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襲港:黑色喜劇荒誕「恐嚇」

文章日期:2018年05月11日

【明報專訊】「愈荒謬,個心愈驚。」新導演王俊豪新作《教父阿塗》,重現德國戲劇家布萊希特作品。故事化作現代時空黑色喜劇,講述一個黑幫大哥威逼利誘在位者,不擇手段務求當上市長——教父襲港,膽小勿入!

此教父不是馬龍白蘭度,而是希特勒。劇目原作出自貝托爾特布萊希特,他活躍於上世紀二十年代的德國劇壇,作品屢創佳績。一九三三年納粹得勢後,布萊希特輾轉逃到丹麥,開始創作The Resistible Rise of Arturo Ui雛型,一九四一年往美國前夕正式完成。劇目以芝加哥黑幫為背景,卻處處回應歐洲獨裁局勢。

本地劇團天邊外劇場展開「新導演運動」,由資深劇人陳曙曦帶領及指導六個月培訓計劃,今次來到第三個導演作品,採訪當日舉行演前講座。原作經典,王俊豪坦言「功課」不簡單。故事講述有商人投資椰菜花種植失利,因而收買市長興建新碼頭,令他們可以把貨物賣出去。誰知黑幫阿塗(許晉邦飾)看準時機,要脅市長輸送利益,之後更影響法院運作,坐大勢力。

黑幫片港人就看得多,黑幫劇相對少。學者李展鵬曾在《電影欣賞》寫道:不守規則,藐視法紀,挑戰既有體制,是黑幫世界的哲學。黑幫片的地下世界與叛逆氣質,往往被不同導演利用來傳達挑戰權威、反叛正統的信息。

可是,《教父阿塗》中的阿塗並無被俠義化,他作為主角只是可笑又可恥的,反倒兄弟牛丸(黎濟銘飾)才填補了情義的高尚精神。劇中他們識於微時,牛丸一直盡心盡力、勇字當頭幫阿塗,後來愈來愈理解不了對方作為,最終在一次暗殺任務中被背叛。

利用司法剷除敵人

王俊豪特意抽走原作芝加哥設定,引發對權力體、在位者的想像:「因政局問題,原作正式首演時二戰已完結,布萊希特亦過身了,但對歐洲人來說仍是警惕。不過香港人則較難聯想,反而抽走了一些地域設定可以更刺激想像。你看阿塗利用司法機構去剷除敵人、放火、威嚇,一步步用制度及肢體上的權力,世界仍在不斷發生類似事件。」

除控訴極權制度,布萊希特不少劇目亦批判資本社會,阿塗大放厥詞,認為工人「最重要做好呢份工」,即使受到壓榨亦不應提出改善之類,否則影響社會繁榮,有如毒瘤。王俊豪解釋:「回看香港,你都可以見到權力向有資本的人傾斜,包括一些政府政策。劇中說到市長大灑金錢再建碼頭,其實個城市早有十九個碼頭,即是一直一味發展貿易,但有沒有想過市民真正需要,還是只是協助商家去鞏固現有生活模式,我們需要如此多個碼頭嗎?」

好人站左 壞人站右

原作採用敘事劇場(Epic Theatre)形式,乃布萊希特提出的劇場改革思潮,認為加入抽離效果有助引發觀眾思考。例如場與場之間有影像投射於布幕上,直接解釋希特勒擴張之路,對照劇中情節。王俊豪嘗試取得平衡,穿插演員交代角色關係、情節等,包括一開始阿塗說:我會把角色分兩種,好讓大家明白(故事)架構,那好人站左邊,壞人站右邊。

有趣的是,眾人都站在好人那邊。在位者、商人,甚至群眾都認為自己為勢所迫,做出默許惡權的種種事情。群眾認為自己力量渺小,相對阿塗,作惡都只不過是小惡,變相助長大惡,王俊豪說:「民眾有些認同阿塗,有些不認同但寧願沉默,更有些是生活困苦,如果有人說可以改善到處境,就一下子衝去,那其實很危險。」

不一定要打你殺你

劇目中滑稽地呈現江湖腥風血雨,觀眾可能覺得事不關己,但王俊豪指更多時候,阿塗及兄弟們只是利用言語壓力,撩撥市民心中的鬼,即是恐懼。他解釋:「我們說權威下的恐懼,不一定要打你殺你,有些情節改成較為現代時空,有些人拿着手機影實你,你敢不敢說真相出來?放諸日常生活,輕鬆點去說,我們對固有制度,眼看不到的規範之權力,其實都有不同程度的懼怕。例如剛才座談會,你有不同意或疑問,可能基於很多考慮,令你不太習慣提出來。」最後阿塗再次使出演說技巧,講到什麼維持安定繁榮,被荒誕「恐嚇」了整場的眾人,好像不會笑亦不會反抗,就習慣了。

■《教父阿塗》

日期:5月17至20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220

查詢:www.theatrehorizon.com

文:劉彤茵

圖:劉彤茵、受訪者提供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