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足球助己助人 金齡波友 綠茵場上追逐健康

文章日期:2018年5月28日

【明報專訊】世界盃即將開鑼,又是球迷捱夜睇波的日子。正如金句「波係圓嘅」,一場球賽總有大量變數,一個足球亦存在無限可能。對於年輕人,它是揮灑汗水的泉源;對於職業球員,它是奮戰的目標;對於頭髮斑白的長者們,它則是重拾健康的動力。常言道「日日食蘋果,醫生遠離我」,一班金齡叔伯望着腳下足球笑說:「呢個仲犀利過蘋果!」

早上7時,鳥語伴隨暖陽散佈夏日的活力,跑馬地足球場上聚集了多位精神抖擻的長者,一邊閒聊一邊拉筋,正想行前打個招呼,耳邊就響起飛哥(張飛麟)嘹亮的聲線:「早晨吖,一齊落場踢球吧!」與許多城市人一樣,飛哥曾經為生意勞碌大半生,應酬捱夜、暴飲暴食,待花甲之年退休時才發現身體早已五勞七傷,於是勤力運動希望改善體魄。在跑馬地足球場上運動了9年,他一顆熱血的心愈燒愈旺,除了把不少年齡相近的同道中人都拉進草地一起「搓波」外,更設計了許多練習方法,幫助場邊不良於行的長者重新站起來,一起感受足球的活力。

教中風病人做運動 3天後可站立

一提起飛哥,曾經無法行走的黃先生就非常激動。他多年前中風,手術後出院持續接受物理治療,但他自覺成效不大,在輪椅上度過了3年光陰,「後來經朋友介紹認識飛哥,他上門教我做運動及站立,第3天就成功站起來了」。到底是什麼妙手良方呢?飛哥解釋:「其實黃先生只是由於久病,不懂得或忘卻運用力量的正確方法,加上曾經長期臥牀及依賴輪椅,大小腿變得軟弱無力。於是我教他以手借力,帶動全身站起來,並留意先以腳踭落地再放腳尖,重複練習就成事了。」其後身體轉佳後,飛哥更邀請他到球場踢波。黃先生笑說,「就連覆診時,醫生與護士亦對我的病情進度大感驚訝」,言畢他即轉身示範。由不良於行至現時充滿活力,難怪眾人均說他是神奇人物。

熱心的飛哥,更把活力傳送給幾位腳步蹣跚的柏金遜症患者,戴着黑色太陽眼鏡的Anthony就是其中之一。他在2014年確診患病,行動逐漸緩慢,手腳肌肉變得僵硬,間中無法站立。後來在球場上認識飛哥,在飛哥的幫助及鼓勵下,Anthony從初時簡單的散步熱身,到後來可以活用四肢拋波踢波。其他波友亦不時邀請他落場比賽,在草地上走動傳球。現時他在太太Betty陪同下,幾乎每天都到球場運動一小時,他雖然木無表情,但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活力,已經是對兩人最大的鼓舞。

借足球訓練 刺激柏金遜症患者神經

同樣是柏金遜症患者的Tony,則是由朋友介紹而認識飛哥。回憶起8個月前第一次見面時的狀態,Tony以「論盡」形容,「我在2013年確診柏金遜症,四肢活動能力慢慢轉差,步行中途會突然無法繼續前行。飛哥就以足球及步行訓練,希望慢慢刺激相關神經,並教我把重心往後放,以防因失重心而向前跌倒。現時我一星期參加3次訓練,雖然未能落場踢波或跑步,但感覺提腿起步及慢步都有改善」。由於柏金遜症患者容易跌倒,飛哥就透過踢足球時的經驗,教他們如何在落地時減低傷患,例如切勿用手撐地。飛哥又強調:「跌不緊要,最緊要識起身。」正是這股正能量,一次又一次勉勵患病長者重新站起來,積極練習重拾足下步伐。

未曾正式接受過足球訓練的飛哥,平日主要指導患病長者的肢體活動,但傳授專業足球技巧,就要由Paul sir(李頌佳)出馬。他曾在中學任職足球教練,「大家一齊踢波,一班男人由三四個變成現在的三四十個」,當中有些人純粹想活動筋骨,亦有部分波友會參加比賽,今年除了組隊參加11人大賽,亦有兩隊人出戰專為金齡人士而設的健步足球聯賽。Paul sir每次都特別強調要熱身充足,踢球時不必太「狼」以免受傷。看着場上眾人一邊閒聊一邊傳波,他說:「大家愈來愈熟絡,愈來愈開心,慢慢變成一個群體。在足球上的進步反而不太重要,一切只為大家開心,我亦不希望有太高要求。反而團體精神更為重要,透過足球,建立友誼和社交生活,會令人身心都健康。」

文:黃怡穎

圖:郭慶輝

編輯:王翠麗、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