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是「醫神」? 小飛俠助自閉男生吐心聲

文章日期:2018年05月18日

【明報專訊】獅子辛巴在草原上狂奔,突然風起雲湧,捲起逝去父親木法沙的模樣,聲線響遍四方:「看看你內心,要記得你是誰。」

迪士尼動畫陪伴不少人長大,夢想國度每每與現實衝撞,連同有過的感動一起褪色。奧斯卡提名紀錄片《動畫醫神》(二○一六年)正特別放映,講述美國一名自閉症兒童因迪士尼動畫開口說話,更創出「配角使者」故事。片中多多少少反映外國特殊教育情况,本地媽媽有何共鳴?

「Juice your voice!(果汁你的聲音)」四歲小子歐文蘇斯金 (Owen Suskind)突然吐出三個音,父母發現他在模仿《小美人魚》動畫歌詞Just your voice(只是你的聲音),頓時希望湧現。

二○一四年,美國記者及作家榮恩蘇斯金出版書籍Life, Animated:A Story of Sidekicks, Heroes, and Autism,講述照料自閉症兒子苦與樂。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得獎導演羅渣勞斯威廉斯,曾任電視新聞導演,與榮恩相識十五年,得知書籍面世決心拍成紀錄片。

鏡頭前,父母訴說Owen三歲起證實患有自閉症及廣泛發展障礙,只有熒幕閃着迪士尼動畫才能吸引其注意,更突然跟着歌詞「說話」。可惜治療師意見指可能是反射模仿行為,孩子未必理解意思,令夫婦撲空。他們強忍淚水繼續說,直至兩年後一次燒烤派對,Owen眼見哥哥華特獨自坐着,情緒低落,竟然跑去跟父母說:「哥哥不想長大,就像毛克利(Mowgli)和彼得潘(Peter Pan)一樣。」

森林王子與小飛俠真的令他說話了!孩子非重複對白,而是完整說出富意思的句子。父母及治療師相信,這證明他具足夠能力以動畫內容來理解現實世界。迪士尼動畫人物喜怒哀樂表情分明,有助Owen明白及建立表達方式,情况有緩慢進展。電影用上榮恩一家不少私人錄像,記錄小男生成長,父母亦疲於奔命帶他接受心理、言語、社交治療,亦因進度及情緒多次轉校。

地牢默默畫 守護「配角」

你可能記得獅子王,那丁滿與彭彭呢?還有《阿拉丁》鸚鵡Lago、《木偶奇遇記》蟋蟀Jimmy、《小美人魚》音樂大臣賽巴斯丁。Owen約十歲時被學校勸退,大受打擊,開始往家中地牢去,爸爸指他「似是忙於什麼」。原來孩子打開簿子畫起畫來,更非常神似,而且畫的全是配角,陪伴他度過難熬每一天。團隊向迪士尼取得多部動畫片段,根據Owen表情、動作、經歷交織剪接,令觀眾勾起多重想像,同時如走馬燈喚醒兒時感動。

一筆一畫,Owen慢慢創作出自己的漫畫故事Land of the Lost Sidekicks,講述一個小男生成為保護配角們的使者。有見及此,導演特意請來法國製作團隊把故事化為動畫,筆觸風格朦朧卻動人。羅渣勞斯威廉斯解釋:「在他的世界裏,每個角色都很重要,每人都可以高舉自己在故事裏的貢獻。」

迪士尼是「醫神」?片中亦有說到:Life is not a Disney movie(人生不是一部迪士尼電影),呈現與現實的摩擦。導演本打算根據書本拍攝,但開拍時二十三歲的Owen準備學院畢業,結交了初戀女友,正步入人生另一關卡,「就像我們每個人都會經歷的,因而改變方向,見證他長大為young adult」。他記錄了哥哥華特與Owen二人外出打球閒聊,前者循循善誘灌輸性知識。

看《黑夜之神》學面對恐懼

最揪心一段莫過於Owen中學時遭受欺凌,因此學習大倒退。導演點選《鐘樓駝俠》加西莫多於廣場被市民擲番茄及謾罵一幕,恰好保留「洋葱」成分。現實中,根據榮恩書本寫道,當時孩子變得孤僻,開始出現強迫症。有趣的是,他竟帶兒子到戲院觀看DC漫畫出版蝙蝠俠電影《黑夜之神》,小丑炸醫院、罪案、暴力場面與迪士尼故事大相逕庭。其實是他因應治療師建議的新療法,漸進地讓孩子面對恐懼處境,Owen情况才慢慢好轉。動畫與電影等均不是服後即見效的「藥」,而是一次又一次治療訓練,以及父母不懈嘗試打開其心扉。

同行者必有共鳴,觀眾中一位育有自閉症子女的媽媽卻分享道:「唉,我看罷好像更傷心。」

電影的確流露許多動人時刻,但Owen同時折射了當地自閉症患者的教育、社區配套、政府支援,令本地爸媽感慨港府不足。Owen終得以在社區學院畢業,肌肉及身體協調能力佳,可以踢足球,並成功於戲院找到工作,更可搬入為自閉症及特別需要成人設計的住屋獨居。其實本港一九九七年起已推行融合教育,上月審計報告亦指全港各官津中小學過去五年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童數目上升近一倍,學校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人手比例不均,老問題仍在。一個自閉症患者媽媽在母親節發公開信,望政府協辦自閉症青年訓練學校,行政長官回應今年底會加強相關服務。

英美有特殊教育法例支援

今年一月帶着十五歲自閉症兒子移民至美國的媽媽張文倩喜見電影終在本港上映,幾年前已閱讀原作。自孩子四歲確診,她多次於立法會公聽會、集會表達特殊教育的意見,仍未見轉機,才離開香港一試,現時兒子入讀三藩市的官立中學。她解釋:「囝囝IQ屬於高功能組別,不過病令他行為未必跟到,出現過不排隊、大叫等。首先,香港的是指引,沒有適當監管,美國卻有法例寫明。本港很視乎學校甚至是特殊教育主任的權力,例如主任覺得他不需要『讀卷』,即使科目教師認為需要都不行,理由亦不充分。如果去教育局投訴,有時會回覆跟進但盡量根據『校本為先』,再說,投訴得幾多?」美國、英國甚至台灣均有特殊教育相關法例,而不同香港教育局《全校參與模式融合教育運作指南》。根據美國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Education Act,聯邦政府及州政府有責任提供資源,讓各地區教育局提供合理支援,包括教育、入職訓練、生涯規劃、房屋等。

攜自閉兒移民盼學合適課程

「為何教育會是跟着同一條線跑?」張文倩分享加州情况,認為課程安排值得參考:「香港教育制度根本沒有『因應孩子需要安排學習』。囝囝的強項是英文閱讀,可以看比同級困難的書,串字亦佳,但數、中主要科目跟不上主流學校及考試程度,功課卻要做到死死吓,哪有時間學習生活技能?美國州份、區份可有不同資源措施,法例包含一個六十天能力評估,之後會有專家根據詳盡報告為特殊學生建議合適課程。囝囝現在讀的中學每天上七節課,可以彈性組合,例如全上主流的學術課,亦可以排兩三課為自理、言語等特殊訓練或體育堂。」

兒子仍在適應當地生活,抱觀望態度,媽媽卻語氣堅定:「我不是要他最高分,小時教他抹鼻涕已用上很多心機,很大壓力。他的志願是當編劇,現在特殊教育個人學習報告建議 改善英文寫作能力、責任感、團體合作,一步步再試吧!」

回看Owen,片中記錄他獲邀請至法國一個自閉症國際研討會,並自行寫出及朗讀演講辭。大概他記住了獅子木法沙之話,他說:「當我看進鏡子,我見到一個自豪的自閉症人士,準備好面對一個光明而奇妙的未來。」

台下Owen每天努力學習日常技能,夜裏獨躺亦要有閉眼睡去的勇氣,他會播放小飛象、斑比,由光影陪伴一起面對。

(《動畫醫神》暫定即日起特別放映至七月。)

文:劉彤茵

圖:安樂影片、受訪者提供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