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歲迷上觀鳥 余日東與黑臉琵鷺為伴

文章日期:2018年5月9日

【明報專訊】若然鳥兒會說話,定會說余日東就是我們的同伴,因為他總是一眼就看到牠們是什麼鳥。14歲愛上觀鳥,看來似是千里眼又順風順水,余日東如今已當了黑臉琵鷺專家,他卻說,人生總要有挫折才能明白生活的方向。余日東中學時不愛讀書,會考肥佬,但為了堅持夢想成為鳥類專家,他重讀再考。借此機會,他想告訴少年人,書要讀,還要好好讀。

若說鳥兒懂你心會說話、黑臉琵鷺愛跳舞超浪漫……這其實都與余日東(阿東)研究鳥類的概念相違背。這次訪問他,對我們的最大得着,或許並非鳥類知識,而是睇雀和保育鳥類,必須科學和客觀:「黑臉琵鷺愛打理羽毛,要除去毛上的塵埃,打理整齊,才可保暖,不然就凍死;看似花很多時間打理,因為他們身形很大啊!」

朝鮮韓國劃定休戰區 成黑琵安居之所

黑臉琵鷺約重1.5至1.9公斤,算是大鳥,在朝鮮、韓國一帶的小島上繁殖,每年從千里以外飛來港過冬,中途不眠不休,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和艱辛!約二十年前,當阿東開始研究黑臉琵鷺的生態,當時全球黑臉琵鷺的數字僅約五百隻,極度瀕危,但今年三月當余日東以香港觀鳥會研究經理身分,公布2018年黑臉琵鷺的全球普查數字時,結果令人鼓舞,共錄得與2017年相同的3941隻。(統計於2018年一月由各地觀鳥會會員及專家觀察報告,一月是黑臉琵鷺穩定的渡冬時間,,三月回歸韓國一帶。)

這些年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我們的生態變好了嗎?原來朝鮮及韓國劃定的休戰區,因無人打擾,成為黑琵安居之所,避過絕種的厄運。而台灣對這黑臉舞者的棲息地亦十分重視,對比起來香港卻有些退步,阿東說:「香港較去年少 25 隻。 近年香港的魚塘也多了黑臉琵鷺,成為牠們的新棲息及覓食地,但有漁民為驅趕雀鳥,於魚塘內放置捕獸器,過去一年已有2隻黑臉琵鷺因而死亡,但受傷和去世而我們沒發現的,就無法知道。」

黑臉琵鷺,一把大黑勺掛臉上,愛打理羽毛,長匙形狀的鳥喙在水中覓食,掃來掃去看似氹氹轉,樣子so cute!台灣人稱之為黑臉舞者或黑臉天使,也以台灣傳奇鳥和黑琵之鄉自居,在台灣濕地度冬的黑臉琵鷺現已佔整體普查的50至60%,最新數字是2195隻,香港深圳之間的后海灣共錄得350隻,中國大陸錄得744隻,越南62隻。作為琵鷺研究者的阿東,雖然很羨慕台灣人對舞者的熱情,但他也以專家口脗這樣說:「我會喜見牠們分佈在不同地區,不要過度集中,一旦有事發生,會分散風險。」

我為鳥狂 游走森林研究雀鳥生態

還以為二十年前,是他搶着去研究這米埔明星,答案卻竟然是平淡似水的:「是黑臉琵鷺選擇了我!……那年我在港大念環境科學,大學畢業正開始唸碩士,指導教授是Dr. Kees Swennen,他是荷蘭人,問我是否有興趣研究黑臉琵鷺,牠們現時在全球只有約五百隻。他是一位很好的教授,令我建立一套科學的思維,研究背景和討論方法,不會因為黑臉琵鷺太易認而不感興趣,就是這樣黑臉琵鷺選擇了我。」離開大學後,約有十年時間阿東都是做環評的自由工作者,為的是能夠保持自由身,到世界各地研究鳥的生態。

他十四歲迷上觀鳥,人家小孩去看鳥,看完是看了一隻灰的鳥,藍的嘴,他去看鳥,就清晰的說着品種、生態和歷史:「因為成件事佷多元,很豐富,我愈來愈迷睇雀,中學時我常問為何不是返三天學,留多些時間去尋鳥。」但那時牠不覺黑臉琵鷺有趣,這麼大型,也不用拿望遠鏡找,沒什麼挑戰?而且牠不動,老是站在水裏。悶!

眼見白肩雕在天空掠過 激動到想喊

那其實牠們整天站着幹嗎?這大型水鳥每年三至九月在無人的韓國與朝鮮邊境小島上繁殖,秋來南飛日本及東南亞;阿東到過韓國、中國、越南、澳門、日本和台灣等地觀察牠們:「 牠們站着,因為需要很長時間消化食物。」原來呆着,實際是「工作」。每年初春三月黑臉琵鷺就回家,展開約2000公里的長途飛行,這點很令人佩服,也叫人明白保育濕地這生物加油站的重要。然而,在芸芸雀鳥中,黑臉琵鷺不會比其他鳥難得,也沒有比其他鳥兒可貴,這些概念早在阿東的少年時代,跟着林超英(當時是天文台的高級科學主任)觀鳥時,深種在少年腦海中。

「我來自基層家庭,姐姐和父母完全不看鳥,但那年代(他成長於1970、80年代)的孩子不會打機,我爸給我最好的娛樂是去海邊,翻石頭看蟹仔。」阿東說這是很好的生態啟蒙。那年代有兩本書和一個人,影響阿東至深,沒有他們,阿東可能就像跨欄跨不過,卡在那兒。「我中學時,很想長大後當動物學者,但我討厭讀中文英文,今天回想仍然後悔,今天我會告訴年輕人,中英文一定要讀好,這是基礎啊!」錯過了,但機會仍會來。「記得中三選科,因為想着要做鳥類研究,我必須要有生物科,於是我『掹車邊』入到理科班,但我仍然不懂努力。」

「我媽做得最好的事,是帶我去圖書館,我不愛看有字的書,就看圖畫多的動物書。」念小學四五年班時,他從圖書館借了英文版的The Birds of Hong Kong and South China(上中學後,終於買到這書),並買了中文版的《香港動物原色圖鑑》,他今天也帶着這本書皮破舊的香港鳥書來,他細心的打開鳥書,展示一隻白肩雕(鷹科,冬天從歐洲及中亞南遷):「我當年英文好渣,查字典,這字是鵰,香港有鵰的嗎?又去查winter visitor,即冬天會來,米埔可看到嗎?」終於在一次觀鳥會的米埔活動,這少年真有千里眼,熱情地看着天空掠過一隻鳥,就說:「是白肩雕!」大人們都說這麼遠,怎麼會給你看到?」說着少年生活片段,阿東眼眶也紅了,今天依然為鳥激動,說:「林超英跟我講,這雕冬天才來,適當的時候,就算很遠都可以看到,我當時開心到想喊,真的不知如何形容,這是我最想看的鳥啊!」

林超英教導:看鳥也要讀好書

因着熱情看鳥,他被大人欣賞,林超英鼓勵他用功讀書,阿東回憶說:「CY(林超英)教導我,看鳥也要讀好書,想學做鳥類專家,就要入讀大學;我也反思,讀書和看鳥兩樣都做好,才會有另一番天地。」那年他會考肥了,但他決定重新好好讀書,重讀後成功進入大學修讀喜歡的學科。

為了觀鳥,他努力讀書入大學,但他說觀鳥還有另一好處!他說:「觀鳥令我知道,原來我真的很喜歡香港,這裏有農地、濕地、有山有海,很立體;正正是這樣,可以看到很多鳥。」但願大量來港紮營的自由行也能聽到,誠懇愛惜這片土地。

■ Profile

余日東

七十後,香港鳥類專家。小學時已開始觀鳥,14歲加入香港觀鳥會。香港大學生態學系碩士,現為香港觀鳥會研究經理,同時為黑臉琵鷺專家,十五年來到韓國、中國、台灣、日本等地研究黑臉琵鷺棲息生態,個人認為不應太人性化看待鳥類,應以科學的態度保育黑臉琵鷺和其他鳥類。如今雖已成家立室,但仍最愛觀鳥、睇波和睇戲,至今仍堅持買票入電影院看一場好戲。

文:一心

圖:劉峻陶、受訪者提供

編輯/陳淑安

美術/明報美術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