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身軀殘障藩籬 行山,我也做得到!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3日

【明報專訊】誤會,源於不了解。不了解,很多時源於溝通不足。你看過雙腳不便的輪椅使用者在路上的窘狀,便一心以為他們都是弱者。但這些看似生活舉步維艱的人,正想跟你說一句:「其實我也做得到。」

這天,Andrew雙手滑着輪椅,在山路行走。

是的,Andrew需坐輪椅,但他也會去行山。當然,他想郊遊,還是得「輪踏實地」。他也不是貿貿然跑到山邊起行,而是探過路,知道「可行」,才放膽自己行之餘,也推介其他輪椅人士。

年輕人試坐輪椅郊遊 學懂換位思考

要追溯此事的緣起,還得談到行山網站「綠洲Oasistrek」,因網站創辦人Teddy不時收到輪椅人士查詢行山資料,去年開始邀請輪椅人士一同試行路線,開設無障礙郊遊專題,Andrew便是義工之一。然後他又獲義工組織Wheel Power Challenge和義遊VolTra邀請,帶領輪椅人士及一班參與「賽馬會鼓掌.創你程計劃」生涯規劃服務隊(九龍西)的青少年行山。

訪問當天,青少年試坐輪椅郊遊。別以為很簡單,其實只用雙臂的力量推動自己前行一點也不易。已行過數次山的Andrew便開始傳授滑輪椅的秘訣,每一次滑動的幅度較大,推出的力量也會較大。此行的目的,是讓年輕人感受一下坐輪椅生活的困難,從而懂得設身處地思考,促進社會共融。正在香港教育大學就讀通識教育的Andrew更化身師長,聆聽少年的煩惱,鼓勵他們勇往直前。

好像19歲的軒仔,小時候曾患上血癌,捱過治療後終於康復,因着不平凡的經歷,讀書時不願乖乖服從教師的指示,升到大專後決定輟學,現在正做兼職,當天因為參與「Wheel We Hike滾動上山」活動,才會出現。觀察阿軒當日的表現,感到他性格比較倔強,別人試坐輪椅,滑一會就放棄了,他卻在不戴手套的情况下滑足兩個多小時,手掌脫皮、磨出水疱,還是不太願讓別人推他。

Andrew此行大部分時間都與軒仔一起,面對像刺蝟一般的少年的「晦氣」說話,他耐心勸導,更不時講出格言,鼓勵他繼續往前,講解用輪椅行走的秘訣時,也分外有哲理,「眼睛望向遠方,身體就容易跟過去,帶動整個人前進」。

事後Andrew回想,只謙虛表示,當時並非想扮演什麼大哥哥角色,不過他們是首次體驗坐輪椅,「當他們遇到挫折時,如果有人幫,會『好好多』……他們需要一個同行者角色,來給他們鼓勵」。

期望改善社會 推廣傷健共融

「他們」,可以指那一天的青少年參加者,更可以泛指生活上處處受到限制的輪椅使用者。對他們來說,別說行山,市區的街道、設施在設計上本來就很少顧及輪椅使用者的需要,而且最令他感到無力的,是途人的忽略。就好像輪椅使用者不能走樓梯、扶手電梯,出入港鐵站、商場等只可乘坐電梯,但偏偏總被健全人士佔據。是的,大家都有權使用電梯,但使用時有沒有顧及行動不便而選擇不多的輪椅使用者?

Andrew在8個月大時,已確診患有成骨不全症,從小以輪椅代步。猶幸他天性樂觀,面對設施不足、態度不友善,氣憤有時,無奈有時,還是選擇積極迎之,自己每次出門,都會多預留時間,行動不便也不是遲到的藉口。他也沒有被這種日常挫折擊倒,反而期望滿滿,「我對這個社會有抱負……要幫助社會,不一定要做大人物,每個人也可嘗試表達、作小小的改變」。

擅長運動 打乒乓游水馬拉松獲佳績

Andrew由小一至中六都就讀特殊學校,他之所以在大學選擇主修通識教育,當初是希望可以入職特殊學校,授人以漁。「通識很有趣,可以啟發學生不同角度思考,而且內容貼地。」事隔一年,識見多了,他現在沒有一心打算做教師,但是想為社會帶來改變的心沒有動搖。若然空閒,他便會參加探訪活動、推廣傷健共融,上文提及的輪椅體驗活動,他也參加過幾次,「很多人會自私,是因為他們只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如果嘗試設身處地,他們便會明白」。

「我常說,作為傷殘人士,是一場生命的跨越。」跨越身軀殘缺的藩籬,是輪椅使用者一生的命題。Andrew從小便勇於嘗試,因興趣開始打乒乓球,一度成為殘運代表隊;為了強身健體而游泳,也能屢奪獎牌;近年開始玩馬拉松,去年在3公里輪椅賽更獲第四名。他在運動中找到滿足感,學懂獨立、守時、責任感,還有堅持。如果我們也可以跨越成見,甚至不要把自己的健全視之為自然生成的理所當然,或許可以生出多一份的理解,以及尊重。

文:段曉彤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