我都等至九點多,結果對方回國後,在網上公開稱讚我,還表示下次來港要再找我,這比起賺到貼士更好」。

薪水夠開支 樂減子女負擔

Donna與丈夫同住,薪水足以應付兩人日常開支,這也是她重新就業的動力之一,她說:「很多子女以為爸媽退休就最開心,其實卻不然。為人父母最想見到子女照顧到自己。如果我能工作來為生,子女便有多一分錢來供樓、供書教學,何樂而不為呢?」

77歲玩到悶 兼職做「神秘人」

在全職以外,市場裏也有很多兼職工作,可供中高齡人士選擇。七十七歲的黃偉明在賽馬會「生命‧歷情」體驗館兼職主持工作坊,這條打工之路始於三年前,退休不久的他每天都到長者中心玩,「但時間真的太多,玩都玩到悶,便開始去見工」。

偉明外表精靈,又曾參加培訓課程,學習跟年輕人溝通,但見工時仍因年紀而撞板,「面試表現不錯也好,一看身分證就知道年齡,騙不了人,有些僱主會突然卻步,只叫我回家等消息」。他應徵過洗車員、功課輔導班導師、旅遊大使等職位,全都無功而還。

直至去年,工作坊聘請兼職員工,他終於找到一份合適工作,「工作坊的參加者會致電給兩人,傾談後猜哪一個年紀大,我是其中一個跟他們對答的人」。他會分享日常生活及過去經歷,過程中也對下一代加深了解,「比如中二生和中五生,我發現他們相差甚遠,中五生有通識及歷史知識,談起我的過去時,他們大多數都能搭上嘴」。

每次參加者約有十多人,為時半小時,一個月大約開工四次,偉明應付自如,還有時間去做義工,「很多退休人士都不是為生計而工作,物質要求亦不高,所以工作時數不用太多,已足以讓生活變得充實」。

64歲實習 陪老友記做體操

若退休良久,未肯定能否適應打工生活,不妨以實習為起點,雀巢三花品牌今年就推出實習計劃,聘請三名中高齡人士,六十四歲的Irene是其一。退休後一直專注湊孫的她,因孫兒升小而重拾打工念頭,並應徵了截然不同的工種,「退休前做秘書,整日在室內工作,現在則擔任健康大使,要到全港多個地區,跟營養師探訪護老院,與老友記一起做體操」。

工種新鮮之餘,工作安排必須具彈性,才能推動退休人士再就業,「我去實習的條件,是不能對生活質素造成影響。我的工時為朝十晚四,每周四天工作,我能如常去飲早茶,放工後做運動。雖然跟一般員工不同,但中高齡人士的確需要較多休息」。

另一名實習生Sky同樣「轉行」,以往任職教師的他,首嘗在商業機構做打工仔,「跟大部分退休人士一樣,我常去旅行和參加興趣小組。直至有天,女兒說我整天都在玩,不如充實一下生活,便報名參加實習,負責入資料、接電話、處理文書等」。

退休九年,他起初不肯定能否重拾工作節奏,幸好到目前為止都十分順利,還活到老學到老,「做教師有固定教程,教二十年的變化都不大,但在商業機構工作,單是一份文書就要經多個部門和步驟,令我大開眼界。退休後仍能貢獻社會及學習新知識,給了我很大的成功感」。

文:李樂嘉

圖:馮凱鍵、李樂嘉、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