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搖滾女王來港 高唱愛情離心力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9日

【明報專訊】坐過山車從高處衝下來,不就感到離心力嗎?台灣搖滾女王楊乃文睽違近十年,本周三終在本港舉行個唱,帶來近年心血專輯同名慢歌《離心力》,同時大唱多首節奏強勁代表作,一次過感受其冷靜與熱情。創作路途貴精不貴多,演前楊乃文談及新曲愛情與力學,更說「作詞人還害我Google一番呢」!

「今次沒有跳舞表演,但會在台上胡亂跳來跳去。」楊乃文向來以冷臉見稱,大概不少歸因於媒體及宣傳路線,以及其每每認真答問。訪問中,她不斷以笑「平反」。

「麻煩你一個音都不要改」

大概少說話,多做事,她更專注唱好每一個音。楊乃文上次來港表演,為去年於紅館擔任新鮮出爐金曲獎歌后徐佳瑩的嘉賓,至於個唱已倒帶至二○○九年。今次終獨秀,表演不少得前年專輯《離心力》內作品,同名歌曲未似前作ZERO、《女爵》強悍呼喊,而是細膩慢歌。專輯內另有火星電台創作歌曲,包括《推開世界的門》輕巧易聽,火星電台曾為陳奕迅製作專輯Rice & Shine;《濕了,就不怕會下雨》則由周耀輝填詞。

欲言又止 也很快樂

我只是你 眼前星塵

你不明白 這裏

危險萬分

——《離心力》(黃建為曲,葛大為詞)

「製作上一張專輯時向黃建為邀歌,他交來《離心力》旋律。當時他問有什麼意見,或什麼要更改,我說『麻煩你一個音都不要改』。」楊乃文說。黃建為曾說此段旋律令他聯想到土星環,所以把相關圖片列印出來,想不到詞人葛大為看到,志趣相投,寫下現有歌詞。更甚,原來楊乃文本身熱愛宇宙科幻電影,朋友們竟都心靈相通。楊乃文指當時葛大為交出兩篇佚名歌詞,其中一篇出自其手,讓楊乃文任意選擇,結果仍是「選中了」。

「離心力,不一定存在的。」楊乃文突然力學小達人上身說:「當然我有聽過離心力,但其實向心力才是被真正證實的理論,離心力只是相反推測。」牛頓運動第二定律只說明向心力,簡單而言,當物體等速沿着圓周或者曲線軌道運動時,必須具備向着圓心的力,才能維繫其圓周運動。

楊乃文說一向以為科學就是客觀及絕對,愛情卻難被定義,原來不然。離心力之說頓時產生捉摸不定的感覺,她認為用以比喻拉拉扯扯的愛情關係,非常優美。配合旋律,她唱得纖細動人,有別平時用力表現:「其實多年來也唱過不少慢歌,但的確有朋友說今次感覺不同。我自己錄音時倒沒有特別想太多,最重要是調整心情,那適合的聲音便會自己跑出來。」

「為了別人,它就不再Rock」

搖滾——曾於某本地樂團訪問看過一則有趣演繹:「你問我Rock是什麼,我不知道。難道我一早醒來,好憤怒,突然想踢爆個垃圾桶,那就很Rock嗎?」

楊乃文一直被稱為「搖滾女王」,一九九七年,她推出專輯One,主打曲《一個人》由伍佰填詞、彈結他及伴唱。兩年後她推出第二張專輯Silence,憑此專輯獲得金曲獎歌后,台上接過梅艷芳頒獎。今次表演當然少不得大唱同名歌曲Silence,曲風型格,內容帶憤怒,為台灣一代Pop Rock經典,楊乃文坦言每次重唱都很激動:「Silence是一首非常大的歌,當中結他及編曲都很用力,好爽!」

她接道:「憤怒,我多是對事情的。對我不好的人,直接不理他好了。」

上帝說 尼采已死

所以我 不相信悲劇

看着魚 尋找玻璃

玻璃 看着魚

你 命運已變

所以我 不該猶豫

走下去 就會永遠

——《濕了,就不怕會下雨》(徐千秀曲;周耀輝詞)

搖滾既是曲風,亦是態度。生活以及愛情一一唱進節奏裏,楊乃文解釋:「搖滾跟歌曲的強度,或憤不憤怒不一定有關係,而應該是一種在乎的態度。如果你很在乎,認為那件事很深刻,唱出來,愛情也好,都是很搖滾的。有一些歌是為了大眾去做,為了別人,它就變質不再Rock。」

文:劉彤茵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