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老師Jeff Rotmeyer告別校園 天橋底創無家者中心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1日

【明報專訊】人生無論處在什麼位置,生命總離不開悲與喜。Jeff來港教書12年,朝夕相對天真的小學生,本來快樂無比,但面對有如追數的測驗和考試制度,也重如大石;四年前他開展了一個博客群組,初時只是每月一次探望無家者,活動叫作Kindness Walks,事件很快比滾雪球還滾得快滾得大,如今已有三千義工。Kindness Walks幾乎每月每晚walk不停,最棒的是他們有超過十個不同國家不同族裔的義工,他們帶着衣服和蚊香、回收膠DIY的地蓆,不同面孔出現在香港各處天橋底。

棒的還是可能連Jeff也不知道的「距離感」,因為他們來自他方,睡在街上的朋友對這批義工更感好奇,兩者之間更有化學作用。

讓無家者在Guestroom看電視休息

「這是我四年來幫助無家者最快樂的故事。去年十月我在北角探望無家者時,認識了瞓街的三口之家。對啊,我們不僅服務深水埗大角嘴,我們全港都去,這家人的丈夫患有嚴重糖尿病,行動不便,失去工作,無錢交租,只好瞓街,社署也帶走了夫婦的幼兒。 」Jeff坐在大角咀Guestroom活動空間的小閣樓說。Guestroom就是他四年前啟動的博客群組,如今以無家者為服務對象的慈善機構ImpactHK便以Guestroom為活動中心,這裏有大廳讓無家者進來看電視和休息,有免費食物和茶水,這裏的開放式廚房和物資分類架,一看就看出是自己落手做,上去閣樓,看到那些超大件不大合適放閣樓的長梳化,就感到是來自某人的家居。洗手間內的洗手盆是一個大煎pan,Guestroom很raw但別具創意。

Jeff問記者:「你記得嗎?十多年前香港難民(尋求庇護者)足球隊,便是我去教足球。」是的,當時傳媒也有報道,他還為香港唐氏綜合症兒童搞了足球隊。Jeff身材高大健碩,在閣仔站起來頭髮快要貼頂,叫人感動的是他穿著的T恤和褲,看來已洗水褪色,而他總是笑容滿臉:「運動可以幫助改善生活,包括記憶、快樂水平和健康,尤其是年輕人玩team sport,能建立信心、溝通和組織能力。運動太好了,所以我總是把運動放進我的項目裏。」

夢想以運動的正能量幫助別人

回到他的小朋友時代吧!Jeff Rotmeyer出生於加拿大卑詩省素里市(Surrey),自小已是運動狂,十八般運動無所不能,游泳、足球、籃球、網球……夢想以運動的正能量幫助別人,在大學時擔任校隊足球門將,更每周去帶邊緣青年打籃球:「他們的問題包括毒品、飲酒和流連不上學……」

來到現在,ImpactHK則是照顧無家者。「這個六月天,我們終於幫北角一家三口離開街頭,找到房子居住,社署也把孩子交還他們。」Jeff把這個快樂的消息和一家團聚的照片貼上fb,他們不說,根本不知道曾經流浪街頭。

「我們不會給無家者金錢,錢不能建立信任和友誼,但我們會幫他們找住處或劏房。」ImpactHK會以資助形式替他們付按金和首月租金,接着他們要自食其力,自己交租。

我們對露宿者的感覺,大概是社工也束手無策,因為他們不理你。「在街上,你若叫他們,Hey,你來吧,來參加我們的項目,之後還要填表,調查問題,看是否合資格,他們會很怕,因為這些無家者每人都有沉痛的經歷和痛苦的故事。反而,我們是建立友誼和互信做起,我們的Kindness Walks就是先去say Hi,陪他們坐坐談天說地,重複去關心他們,建立友誼。友誼不是能夠強迫出來的,你要讓他們相信你,透過不斷探望去表達誠意,讓他們看到。例如我們在雨中探望,肯定他們有否足夠食物。」

雖有喜,也有悲。Jeff心裏藏着許多無家者故事。「每日在街上,你都會見到這些不快樂的人。今晚我約了一個來Guestroom的女士,她大概四五十歲,丈夫去世,她對人和藹可親,是我街上最好的朋友,我希望她每周來三次,但她來兩次,就不來了,她很想改變重回社會,但她有太多痛苦在心頭。」

同樣是六月天,他也貼上了告別小朋友的消息,辭掉同樣令他悲喜交集的教職,全情投入他創立的兩個NGO。「我喜歡我的學生,但很怕香港的教育制度。」

Jeff這麼積極,父母的鼓勵功不可沒,尤其是阿媽。「我阿媽成日話,我們不去做邊個去做呀?」不經不覺,熱愛運動的大男生,來港12年,當時才二十出頭,現在已三十多歲,12年間他在香港成家,結婚生女,還吃了素,以運動一步一步認識香港。「我怎麼來香港?我在美國的大學畢業,去了一個工作面試,是來香港一間傳統小學當英文老師,一試成功,就這樣來了!」人人都知他喜歡教書,但這個暑假,他突然在fb貼上:「I’m really going to miss the classes and beautiful students who make me laugh and smile every day. (我真的捨不得那些每天逗我開懷大笑的可愛學生。)但我對那些被遺忘的人,亦有一份很大的熱情和清晰的願景,從這個夏天,我辭掉教職,全情投入ImpactHK和Love 21 Foundation。」

兩個NGO雖然今年五月才成為註冊慈善機構,但已運作多時,ImapctHK幫助無家者,Love 21 Foundation則結合運動及營養,幫助自閉症及唐氏綜合症兒童:「Love 21 Foundation現時有九種運動,男生足球、女生足球、日落瑜伽、行山、淺水滑板、網球和跳彈網等。運動和營養對這些兒童最重要,我是從最初搞唐氏綜合症兒童足球,逐漸知道他們身體較難消化某些食物。」

他一邊說,一手接過社區工作員昌哥從樓梯爬上來送給記者和他的兩份通心粉:「你看,我沒叫昌哥給我們食物,但他想到中午了,我們肚餓。你看他對人的善意,昌哥曾在街上露宿三年,認識了我們,他願意改變。我們的目的是讓他們重過健康的生活,我們的做法是先以Kindness Walks認識他們,再要求他們每周當三次社區工作員,每周見一次輔導,為他們安排運動。」

若從旺角亞皆老街穿過櫻桃街摸到大角嘴Guestroom的地舖,經過多條天橋時,會發現另一面的香港,橋底都分佈了無家者的紙皮屋,再從這往深水埗走,紙皮屋就更多了。上文提到的那位憂傷女士,就住在深水埗天橋底。

不知大NGO對Jeff的行善方法,有什麼看法,會否感到不專業?但當不少香港人整天說要移民,又當不少青年人都說着對政府心灰意冷,他,一個來自舒適區的八十後,家中獨子,讓遠方的父母掛念來到香港,抱着地蓆拿着飯菜在街頭探望無家者:「我一直喜歡香港,方便、效率高,人與人可以信賴。經歷雨傘運動,我也以香港的年輕人為傲,還有,我愛這城市的安全,這讓我放心女兒在這裏成長。你們說我們是外國人,但其實香港是國際城市,我們是大眾之一。」

「我想分享Kindness!」

那問Jeff,是否想借訪問發放運動的正能量,鼓勵香港人熱愛運動?出乎意料,他竟然說:「No, 我想分享Kindness!把人們美好的東西帶出來吧!不要說我的NGO,就說大家平時公司工作吧。若遇到不喜歡的人,你發脾氣,那不如反過來bring the best to this person ,減少他們對人的煩擾, 用仁愛改變要改變的。」

七月天氣飄忽,時而暴雨時而驕陽;這個鬼佬是否很不一樣的港人?他那句「阿媽教落,我們不去做邊個去做喎?」 卻帶點很香港師奶味的古道熱腸。

■Profile

Jeff Rotmeyer

香港小學英語老師,2018年夏天辭去教職,創辦並全身投入兩個香港NGO——ImpactHK及Love 21 Foundation。ImpactHK以幫助無家者重回社區為目的,Love 21 Foundation則結合運動與營養,幫助自閉症及唐氏綜合症兒童和家庭。加拿大土生土長,美國Marian University畢業,12年前來港教書,喜歡香港,熱愛教育和運動。已婚,女兒八歲。他是家中獨子,暑假有空必回加拿大探望雙親。

文:一心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