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長命是種詛咒

文章日期:2018年07月06日

【明報專訊】人老了,開始想當年。某年暑假,我在報館突發新聞組實習,有一天收到讀者投訴,他居住的屋苑天天被幾副棺材攔路,居民大呼大吉利市。我到場採訪後發現,某公司計劃在屋苑商場開設安老院,遭居民強烈反對,有人就以棺材陣還擊。我已忘記事情如何發展,但每次聽到關於香港人口老化的討論,就會記起這不大不小的糾紛。

事實上,作為全球最長壽的地區,活在香港的長者就算壽比南山,都未必會福如東海。從不時出現的安老院虐老報道,到街上步履蹣跚地執紙皮和掃街的老人,還有政府對全民退休保障和種種安老政策的冷處理,就知道長命可能是種詛咒。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曾說香港將進入「高齡海嘯」的階段,但政府卻好像沒有長遠對策。近日有兩個節目不約而同介紹外地的安老方案,值得官員一看。

先講無綫的《長命百二歲》。節目的短版本早在財經資訊台播完,本星期翡翠台才正式播映半小時版本。記者方東昇繼年前主持廣受好評的《世界零距離》後,今次以安老為題,走訪中國大陸、台灣、韓國和日本,了解不同地區的長者生活。除了舊拍檔黃曉瑩外,無綫新聞部德高望重的老臣子李德成(八叔)更參與拍攝,以長者的角度了解各地安老現况。雖然節目介紹的多是民間營運的設施,例如桃園的豪華安老村、港人在廣西開設的老人院、韓國的長者整容中心等,但這些針對銀髮族的生意愈發蓬勃,證明社會愈來愈關注老年人口的各種需要。

體驗「被綁老人」滋味

不過,節目亦讓人反思部分窒礙長者安老的思維,例如主持參與安老院舉辦的工作坊時,全身被綑綁,口眼亦被蓋着,切身感受不少住院長者被綁的景况。他鬆綁之後慨嘆,這種照顧模式實際上是體罰。剛巧近期本港也有關於「被綁老人」的新聞報道,我們的社會何時才能摒棄對長者不人道的對待?

至於港台電視的節目《樂齡帥靚正》(得罪說句,這名稱老套得很),從宏觀的角度介紹外國的安老政策。例如首集邀請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探訪西班牙的跨代共居社區:項目以廉租吸引年輕人入住,條件是他們要為區內長者舉辦活動,讓長幼共融。無親無故的長者和年輕人活在同一屋簷下,不但產生美好的化學作用,更建立比親人更親的關係。

香港能否仿效呢?事實上,房屋署早年曾推出過長者共居計劃,後來因反應欠佳而取消;至於房協和私人興建的「長者屋」,租金售價令人咋舌;另一邊廂,面對樓價狂潮,年輕一代紛紛慨嘆「上樓難」。政府能否撥出土地或空置單位,為年輕人提供經濟誘因,試行跨代共居?如果項目成功,或可紓緩現時供應遠追不上需求的安老院舍宿位,私樓的業主亦不用再擔心樓價因為屋苑設有安老院而下跌(或是種種迷信)。

人口老化迫在眉睫,有遠見的安老政策刻不容緩。不過從剛公布的年金計劃,以及堅持不肯推行全民退保的立場,都證明香港政府對於安老仍然停留在「你死你事」的階段:有錢的長者才有資格優雅地老去,無錢的話各安天命。在香港,祝人家長命百二歲,可能難聽過粗口。

文:梁慧思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