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Art Basel天價背後 看藝術市場權力遊戲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3日

【明報專訊】站在瑞士巴塞爾Art Basel會場內,突然有種百貨周年慶感覺。Art Basel起源於上世紀70年代,2013年才正式登陸香港,為國際最矚目大型藝博會。上月一連六天的巴塞爾會場可謂「大賣」,正如全球總監Marc Spiegler所說銷售愈買愈貴,藝術品愈大愈受歡迎。當中已故美國抽象畫家Joan Mitchell兩幅畫作分別以逾1億港元售出,分析指藝術館有份推波助瀾。來開眼界,藝術與市場,如何有錢就是任性?

巴塞爾是瑞士北部城市,連接法國及德國。每逢6月,這城市都會熱鬧起來。站在第49屆巴塞爾Art Basel會場前,抬頭見建築略感熟悉,皆因展場Messe Basel與北京「鳥巢」,同樣出自國際知名瑞士建築師Herzog & de Meuron。

本屆共有290間畫廊參與,首兩天為貴賓預展,之後四天開放公眾入內。因此頭兩天對畫廊來說是「搏殺日」,盡量接觸收藏家、博物館代表、目標顧客等,忙得不可開交。的確,根據銷售報告,瑞士豪瑟沃斯畫廊Hauser & Wirth首天已大取勝利,頭幾個小時內便以1400萬美元(約1.1億港元),售出美國抽象畫家Joan Mitchell(1925至1992年)畫作Composition(1969年)予某歐洲收藏家。畫廊Lévy Gorvy會期內亦售出Joan Mitchell另一作品Untitled(1959年),售價同為1400萬美元(約1.1億港元)。

藝博會交易價直逼拍賣行

兩者為本屆銷售報告中第二最高價格之作。值得留意,銷售報告是每天畫廊向大會提供的銷售情况,並非完整統計,因此永不能定斷某作品就是全場最貴。然而,Joan Mitchell作品勢如破竹,更重要是反映Art Basel地位。本年5月拍賣行佳士得一項交易,Joan Mitchell畫作錄得1600萬美元(約1.2億港元)。即是說,藝博會的交易成績直逼拍賣行價值。

此張成績表,正正反映藝術市場的權力。博物館可謂整個藝術生態的頂端,更甚,如果獲國立博物館收藏,更代表進入公共歷史一頁。2002年,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舉行Joan Mitchell個人回顧展,之後有五個歐美博物館相繼舉行。正於上月Art Basel會期第四日,即貴賓預展過後,巴爾的摩藝術博物館(Baltimore Museum of Art)及三藩市現代藝術博物館(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公布於2020年為此藝術家舉行大班回顧展,作品橫跨25年之多。負責人於訪問表示,Joan Mitchell生前未能獲得恰當回報,其中一個原因是女性身分。

消息一出,當然令買家高興,畫作升值力大增。有趣的是,其中一幅高價賣出的Joan Mitchell作品,首兩天的銷售報告只顯示問價數字,其間消息一出,便於會期完結後正式「扑槌」。

博物館展出 推高作品價值

兩間博物館早在2015年開始籌備,即早在Joan Mitchell作品價格飈升前,卻在「合適時機」才公布,刺激市場即令計劃更受關注。因此,這亦充分證明為何要留意預計明年落成的西九M+博物館之收藏,為何及如何花錢推高什麼作品的價值,來參與這場市場遊戲?

回到擠迫展場,還會發現一件事——大。全球總監Marc Spiegler指市場轉向尺寸更大的作品。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資深合伙人秦安琪亦說,三件於會場Unlimited環節展出的作品於貴賓預展開幕後一小時內全售出。Unlimited由Art Basel方面策展人挑選畫廊建議的藝術作品,即為香港的Encounters。此部分作品多數有較濃厚文化及議題特色,另外由於空間較廣,不時為大型雕塑或空間裝置。例如艾未未作品Tiger,Tiger,Tiger(2015年),以3000塊明代破瓷組成;Candice Breitz影像作品TLDR(2017年)邀請於南非的性工作者參與。卓納畫廊以150萬美元(約1177萬港元)售出Carol Bove約3米高雕塑,秦安琪解釋:「買家一向要花多點時間考慮裝置作品,Unlimited更包含策展人角度及口味,較為specific(特定/特殊的)。有鑑於市場走向,今年早早把尺寸及資料發給目標買家,結果反應雀躍及很快say yes。」

作品規模龐大 不乏捧場客

英文說得累了,跑去找「漢雅軒」總監張頌仁聊天。漢雅軒是全場唯一香港起家的畫廊,展出內地及印度出生藝術家作品,分別為上屆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策展人邱志傑以及Nilima Sheikh。曾被國際藝評雜誌Art Review選為百大風雲人物的張頌仁稱,兩位均以地域概念創作,帶出中印文化源遠流長。截稿前未能提供本屆銷售情况。

回看本年3月香港Art Basel,共有約250間畫廊參與,當中過半於亞太地區擁有畫廊,印度、韓國、日本參與度強得多。此等地域「分工」令人感到區間,本地作品在瑞士會場貌如失蹤,十分可惜。不過論銷售力度,其實香港會場數字亦相當驚人。今屆畫廊Lévy Gorvy以3500萬美元(約2.7億港元)售出已故抽象畫家Willem de Kooning作品,成為此藝博會歷史最高價之一。紀錄是用來打破的,有價有市,明年3月會展又一番瘋狂。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美術/SIUKI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