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導賞﹕古中東奢華文物 草根版圖鑑

文章日期:2018年5月13日

【明報專訊】買不起鑽石耳環,水晶也閃爍,如果水晶都太貴,買20元一雙塑膠的,裝裝模樣都可愛。奢華本來與財富最相關,然而有時窮人比富人更懂奢華不過為滿足心理,這種玩世態度,原來近3000年前與今日皆見,香港歷史博物館最新展覽《奢華世代:從亞述到亞歷山大》展示古代中東帝國皇室貴族的奢侈品,就混進不少翻版A貨。繁華世代不代表人人有錢買個黃金香油瓶,我們製作了一個十大奢華文物攻略(窮人版),讓讀者進館時想像自己是那600年輝煌時代裏的一介平民。

贋品看奢華

大英博物館(中東館)館長Alexandra Fletcher說,今次以古代中東帝國的奢侈品為主題策展,「人們以華麗首飾突顯地位,古今不變。」館方從約700萬件館藏中細選216件運到香港,作為世界巡迴展覽的首站,之後將到西班牙等地,展至2020年。如何算得上「奢侈」?以物料罕見論,因此金銀勝玻璃;還是以工藝心血論,愈需時打磨愈矜貴?幾代帝國統治者東征西討未曾停歇,香港歷史博物館館長(展覽及研究)張銳森解釋,「奢侈品與帝國軍事力量有很大關係,帝國不斷擴大版圖、累積財富,對奢侈品需求大了,造就貿易出現。」對有生意頭腦的腓尼基人來說,烽火大地處處商機,產品混搭各種文化,隨帝國擴張打通道路,他們由東地中海沿岸移至西方意大利、西班牙、北非。

陶壺抄金壺 玻璃碗扮瑪瑙碗

搵食啫,犯法呀,翻版總有市場。展覽特別闢出一個角落擺放贋品,最體現奢華如何被定義。奢華是階級,一個黃藍白相間的玻璃碗,以古代工藝製作,需時幾年。玻璃原本都奢侈,卻另有仿瑪瑙紋的玻璃碗,奢侈品抄更高級的奢侈品。然而奢華也只是種追求,追求到什麼程度,可以隨心,因此窮人不必用金屬造酒杯,只要用泥捏得似,無傷大雅,但亦自有認真處,有人以文字仔細記下廉價染色秘方,A貨都講質素。有時窮與富共享同樣的潮流文化,留一束亞述長鬚,花一個亞歷山大頭像幣,便是統治者專屬的「奢華」。

【美索不達米亞古文明】

美索不達米亞是指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之間的土地,在公元前900至前300年間經歷了四個帝國時期,約處於中國歷史的西周至春秋戰國時代。

亞述帝國

(公元前800年起,亞述統治者征服由波斯灣至埃及領土)

起源於伊拉克北部的底格里斯河谷地,至公元前9至7世紀到達鼎盛時期,領地西臨地中海、東達伊朗,橫跨至西亞。在亞述浮雕與泥板上多見戰爭場面,軍隊四出攻城,掠奪貴重奢侈品以擴張勢力。

新巴比倫帝國

(公元前612年,巴比倫攻陷亞述首都尼尼微)

巴比倫最為人知的,也許是空中花園,但曾有史學家質疑,其實花園不在巴比倫,而是亞述首都尼尼微,並以亞述浮雕景象論證,認為由西拿基立國王所建。今次展覽亦有尼尼微宮殿花園浮雕,花園坐落小山坡上,建造者正是西拿基立。

阿契美尼德帝國

(公元前539年,居魯士二世攻陷巴比倫城)

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開拓的盛世以今日伊朗為中心,西起土耳其、埃及,東到阿富汗、巴基斯坦,波斯人的管治下,不同宗教與文化百花齊放。在塔吉克與阿富汗交界附近出土的「奧克瑟斯寶藏」有大量黃金、白銀文物,魚形香油瓶就是其中之一,足見當時富庶。

阿歷山大帝國

(公元前336年,亞歷山大大帝成為馬其頓王國統治者)

阿歷山大繼承的馬其頓原是個小王國,但野心勃勃的他在十幾年間將領地擴張至歐、亞、非。他把希臘文化、習俗帶到古代中東地區,在他治下的國度統一吹希臘風,展品中的石棺是腓尼基工匠愛用的材料,卻已沒有混合風格,只剩希臘特色。

亞述守護神浮雕(公元前900至700年)

信徒雕像(公元前475至450年)

近3000年前的亞述人究竟有什麼髮型潮流?認住這束比臉還長的長方形鬍鬚,就知道展覽中哪些文物帶有亞述Style。在大英博物館的亞述文物展廳門口,放了兩尊「獅身亞述人臉」巨型石像,人臉鬍鬚形狀與此相同。浮雕在亞述第一個首都尼姆魯德(位處伊拉克)的西北宮殿出土,這種風格影響了後世,旁邊的信徒雕像是相隔至少200年的塞浦路斯阿波羅神廟雕像,鬈曲成一圈圈的濃密鬍子明顯學到十足。

戰爭浮雕(公元前645-635年)

在帝國皇宮壁上,浮雕用以記載帝王的豐功偉績。在這塊亞述首都尼尼微北宮殿遺迹出土的石刻,記載了亞述軍隊攻入伊蘭城市哈馬努(今伊朗南部)的三幕,以粗條為界,第一幕是長鬍子亞述兵驅進哈馬努,與當地人舉起雙手作被俘虜狀,第二幕是亞述兵摧毁與掠奪城池,最下面第三幕吃喝場面,可能是宴會,亦可能是俘虜等候發落。

仿金屬陶壺(公元前800-700年)

銅合金壺(公元前900-800年)

金屬在古代都算奢侈,用不起的窮人自有智慧,以陶土搓個一模一樣的壺,還學得細心,連金屬壺上原本用以鑲接壺嘴與壺身的鉚釘都沒錯過,弄幾顆圓粒黏在陶壺的壺嘴上,大功告成。另一組壺又是別種智慧,用黑色釉為陶壺上色,便如銅製一般光亮,千年之後更比青銅壺「出色」。

獅鷲象牙(公元前800-700年)

獅鷲是結合兩種猛獸形象的惡魔,亞述人相信牠可守護統治者,常見於浮雕、家具及器物,但這件象牙雕刻其實來自烏拉爾圖,除了窮人有A貨,死對頭之間都有模仿。烏拉爾圖在亞述北面,兩國戰火不斷,但烏國的家具上卻發現有獅鷲飾件(上)。打個今天的比喻,中美貿易戰打得多兇,都無阻《復仇者聯盟3》橫掃內地票房。

鴕鳥蛋水壺(公元前700-600年)

一個保存了2700多年的鴕鳥蛋,見證了腓尼基人的搵食之道。無論如何改朝換代,這批厲害的商人與工匠依然遊走各地,迎合市場需要出產各種工藝品,無形中促進文化混合與交流,成為史書上的重要族群。

楔形文字泥板(公元前600-500年)

手掌般大小、凹凹凸凸的一塊泥板,可能是奢華世代裏最不起眼的一件文物,卻得館長極力推介。凹凸的是楔形文字,大英博物館專家裏看得懂只有兩人。古代藍與紫的布料十分矜貴,泰爾紫色(Tyrian purple)的布料(圓圖)更要從骨螺提取複合物製造,於是窮人研究一條秘方,板上寫的是如何用廉價方法染色,翻版貨認真造,不知會否像網購便宜「名牌原廠貨」遇水甩色?

亞歷山大頭像銀幣(公元前306至281年)

由大英博物館前館長Neil MacGregor所著的書,以館內百件文物講述橫跨200萬年的世界史。亞歷山大大帝戰無不勝,但死時只三十多歲,帝國版圖隨即被軍閥瓜分,其中一人是將軍利西馬科斯,這個銀幣是在亞歷山大大帝死後40多年才鑄造。貨幣在平民手上流轉,MacGregor說,這就如人民幣上的毛澤東,統治者希望繼承已逝領袖的威望,向子民宣告自己才是權力正統繼承人。

黃金海格力斯結(公元前400至300年)

亞歷山大大帝將希臘文化東傳,這個敘利亞發現的海格力斯結(Herakles knot)體現了當時「希臘化」下美索不達米亞地區文化趨向統一的情况。

公牛首酒杯(公元前320至310年)

這個在亞歷山大帝國時期後製造的器具,館長介紹,它延續了阿契美尼德角形杯的風格,以酒杯作為展覽的句點,「雖然希臘化表面上統一了文化,但長久承傳的工藝不可能一下子消失,還流傳下去,影響後世」。貧富對奢華的追逐數千年亦未曾止息。

化妝墨壺(公元前1000-300年)

魚形香油瓶(公元前500-400年)

千年前的人也會悉心打扮,眼線更是男女老幼都會畫,化妝墨是以天然礦物或燒焦的乳香,磨粉溝水用。雖有傳古代人塗眼影是為了防止陽光損害眼睛,但古書《居魯士的教育》內容透露了阿契美尼德人畫眼線,也許純粹貪靚:居魯士大帝見祖父眼下畫黑線,嘆了句「真帥﹗」

展覽詳情

奢華世代:從亞述到亞歷山大

日期:即日至9月3日

地點:香港歷史博物館(尖沙嘴漆咸道南100號)

時間︰周一至五

上午10:00至下午6:00

周末及公眾假期

上午10:00至晚上7:00

周二休館(公眾假期除外)

票價:$10

查詢:2724 9042

別錯過放滿A貨的展區「雄心壯志的精英」!

文//曾曉玲

圖//鍾林枝、香港歷史博物館提供、網上圖片

編輯//林信君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