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了一點溫婉的日本威士忌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7日

【明報專訊】最近本地威士忌界的討論多數是,要不要將手上的日本威士忌放賣呢?

尤其「響17年」宣布今年9月起停售,在港的售價即時再炒上,由三千尾炒到四千中了;到底,「日威」有什麼魔力讓香港人趨之若鶩?

我跟很多香港酒友一樣,最初愛上威士忌,也是從「日威」開始,更正正是嘗過「響17」後,才發現威士忌的味道,原來比在卡啦ok房裏嘗到的可口得多,起初喝的時候,我嘗到蜜糖、清香的木材味道,之後喝過多次以後,再喝出蜜瓜、白桃等水果氣息,到後來我才發現,「響17」其實經36種原酒調配出來,換句話是調和威士忌(Blended Whisky),即是性質上跟芝華士、Johnnie Walker一樣,只是響的味道比較醇和及複雜,也有典型「日威」的溫婉風格。不過,要我拿四千多元來喝卻肯定不會,我十多年前從日本機場買的時候,還不到400港元。

日本威士忌之父

我從響開始,慢慢認識更多的「日威」,例如同樣來自Suntory出品的山崎與白州,及後再嘗到另一個「派別」的竹鶴、余市與宮城峽,繼而認識到炒上天價的秩父與輕井澤,幸好之後轉投蘇格蘭威士忌的懷抱,否則這樣喝法,已夠傾家蕩產(想像一下現在一支「響17」的價錢,可以買到同等質素「蘇威」?最少最少都三四支吧)。而且,「日威」的起源,還不是蘇格蘭?

威士忌第一次進口到日本是在明治維新時期,翻查書籍說是1871年,比日本第一個開始自家釀製威士忌的男人鳥井信治郎的出生還早8年;鳥井,就是當今酒業巨擘Suntory的創辦人,他20歲時就創立了Suntory的前身、專賣洋酒的壽屋,之後他選址山崎興建蒸餾廠(1926年竣工),更禮聘曾到蘇格蘭學法的竹鶴政孝協助釀製威士忌,1929、30先後推出兩款威士忌白禮與赤禮,但當時日本人對洋酒的接受程度一般,銷售不佳;其實也不難想像,需知日本料理味道偏向清淡,佐以清酒當然是絕配,但威士忌味道卻濃烈得多,未必人人喜歡。當印度咖喱到了日本都會變成不辣的時候,你就會明白為何日本會發明水割、湯割、Highball等多種喝威士忌的方法了。

鳥井要迎合市場需要,竹鶴卻要堅持崇尚蘇格蘭之道,兩人分歧愈來愈大自然分道揚鑣。竹鶴之後離開了壽屋,並到北海道余市創建蒸餾廠,繼而獲推崇為日本威士忌之父的故事之後再說;倒是鳥井也沒有放棄,一方面在之前的基礎上繼續研製,一方面又考慮市場所需,終於在1937年推出了一款12年的威士忌,也就是現在你去日式燒肉店必會見到的角瓶的前身;角瓶味道簡單直接,而且十分廉宜,加冰加水加凍梳打水也尚算可口,加上銷售策略得宜,難怪大賣。

山崎 葡萄乾香蕉堅果味道

從威士忌賺到錢後,鳥井便着手提升質量,之後便推出了多款精彩的作品,如單一純麥酒款山崎、白州,還有調和式的響。前述山崎是日本第一間威士忌蒸餾廠,其選址非常講究,鳥井當時專誠找人研究日本各大水源,結果得出山崎的水最適合釀製威士忌的結論;山崎峽的水也相當有名,除了《萬葉集》有不少和歌頌讚外,日本「茶聖」千利休也曾在附近設立茶室「待庵」。山崎就是用了千利休泡過茶的水,來釀造威士忌,而陳年用的酒桶也講究,選用了5種木桶,除了常見的波本桶及雪莉桶外,還有最具日本風味的水楢桶。前兩三年,香港酒友見到山崎的「Mizunara」(即是水楢桶)就瘋狂,雖然多得Jim Murray幾次將它列為世界最佳,但也因為水楢桶本身確有一點特別的味道,例如沉氣與檀氣,也有些雲呢拿與椰子的香氣;由於那分濃烈實在的木材氣息,也有人認為喝着水楢桶陳釀的威士忌,很容易聯想起日本寺廟的莊嚴與禪意。吹到咁大,售價自然不菲,不過其實也貴得有理,因為一個普通波本桶的成本約莫是120美元,稀有的日產水楢桶卻要5000美元以上!當然貴也不一定好喝,但山崎又真的很好喝,尤其她的葡萄乾、香蕉、堅果等味道,一試難忘。

白州 森林氣息 清新感覺

除了山崎,Suntory另一享負盛名的作品是白州。在山崎蒸餾廠開設50年後,Suntory的威士忌業務蒸蒸日上,所以在甲斐駒岳的白州峽開設了白州蒸餾廠,而在一片綠意圍繞的環境下產生的威士忌,白州的風格正正是森林氣息,無論是12年還是25年,你都很輕易在白州身上找到清新的感覺,分別只在12年的青草、青蘋果、橡木味道會濃烈一點;25年會多了芒果、葡萄乾、雲呢拿等味道,而餘韻亦有少許煙熏。

故事又回到竹鶴政孝這一邊。跟鳥井重視市場不同,曾赴蘇格蘭學法的竹鶴更堅持自己的威士忌之道,他離開壽屋後,在日本尋找最接近蘇格蘭水土的釀酒地點,最後落戶北海道的余市,竹鶴發現這裏不單有接近蘇格蘭的氣候濕度,土地也有泥煤層,亦是大麥產區,附近有優質水源,甚至連出產木材造木桶的森林也齊備,於是馬上在余市設廠,第一個蒸餾器在1934年運作,及至1940年終於推出第一批威士忌「Nikka」,廿多年後竹鶴在宮城峽開設另一間蒸餾廠。不過竹鶴真正的高峰是「余市」威士忌在1989年推出以後的事,余市有10年、15年及20年等基本酒,都獲獎無數,其中余市10年在2001年獲Whisky Magazine選為年度最佳,自此日威不再只有山崎、白州,只是竹鶴自己卻不知道余市有多令酒友着迷,因為他在1979年去世,並與妻子合葬在余市町,與他一生事業生死與共。

余市 煙熏味 海風海水氣息

余市跟山崎、白州的風格很不同,跟蘇格蘭島區出品卻有點相近,聞香時第一個感覺就是煙熏,泥煤味道倒不算強烈,反而能找到一點海風海水氣息。然而,作為日威,余市比蘇格蘭的威士忌就是多了一點溫婉,除了有乾果、堅果等甜美,酒體也相對輕柔順滑,我最喜歡15年的平衡,以前還沒停產前在日本的售價也只約港幣500元,絕對是超值,是我日常飲用酒,可惜那個美好的時光不再。

今期顧着談歷史,只談了「日威」兩大系統,其實日威還有近年大熱的駒岳、富士山麓、戶河內,以至夢幻逸品秩父與輕井澤等,有機會再談。

■Profile

胡蘇 - 開威士忌酒吧,到現在淺談威士忌的皮毛,目的,只為交流。

文:胡蘇

編輯/陳淑安

美術/Annie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