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分行山之旅 飯田高原賞山巒溪谷

文章日期:2018年06月09日

【明報專訊】「好快就到啦……就快可以食雪糕啦……」領隊Tetsuo Nakahara一邊走一邊說。沒想到在大分縣行山之旅中,走過飯田高原的12公里路程的最大推動力,就是終點有間雪糕店,可見行山是七分腳骨力加三分傻勁。當然,我和團友心底都好清楚,除了在終點可吃雪糕,還可以泡一回露天風呂,享受一頓豐盛的懷石料理……山,根本應該要這樣行。

林肯解放黑奴,工業革命解放勞動奴,互聯網與手機解放旅遊奴。時至今日,不單人人都想自遊行,而且人人都以自遊行為傲,傳統式大巴旅行團被嫌棄勢必式微。

一個過去廿多卅年都習慣了自遊行模式的旅者,要重新參加旅行團,大概不出幾個原因,包括:1. 行動不便需要額外照料、2. 平日太忙沒時間自行籌辦、3. 有些景點獨個兒難以前往甚至無法抵達、4. 個團似乎有想法夠特色值得花錢一試。早陣子,我就參加了一個6日5夜的大分縣行山之旅,原因正是3和4。主辦單位叫做Walk Japan,不走食到盡買到爆玩到殘的庸俗路線,偏愛深入鮮為人知的荒涼鄉間和常被忽略的冷門角落,參加的團友既感到大開眼界,老化凋零的村落小鎮又樂得有規有距的遊客增加地區收益,雙贏。

因Walk之名,而我又並非常常上山下海,所以登入有關網頁企圖報團之時,看到這團的難度屬三級、那團的難度被定性為四級,我有少少焦慮——我的體力足夠應付三級嗎?還是可以搞定四級?抑或不三又不四?最終我想去大分縣走走,就落入了三級。出發日期愈是接近,焦慮感覺愈是層層疊 —— 那些「三級男女」團友的體能有多fit?像我此等手短腳短有肚腩的冬瓜形廢男會否被嚴重比下去?行山期間會否變成落後於大隊要團友放慢等候的「陀衰家」?

「聯合國行山隊」 團友來自五湖四海

旅行團首天,來自五湖四海的團友在福岡車站集合,領隊是上天落地和潛水均具專業資格的日本籍Tetsuo,副領隊是來自英國現居日本的Ben,團友包括馬來西亞人、澳洲人、住在印尼的法國人、住在新加坡的美國人,湊合成一隊「聯合國行山隊」,浩浩蕩蕩地向大分縣出發。晚餐時段,大家一邊吃懷石料理一邊互相交流,方發覺團友都不是運動健將類型,他們都旨在從旅遊經驗中做做運動又增廣見聞。此團本身亦不是刻苦耐窮爛衫團,入住的旅館、享用的美食、接送的包車皆有質素,行山之後是一路舒適,所以,其實團費算不上便宜。

高原12公里 從日本最高吊橋出發

6日5夜的大分縣行山之旅,每日平均步程約10公里,視乎團友的體能與意願而調節。最為艱辛的一段,是由九重「夢」大吊橋開始,沿九重山手觀光路徑,走過海拔800至1200米的飯田高原,全程12公里。

九重「夢」大吊橋是日本最高吊橋,距離溪谷高度為173米,全長則390米,站在橋面上可見到被列入「日本瀑布百選」的震動瀑布及九醉溪溪谷景色。看似很巴閉,背後滿辛酸,話說90年代九重町經濟淪陷,為振興觀光業而自行募款集資,自2006年開通以來,購票觀光人數逾1000萬,總算有個交代。老實說,橋上有太多韓國團和大陸團,個個都在橋上假裝怕高大驚小喊做facebook live,非常惹人生厭,參觀一會就移玉步到更原汁原味的九重山手觀光路徑,正式展開步行之旅。

連官方網頁都形容為「不覺氣喘呼呼,腳步反而輕盈」的九重山手觀光路徑,是阿蘇九重國立公園的其中一條路線,沿路盡是高山、樹林、溪谷、湖泊、牧場和芒草田,連綿的高山更有活火山,部分間中冒出白煙,可見景色變化多端不會悶,是行山者和親友的best kept secret。步經的飯田高原,原本海拔太高兼天氣太冷而沒有耕地,直至19世紀附近區域發生水災,被迫遷徙到這裏的農民全力打拼,高原蔬菜場、高原牛奶牧場就此慢慢湧現,到1964年高速公路開通,觀光業漸見曙光。

是的、是的,全程只是12公里,跑開街馬的香港朋友定覺得小兒科,但若這12公里適逢冬末春初的溶雪期,一時路面超級濕滑幾乎跌倒,一時腳部陷入兩呎深積雪,一時鞋子踏在混合了冰冷雪水的黏稠泥濘;加上各式山坡和低谷,以及梅花間竹出現的寒風與烈日,某些路段更因天氣變化而被封,這12公里就變得有點崎嶇,至少不再是團友意料中的簡便,一半團友的鞋子已告入水濕透,由腳底到腳趾罅都似被放進雪櫃。

領隊妙招 推動疲憊團友

大約到了8公里,包車竟然很體貼地現於眼前,領隊Tetsuo問:「有沒有團友想終止步行上車休息?」幾位團友禁不住舉手。Tetsuo再說:「但終點有雪糕店。」全部團友便看在只剩下4公里的份上,硬着頭皮踩着冰鞋繼續上路,連後來面對呈40度的厚雪斜坡,都沉着氣成功跨越。

過了一會,終於抵達作為終點的飯田高原觀光案內所,抬頭目睹硫磺山的火山口正在冒煙,低頭卻發現雪糕店閉門休息,Tetsuo笑言:「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會如此。」我ice-cream-free地返回包車之餘,同時慶幸有兩位專業領隊,照顧各人的安全又提供適當的推力,行程才得以順利完成。

包車把我們送到竹田市的長湯溫泉大丸旅館,該泉是全日本罕見且有名的碳酸泉,有助紓緩肌肉痛、關節痛、疲累,對團友來說是來得正好。之後在旅館的用膳廳享用懷石料理,一樣米養百樣人之餘也得出萬樣Diet,有人不好牛肉有人不吃魚生有人戒掉麩質,只有茶泡飯能惠及所有人。

用膳廳牆上掛了「有由有緣」四個大字,話說1952至53年間,日本文學泰斗川端康成兩度造訪該區,後來以當地背景寫出諾貝爾文學獎級數的小說《千羽鶴》的續篇《波千鳥》,他的其中一金句是有由有緣,被竹田市的市長頻頻借用,以時下的說法是抽水抽到乾。

的確,有緣相聚,總有理由,若果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那麼能夠一起旅行,都至少修了四五年吧。

■WalkJapan

網址:www.walkjapan.com

文:陳俊偉(www.facebook.com/chanchunwaiwai

編輯/王翠麗︱美術/鍾錦榮

電郵/travel@mingpao.com

● 旅遊錦囊

簽證:特區護照或BNO者均毋須簽證

機票:香港快運來回香港與福岡的直航服務,票價由2616港元起(不包連稅及附加費)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