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漢娜」再直視校園欺凌

文章日期:2018年06月22日

【明報專訊】你確實有能力幫助別人,只是可能並非以你所認定的方式。——《漢娜的遺言,第二季》

美國串流平台Netflix劇集《漢娜的遺言》講述一名高中女生自殺後,留下錄音帶自述校園欺凌。去年首播時已引起激烈迴響,專家爭論劇目或造成模仿效應,誤導青年。本年五月第二季上架,網論未見熱騰騰,卻不得不說此季更可觀,同時更殘酷。

故事首季講述漢娜(Hannah)自殺後留下錄音帶,訴說十三個令她步步陷入深淵的人。善良正直的克雷(Clay)一直愛慕對方,想不到自己牽涉其中。第二季則由漢娜媽媽突然改變主意,拒絕和解,控告校方未有足夠保護學生,欺凌問題處理不善開始。因此,牽涉在內的學生及教師須上庭作供。重要的是,說故事的人(旁白也好,角色對白也好)便不止漢娜,而是其他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真相」,更為立體。

今次有一個聰明的處理手法——絲凱(Skye),提醒要珍愛身邊人。首季絲凱有點可有可無,她外形反叛,於眾人經常流連的咖啡店打工。克雷與她曾為好朋友,卻因其打扮個性改變而「怕了她」,放棄此段友誼。第二季絲凱與克雷冰釋前嫌,更於頭一集已墮入愛河。她恍如一個投射,及時遇到克雷幫助,之後亦主動自救。反之漢娜受盡流言及標籤壓力,卻孤立無援,無人嘗試停止雪球滾大。

據《明報》加東網引述兒童心理學家表示《漢娜的遺言》首季推出後,相關中心接到的自殺報告明顯增加。另更有海外學校向家長發信,警告學生不准在校內談論此劇。其實這正正踩中劇目主旨,而且成人更應該看。

第二季花了較多篇幅描寫家長及教師,當中不乏反面教材,例如柴克(Zach)一直對漢娜感到內疚,終於說出真話,之後更鼓起勇氣於母親面前吐苦水。可惜其母不但無聆聽或體諒孩子悲傷,卻一味說:那審判及女孩把你洗腦了,你沒有此種想法!希望寶貝兒子保持「無辜」。大人視角下,孩子感受被滅聲了。

建議家長陪子女觀看

另一邊廂,克雷可謂全劇最得觀眾替他不值的「好人」。他陷入灰色地帶,或更能勾起反思。次季講述克雷受審判過程困擾,接連遇到恐嚇,驅使他做出以前不會做的事,例如報復及欺凌。他只想還漢娜公道,不過,對的人用錯的方法,當然亦未達心中所想。真的,我們的愛,要如何給?

這季仍觸及性侵和毒品問題,更多了槍械情節。Netflix加強建議家長陪同子女收看,香港區平台建議十六歲以上人士觀看,如果青少年使用附屬帳戶,可為其設定建議篩選年齡。某些集數片頭更出現警告字眼,表明包含性暴力或槍械等情節,內容為成年觀眾取向(intended for mature audiences)。「建議」寫得空泛,講真又講笑,就算夠十八歲都未必夠mature(成熟)。因應新季Netflix特別設立網13ReasonsWhy.info,上載暴力、雙方同意的性、欺凌等討論指引,點選香港區可瀏覽繁體中文版本,另有一系列專家及演員訪問影片。無論如何,今季結局不是一面倒悲情,製作團隊望引起社會關注切身議題,非閉上眼就看不見。

文:劉彤茵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