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行定勳訴說無感世代「密」語

文章日期:2018年05月11日

【明報專訊】「現在的人都好無感。」日本導演行定勳早前應電影節到港,帶來新作《河畔的惡意》全院滿座,卻暫未有確實上映日期。作品由好評連連的年輕演員二階堂富美領演,訴說高中生物語。

導演最受廣大歡迎的《在世界中心呼喚愛》(二○○四年)乃純愛見稱,其實他作品更多具暗黑面。《河畔的惡意》(二○一八年)於第六十八屆柏林電影節奪得Panorama單元大獎。今次延伸不少舊作影子,包括《GO!大暴走》(二○○一年)拳拳到肉的暴力;《日出前向青春告別》(二○○三年)的情愛友誼。

故事改編自岡崎京子一九九三年同名漫畫作品,講述若草(二階堂富美飾)眼見寡言男生一郎(吉澤亮飾)被自己男友欺凌,不時出手幫忙,慢慢建立信任,繼而得知他在河邊發現的「寶藏」——一具屍體。另一個自小當模特兒、內心空虛的學妹亦知道此秘密。

主角均對大部分事物「無感」,拒絕投入感情。行定勳說自己正是在「無感世代」下成長:「踏入九十年代我仍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日本社會有很多變化,例如本來家族間關係好強烈,但之後人與人很『無感』,對身體發生事情不關心。別忘了九五年阪神大地震,其後沙林事件,人又突然被衝擊,開始思考生生死死。」

全片穿插演員的「訪問」片段,如紀錄片般問角色﹕「你跟他的關係是什麼?」「你認為什麼是欲望?」原來訪問對答不是劇本對白,而是要求演員代入角色來即席回答,雙重反映年輕一代的看法及追求。

不過,即使二階堂富美一直呈現很無感的狀態,其實內心收藏了一份熾烈,或是選擇性地熾烈,例如貓死掉令她傷心哭泣。導演亦利用大量暴力及性愛肢體場面來反映欲望,因此影片為三級,行定勳解釋:「那年代欺凌是個power game,強者欺負弱者,現在人人都好陰森,不知別人想什麼,做了什麼。」

香港機場錯過了燕尾蝶

他認為年輕人現時更無感,對社會、前程、生活都欠朝氣。日本近代興起「禁慾綜合症」、「草食化」、「絕食系」等詞,即是對情愛性慾無動力之人。他聳聳肩指:「我以前有好多好多欲望,想儲錢,想去滑雪,想識女仔,想同人睡,哈哈。」

鍾愛拍青澀迷離愛戀關係,或者不多不少受前輩岩井俊二影響,行定勳曾為《情書》、《燕尾蝶》、《四月物語》等擔任副導演。最後他送上彩蛋,憶述《燕尾蝶》(一九九六年)指:「籌備時本有建議去正在興建的赤鱲角機場拍攝,可是香港官方人員不許可。而且岩井先生拍法要用很多時間,金錢上不太可行。因此計劃便擱置了,很可惜。」

文:小東

圖:小東、香港國際電影節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