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抽象畫先鋒 金門戰地為靈感 前衛水墨滲鄉情

文章日期:2018年06月01日

【明報專訊】炮台、軍人、廟宇、村落,全都是他兒時回憶。台灣抽象畫先鋒李錫奇上世紀三十年代生於金門,烽火戰略重地成為創作之源。其後赴台北受到西方藝術啟發,李氏不忘糅合東方精神,探索油漆、絹印、書法等,被譽為「畫壇變調鳥」。近年患疾,他仍堅持現身本港展覽,帶來三十九幅作品,並說到老先生早一甲子已懂玩Light Painting。

「中學時學校要換壁畫、畫蔣公肖像,老師都是找他,那時他就看照片按比例去畫。後來老師鼓勵並保送他到台北師範(現國立台北教育大學)修藝術,大學時期才真正接觸理論、外國藝術書籍。」李錫奇太太、詩人古月(胡玉衡)說。

由金門遠赴台北,毫不簡單。惟當年台灣藝壇及社會風氣仍保守,西方現代藝術並未茁壯成長。一九五七年,一班師承李仲生的年輕畫家成立「東方畫會」;劉國松等人創「五月畫會」,牽動現代畫浪潮。翌年李錫奇畢業,適逢八二三炮戰,未能返鄉,滯留本島之際促成他組織「現代版畫會」,為新藝術運動出一分力。

李錫奇動手做多於空談理論,多年來自創不少作畫方法。例如於入伍服役時,他把軍中降落傘剪成長條,在版畫上拍打成為粗獷紋理。另亦曾使用木刻版畫、拓印版畫、絹印等。

李錫奇:要記得自己的本位

「你要記得自己的本位。」李錫奇慢慢道。對的,試過才知合口味。年輕畫家處於中西洪流交匯時機,他深明瞭接受新事物,同時保留自身文化之重要。早期《本位》圓點系列作品充分呈現西方幾何美學,加上美國普普影響,李錫奇想到於畫內配上傳統賭具「牌九」。他續指:「那是好玩的東西,併併砌砌,很有視覺的美。」愛看不是愛賭,原來李錫奇小時在家鄉每逢過年過節,叔伯會聚起來玩牌耍樂,他每每被牌九上的圓點排列吸引,家鄉靈感從來不絕。

「金門有很多廟,他從小要拜拜。晚上沒有燈,小孩子便拿一把香就在玩,於黑暗中舞,弄得線條出來,後來用在創作上,有很多像彩帶飄逸的東西。」古月接道。兒時回憶成抽象元素,想不到大師當時已看透時下光影塗鴉(Light Painting)之美!七十年代《月之祭》、《時光行》系列明顯見彩帶形態,當時受美國超現實主義啟發,他更採用噴槍及漸變粉色。

鍾愛紅黑金色 醉心「漆畫」

再者,家鄉廟宇文化濃厚,供奉物品及牌匾等紅、黑、金色影響尤深。橫看幾十年創作,即使素材轉變,此等顏色亦為常客。後來他更醉心「漆畫」,於黑漆上擠壓及扭轉成厚重質感。今次展覽亦有約七成畫作用上或呈現此種技巧及感覺,包括畫作《再本位—2》(一九九八年)及數碼創作《後本位(一)》(二零零二年)。

走至畫廊最入,視覺突然「輕」了不少,媒材變成水墨為主。一幅《墨語2014》吸引人駐足,粗闊墨觸滲透前衛彩色。近十年大師改試水墨作品,李氏女兒李恬寧指:「爸爸以前天天七時起來作畫,十分規律。到近年他依然自行想點小技巧來,把大小毛筆紮起整排揮毫。有些筆沾了水彩、廣告彩、丙烯,因而掃到幻變色彩。」

爭取金門建藝術館

「我二十年前已建議,一直說都沒有用。當時情况建一家小小的藝術空間都可以。」李錫奇提起出生地藝術發展,語氣仍帶不甘。曾為國策顧問的他,多次向政府及地區人士建議於金門建藝術館,但項目三次流標。去年金門有議員提出「博弈公投」,投票案問及市眾是否贊成設立包含賭場事業的國際度假區,為台灣第四次公投。當時李錫奇亦有拍片公開呼籲投反對票。一直以來,他認為金門戰地痕迹豐富,獨一無二,應該以藝匯友,成為台灣向外接駁之地。他打趣道:「我現在已經沒有很多宏大理想……好好休息,看看電視吧。我這個人最懶,也最笨,哈。」

■明畫廊開幕展「色焰的盛宴.李錫奇」

日期:即日起至6月14日

時間:上午11:00至晚上7:00

地點:中環荷李活道31-33號

查詢:www.ifineart.net

文:劉彤茵

圖:明畫廊、劉彤茵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