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劇場×簡約粵劇 紫釵跨界 改寫結局觀眾破格站起來 - 20180803 - CULTURE & LEISURE - 明報OL網

舞蹈劇場×簡約粵劇 紫釵跨界 改寫結局觀眾破格站起來

文章日期:2018年8月3日

【明報專訊】一甲子前,一齣《紫釵記》,因着劇作家唐滌生的妙筆,加上粵劇名伶任劍輝、白雪仙天衣無縫的唱功演技,將明代湯顯祖的名作變身成可一不可再的粵劇經典。今年為唐滌生誕辰一○一周年,香港舞蹈團和桃花源粵劇工作舍以《紫釵記》為始,重讀文本,找尋粵劇、舞蹈跨越藝術界限之外的想像。粵劇也可簡約嗎?如果把它和舞蹈劇場融合會怎樣?這個疑問,促成了《紫玉成煙》舞蹈劇場×簡約粵劇。

說起「簡約」的定義,演出的導演/編舞、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認為是「保留其精華」的「提煉」而非「簡化」,傳統粵劇為這次演出提供了一種認知美學。

湯顯祖將唐朝蔣防的傳奇小說《霍小玉傳》改編為《紫釵記》,霍小玉與書生李益故事的結局才由「癡心女子負心漢」變為明朝的「才子佳人」,唐滌生曾提及改編湯顯祖劇本原因之一是「感於霍小玉之慘」。

着墨小玉所處時代

為何選擇這一齣戲作為跨界演出的嘗試?楊雲濤說:「最初是桃花源的吳國亮(《紫玉成煙》聯合導演/文本)提出這個建議。」相對於傳統劇目注重愛情故事,楊雲濤認為吳國亮的改編在講述愛情故事的同時,更強調霍小玉所處的時代和她所能做的決定。對於粵劇,擅長舞蹈的楊雲濤坦言自己是一個「門外漢」,創作時會從任白的電影中尋找靈感。雖然不諳傳統戲曲,「作為一個當下的人,仍對這個故事有共鳴」。

既為「跨界」,是否需要學習對方的藝術門類?楊雲濤認為「粵劇的身法比舞蹈更優美,這次是我向專業的粵劇演員學習」,既然是要相互學習,而非改變對方,那麼創作方法又是什麼?「我只是負責安排而已,他們什麼時候出現、怎樣出現,他們仍做回自己最擅長的。我追求的就是一種不一樣,重點在於找到二者之間的不同,才能夠見到兩種藝術形式融合的可能。『跨界』一定要帶着自己鮮明的個性,不能將它打磨平。」楊雲濤說起自己作為客串舞蹈演員與桃花源粵劇工作舍的一次合作,他曾參與新式粵劇《拜將臺》的演出,「吳國亮敢把一個舞蹈演員放在粵劇中,用肢體來演繹粵劇」,二人都認為不應囿於「自己的世界才是一個寶藏,門窗關起來挖寶藏」,理念契合是促成這次合作《紫玉成煙》的重要原因。

舞台深入觀眾席中

作為觀眾,是想置身其中,還是想作為一個旁觀者「冷眼參風月」?《紫玉成煙》的舞台設計希望引出如上思考。舞台將觀眾分為「坐位」和「企位」兩部分,「這次的舞台是一個環繞的形式,類似T形台。企位可以用觀全局的感受看人來人往;觀眾席(坐位)雖未必能夠看到全局,但因舞台是深入觀眾席之中,也會帶來不同的感受」。這是一個讓觀眾推翻日常觀感,打破傳統劇場舒適的觀劇體驗。

與唐滌生「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紫釵記》結局不同,《紫玉成煙》提供了幾個結局。「這是劇本的巧妙之處,可以讓觀眾自己想像和決定人物的結局」,但楊雲濤坦言如何從創作上讓觀眾感受到是在立體地講故事,是一種考驗。

說起藝術推廣,楊雲濤不願簡單地分為新式或傳統,「人們總是喜歡給一個事物下定義,才會有安全感」。在香港,雖然沒有某些限制,「但就是沒人看(藝術演出),香港人太忙了,根本沒有人去理會。我們要有一個冷靜的心態,不要以為有一腔熱血就可以燎原」,相比內地近年的藝術參與熱,「任何事物都是建立在經濟基礎之上的,所以內地的藝術表演比較活躍是可以理解的,但香港的問題當然不是經濟,香港還是一個很現實的社會」。

● 答問題 看好戲!

《紫玉成煙》送出門票兩套給《明報》讀者,只要Like明報副刊facebook專頁,並回答一條有關本劇的問題,即有機會獲得舞蹈劇場×簡約粵劇《紫玉成煙》門票一套(每套兩張)。

註:得獎者將獲專人通知,如有任何爭議,主辦機構保留最終決定權,詳情請瀏覽明報副刊facebook專頁。

■《紫玉成煙》

日期:8月31日至9月2日晚上7:45

9月1至2日下午3:00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200(企位)、$280(坐位)

查詢:3103 1806

文:彭月

編輯/陳淑安

美術/明報美術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