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教職 創外賣apps 熊建均寫下自己創業劇本

文章日期:2018年5月23日

【明報專訊】熊建均認為每個人來到世上也有自己的故事,生命就是尋找自己的劇本。他和好友創立外賣自取平台,原本只是簡單的80後創業故事,然而,卻因為熊建均努力尋找自己,從挫敗少年化為熱愛教學的老師,從出走comfort zone到創業青年,他終於回到當年夢想的舞台,開創不一樣的劇本。

這一次,3名青年一起創業建立香港外賣自己拎平台「Oopsie」,創辦人之一及總裁熊建均(Thomas)笑說,這是一個開發大西北(香港新界西北)的故事,故事的緣起,也來自他從來喜歡自由自在去取飯,也緣自他不喜歡和食肆零接觸,更不想見到城市人齊齊宅在家等送飯, 送飯廚房代替了街上有人氣的餐廳。

「開發」新界大西北 小店受落

賣飯又豈止要開發大西北?他們的寫字樓也是位於被稱作城市流離失所的族群區——香港舊工廠區;這天記者跑到Oopsie的長沙灣寫字樓,一進門竟然是非常陽光的開放式寫字樓,賣飯啫,竟然有10多人在工作!「是啊,我們有後勤平台支持餐廳,也要不斷找新餐廳加入,已踩了過千家餐廳了,絕對可用踏破鐵鞋來形容。剛加入的是第140家,九成九是小舖,主要在新界大西北」。或許一些香港人不知道新界大西北所指是哪些區,或許更熟悉和歌山梅子酒在日本哪裏買……這裏的會議室上半牆為通透的玻璃,一室明淨,Thomas對着開完會畫了許多流程的大黑板,陽光燦爛的笑說:「開創apps的過程似打仗。初時我們以為要找工商區的餐廳,但原來根本沒人睬你,他們不憂做。入不到主要區域,我們就從18區出發,又發現每一區也很大,再從選區入手,原來有400多個選區……後來我們再想香港人都在哪裏買樓了,住到哪裏去了?」

原來是新界西和新界北,元朗、大埔、上水和粉嶺等。「我們發現這裏的小舖老闆接受我們的apps,老闆反而討厭送外賣,遇到很多難題,例如車手送九條街才輪到你的客,飯變酸變硬,又例如有人打電話落成千蚊壽司單,去到原來是『玩嘢』。」

且慢,又是飯盒apps?香港不是已有不少賣飯apps嗎?當Thomas去年3月辭掉工作,全身投入Oopsie,親朋戚友全軍反對:「只有母親和太太二人不反對!阿媽說,我只希望你受過教育,對社會有貢獻。」雖然他跟爸爸解釋,這是由外賣餐牌、正在烹煮時間及「搞掂取得」都可一目了然的apps, 還解釋這是香港第一個外賣自取平台,但老竇仍然說:「你癲了!你原本嗰份是政府工來的!」

「沒有母親,沒有我」

香港老師薪水不俗,人所皆知。熊建均離職時是一家名校的商科老師,工作8年,和學生合作不少校內創業營商活動,他安排中四mentor中三,每次都賺到錢捐給NGO。「每次營商比賽,表現最好的是我們叫籮底橙的同學,我看到成績差不是他們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制度問題」。

然而,這並不就是Thomas的人生劇本,他的精彩腳本和親密戰友——母親連在一線,他語帶感激的說:「沒有母親,沒有我。」

他12歲前往英國念寄宿中學,17歲那年突然未念完中六便回到香港,母親足有一年沒有睬這個兒子,這段劇情,他在離職時和學生分享了。中六那年,他是學校第一個商科拿A的華人學生,是少有和鬼仔打成一片的華人少年,是學校營商及投資比賽精英,還有長長的名銜,曾為學校欖球隊成員、羽毛球隊隊長、Senior Prefect。

「我和姐姐來自一個香港普通家庭,母親經營一家小文具店,我小時阿媽叫我做『一磚豆腐』,她很早就看到我的性格問題。小小事就喊,好『蛇驚』」。在英國,初時他會哭着打電話回家,投訴舍監不讓他跟華人同學玩。「冬天周末,他(舍監)偏要帶我去看欖球賽,又濕又凍,我想留在宿舍和香港同學玩。還有,他只給我3.5鎊一周零用錢,好少錢啊」!母親英文說不掂,要找一個英文好的朋友幫忙打電話給舍監,舍監苦口婆心說Thomas在校吃在校瞓,不需要太多花費。

回想英國寄宿糊塗時

答案對母親太簡單,對少年Thomas卻太深。今天Thomas提到這名舍監說:「我若見到他,會擁抱他,會哭!他猶如阿爸,令我由『蛇驚』仔逐步改變,當香港同學拿着錢去吃牛扒飯盒時,我學會一周買一條朱古力,每天吃一點,我學會儲三星期錢來買牛扒飯盒,但儲夠錢時我已捨不得買,知道錢得來不易,應好好利用;他要我來到英國學習英國文化,而不是黐着華人玩。」中六時他開始反叛,開始和鬼仔同學去喝酒。

2002年12月有一夜,他和一班鬼仔同學喝醉後闖下大禍,破壞校規與宿規……劇本寫到這裏,然後接回去停學,再回到香港的場景,母親已沒多餘錢讓他在外國念大學,她滿心歡喜以為兒子成績好,能回港入讀本地大學,但無論日子怎樣迷惘,Thomas總記得最熱愛的是商科,那裏天空廣闊,他總記得人生的劇本要自己尋找。

Oopsie的意思,原來是叫外賣遇到的「Uh-oh、哎也、噢」。他說:「這都是我買外賣的經驗,有時送來已涼了,有時落街排隊等師傅斬叉燒飯;也試過一個肉餅飯,堂食68元,好好味,但外賣必須128元才送,當中有25%至35%是送飯公司收取。有些餐廳亦跟我埋怨,說客源都在送飯公司手上,收三成送費就收啦!」

說着說着,還以為Thomas那年趕出校後,回來就努力讀書,寫出當上老師的劇本,他卻說:「我們的生命就是去找自己的劇本,你死了,見上帝,你話work hard去找自己的劇情,但劇本不是你寫的,我的人生,我的人生就是沒想過會有這些劇情。」他回到香港後的劇情,竟然不是讀大學,而是兩年的迷迷惘惘。「回到香港,阿媽生氣壞了,不睬我;有一段時間我沒事幹。有一天,我覺得不可以這樣了,亂打亂撞行入一家咖啡店,問請不請人,在那咖啡店工作了兩年,搬貨冲咖啡執枱什麼都做」。

灰過挫敗過 也要move on

19歲那年,咖啡店的工做得不錯,老闆安排他去新店訓練新人,他問自己是否就這樣做下去,我屬於這裏嗎?「很幸運,我收到至愛的老師Mr. Shields的電郵,說給我寄考A-Level的材料,遙距替我補習,不收分毫」。他的Economics & Business Studies仍然拿下一個A啊!

劇本若不是寫的,那是如何尋找呢?為什麼有些人少年時讀不成書,擔擔抬抬維生,一做就做到長者了?Thomas果真是個老師,他這樣答:「無論你送貨也好,送外賣也好,能否走出來?看的是你有多大的生存意欲,我曾經灰過,曾經很挫敗,問題是讓自己沉淪在那階段多久,但我的腳本是不會停留,我會move on。不要期望生活很容易,生活有歷練才能成長。」

2005年他曾獲港大面試,教授第二次面試時告訴他去找另一家大學,現在你是四位爭一位,當時Thomas問自己上天是否在懲罰我?接着他再獲香港教育學院(現為香港教育大學)面試,但提供的學位是英語教育,他面試時卻大膽表白他愛的是工商管理教育,結果成功入讀。

Thomas有過不少挫敗經歷,但他離開comfort zone, move on ;離開comfort zone, 他重新摸索那曾熱愛的創業者天空。

■Profile

熊建均

80後,現為香港外賣自取飯盒平台Oopsie(今年1月成立) 行政總裁。在英國念中學,在香港念大學。中學開始已特別喜愛工商管理課,曾與同學組隊2001-2002 代表學校參加全英營商比賽並出任公司CEO。大學念工管教育,畢業當上老師後,仍然熱愛與學生搞校內創業。2017年3月離開任職8年的教書comfort zone,與好友Damon及Clement創業,創立香港首個「外賣自己拎」平台。假日最大興趣是陪伴女兒成長。

文:一心

圖:曾憲宗、受訪者提供

編輯:蔡曉彤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