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靚男女 飛上鋼管起舞 如燕輕盈 背後周身瘀

文章日期:2018年05月12日

【明報專訊】下班做運動,有人去健身有人做瑜伽,亦有人選擇跳鋼管舞。當鋼管舞愈來愈多人玩,連大台劇集也有角色迷上它,究竟學習這運動的都市男女,又抱着什麼心態去跳?

訪問當日,記者來到銅鑼灣商業大廈某層,甫出𨋢門,看到走廊放了數雙鞋,原來入鋼管舞教室,先要脫鞋。眼前三個鋼管舞者席地而坐,分別有導師Denise、學生Fred及Sze。三個各有正職的上班族,向大家分享他們的鋼管舞故事。

「鋼管舞,唔係樣樣都靚。」很多初學者嚮往鋼管舞的美態,導師Denise先潑冷水,因練習帶來的滿身瘀傷,可一下子消磨所有美麗想像。

健身教練:變化多 突破極限

坐在Denise身旁的男學生Fred回想第一堂鋼管舞課,記憶猶新,「痛,大髀內側又瘀又甩皮。我有打拳的,又不是打拳的痛,又不是健身的痛,是很特別的痛,就是這些位在摩擦。」Fred邊說邊指大髀內側,「是一種新的痛」。

健碩的Fred以前是香港跆拳道代表隊成員,現在為健身教練兼兩子之父。當人人以為鋼管舞只屬女生或陰柔男生的玩意,聲線粗豪,富陽剛味的Fred卻是個徹底反標籤反定型的例子。「個個都覺得是女仔的運動,但我一點也不覺得,鋼管舞是一種好有挑戰性的運動。」鋼管舞於他只是眾多的運動選項之一,玩過健身、體操、街舞,一直尋求不同挑戰,有一天他看到健身學生分享的鋼管舞影片,當堂說了句:「好勁呀大佬!」

「平時做gym打橫一條bar,好單調,一打直就有好多變化,可以轉可以不轉,調轉個人又得,拉平又得,覺得好過癮。」他跟Denise學習了半年鋼管舞,成功感建立於每次突破自己的極限,做到新花式,然後上載社交平台和朋友分享成果,Fred表示IG就是他的舞台。

OL治癒工作壓力 愛拍片上網

另一邊廂,Sze是典型OL,每天朝九晚六,鋼管舞課成為她一天工作過後的治癒時間。「每當工作上有不開心,一想到放工後可以來這裏,又會覺得那天是有目標的,因有一班相近的女性朋友與自己一起。」結果一年間愈學愈密,由每周一堂,到現在每周四堂。

「痛到阿媽都唔認得」

Sze小時候學過芭蕾,又跳過hip hop,初接觸鋼管舞後就愛上,「第一次接觸,老師示範了好多花式。我是一個運動人,看到老師倒轉,又做不同姿勢覺得好靚,好想學」。她和Fred一樣,對痛楚記憶猶新,「初時只覺得在一支柱上扭下扭下般簡單,認為自己跳開舞實做到」。怎料單是學「坐」鋼管,已經「痛到阿媽都唔認得」,「那次學用大髀夾住支鋼管,結果許多位置瘀晒」。其實身體適應後,瘀傷會愈來愈少。然而,鋼管舞雖美,每次練習都是認真的操練,絕對不是「玩玩吓」。Sze笑說:「每次訓練後,『嘟』八達通的手是顫抖的。」今天Sze能在鋼管上展示不同花式,背後經歷無數苦練,而堅持下去的推動力,和Fred一樣,就是在鏡中在手上熒幕看到美麗的自己,「只要有手機,拍片放上網就已經好滿足」。

香港學生追求花式

Fred和Sze不約而同為鋼管舞的花式着迷,或多或少反映了許多鋼管舞學生的心態——追求花式,「教師較為辛苦,特別是香港,學生要求動作pose,這風氣對學習鋼管舞來說並不好,任何運動也應該是慢慢來」,Denise說。Denise是澳洲華僑,二○一四年碩士畢業後,本打算在港完成工作實習便回澳洲攻讀博士,卻輾轉間在港定居,還成為兼職鋼管舞導師。「本打算在這裏考了導師牌就回澳洲,沒料到遇上喜歡的畫廊全職工作,於是決定留在香港,一直教到現在。」Denise與其他全職導師不同,她日間有一份工作,晚上教班,忙碌且充實的生活亦因而吸引一班上班族學生,「大家都是放工來跳的人,會覺得我能明白他們多一點,明白他們平日較少時間拉筋、練習。他們有工作在身,會跳得『惜身』一點,不會事事搏到盡,但我又會找到空間讓他們進步」。

交叉訓練 增耐力肌肉量

Denise回想自己初接觸鋼管舞,其實也是和學生一樣,被花式吸引,「澳洲一學就是八堂,一學就兩個月。兩個月後覺得自己鍾意,有挑戰,於是繼續學。喜歡做tricks,覺得有難度又得意」。

在港擔任鋼管舞導師三年,相比澳洲,香港的鋼管舞文化很不同,至少在學習心態上,港人都是較貪「新」,「澳洲學生學習態度比較認真,知道要cross training(交叉訓練),訓練肌肉量,又會重視比賽。這裏(香港)貪玩一點,純粹貪新鮮、貪靚,較少注重技巧,但這些事你不能逼」。鋼管舞者看似輕盈流暢的舞姿,其實需要一定的肌肉量及耐力支持,澳洲人自小運動量足夠,身體自有一定強度,即使初學亦較易適應,相反香港學生,特別是女生,大多沒運動習慣,首堂鋼管舞往往苦不堪言,因而與期望大相逕庭。「大家對學習鋼管舞有幾辛苦沒有概念,一定要忍到痛,忍到瘀 。」應該是,沒有一樣技藝能夠一蹴而就,若只抱獵奇心態學習,興趣很快就會被日復日的單調練習所磨蝕。不付出,就永遠只能旁觀他人的美麗。

對鋼管舞的美麗誤會,仍不止於此。

鋼管舞課在港即使已開辦近十年,近數年亦多了人認識及學習,但大眾對鋼管舞的既定印象,普遍仍是一門女子賣弄性感的奇觀異事。正如Sze向記者分享,當身邊朋友知悉她學習鋼管舞,大多說「好sexy」。Denise亦表示來到香港才意識到這大城市對女性身體、對性感的看法有多不同,「當一個女子在健身室舉重,在這裏會引來他人目光,在澳洲根本不會有這方面問題,strong as sexy是我們一直接收的概念,我會看成是兩地的文化差異」。鋼管舞既有力量美,同時亦性感,Denise認為兩者密不可分,甚至沒必要劃分這門表演、運動的性質。

文:歐慧兒

圖:馮凱鍵、受訪者提供

編輯:林信君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