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西洋書法家許兆剛 為動物發聲

文章日期:2018年08月08日

【明報專訊】夜闌人靜,不少人都還沒睡,因為捨不得放下手機。他也沒睡,卻是捨不得放下手上的筆而已,愈夜愈愛醮着墨水,一筆一筆的練字。他是西洋書法家許兆剛,每年也有書法作品展出。捽着手機的你或想問寫字究為何?時空流轉,跟我們坐在上環喝咖啡的他卻指店內黑板上的手寫羅馬字很漂亮,笑談近年西洋書法興起,大家重新眷戀手工的靜心和手藝,似沒有答案卻輕輕告訴你,英文書法滲着生活的美麗。

早上上環的咖啡座很是卧虎藏龍:先是門口坐了五隻一排,排排坐很乖的柴犬,在柴犬旁邊喝着咖啡的是主人兼訓練師,走進咖啡座裏,坐了很認真在用電腦工作的人,以及一位身上藏着許多英文書法的人,他就是Kong,碳灰色襯衣的暗花正是英文字母,放在桌上的黑布袋,白字是他寫的Home Town,袋中有袋,插着十多支寫不同字體的筆。

許兆剛(Kong)坦白說,雖然少年時代已愛上寫西洋書法,也與西洋書法大家包緯國(Derick Pao)有一段感恩而快樂的師生情誼,但筆與他,書法與他,卻並非一陷三十年的情意結。

師承Derick Pao 最愛意大利體

今天許兆剛不僅被邀在「香港西洋書法協會」任教,同時也在NGO任教,每年還有作品展,書法之路看來很充實,然而,Kong坦言成為西洋書法家一路走來其實跌跌宕宕。他感到年輕人的路就是要摸索:「你不要怕,只要你能尋找到自己,人生才真真正正開始,這才叫做活着……」

西洋書法?是指什麼書法呢?給我們的感覺好像回到張愛玲時代的「煙士披里純」(inspiration)。Kong也笑了,他給人的感覺是含蓄而親切,不大笑,總是彬彬有禮、自然而然,像安靜地寫字:「『西洋』,這兩字卻是古老了點;但因為所指的不僅是英文書法,還有德文、法文……其實是所有字母組成的書法。」我們最熟悉的相信是意大利體,即是常在結婚卡上看到有長長裝飾線飛舞環繞的斜體字,這也是Kong最愛的字體:「是我在香港理工大學念設計系時,跟書法家Derick Pao最初學寫的字款,所以特別帶有感情,這段師生關係……當然是一段感激而快樂的情誼。是他令我知道世上有西洋書法這回事,這之前,我念中文中學,從未接觸過西洋書法。」

包老師現居加拿大,他正是香港西洋書法協會在1988年成立時的創立者。今年七月,Kong特別前往多倫多探望老師,兩師徒談了很多寫字的看法,老師語重心長的告誡,為人師表,最重要是讓學生知道什麼是好的作品,什麼是醜的作品。寫字的好處,是可以知道美醜,若是繪畫,就真的賞畫人才知道。這段細水長流的師生關係,也是Kong跌跌宕宕尋覓自己的故事的開始。

從理工畢業後,他進入跨國廣告公司工作,工作時也會為設計而寫字,但逐漸把練字和熱愛的畫畫都擱下了, 一放下,就十多年,進入一段悠長迷惘的經歷!「那是因為我找不到再畫畫的原因,當時年少,無什麼人生經歷,畫得再好,但世界沒什麼值得我去畫,寫字也不用了,市場也不需要了,什麼也電腦化,幾乎是零寫字job。」

迷惘時期 找不到畫畫練字的理由

「那時我很苦悶,不愁衣食,但心靈空虛。三十歲時,我跟自己講追女仔結婚吧,我安慰自己說,生活嘛,也是藝術啊!」他自小夢想當畫家或藝術家,總沒想過今天成為西洋書法家,但他記得,父母有次帶他去元朗八鄉,他對字的戀戀不捨:「我那時很小,不明為什麼見到一些碑文,就停下來看半天,父母更加不懂我,他們教育程度低,我長大念設計,他們都不知是念什麼,但就很信任兒子,我們家有四兄弟,我排第三,父母總是支持我們做的事情。」

生命中有不能承受的輕,直到13年前,Kong才無意中找到那份「輕」的角色位置。那年,他除了重新加入香港西洋書法協會,竟然還有一個廣告客戶長期找他寫字,而且很尊重和信任他的作品。這之後,他更替多個時尚名牌寫字,這些鼓舞令他重拾鑽研書法的動力,但最大的動力卻來自動物。他和前妻養了一隻史納莎小狗,他說:「在狗身上,我感到很純潔的愛,是人類之間沒有的。」來自動物的動力,推動他重新畫畫,並配上書法,為動物發聲。

「大概是五年前,我看了一條短片,是關於工業牧場對小豬BB的養法……」此刻,書法家悄然放下說話,無言約兩分鐘,眼睛流轉,忍着淚水:「我看了很多這些短片,發現人類對動物不仁,我問自己,我可以做什麼,何得何能,我又不懂如何救動物?」

以畫和字 訴說人類對動物不仁

後來,就有了Kong的作品展覽,包括「正空間」倒轉飄浮的豬裝置結合英文書法展覽,包括寫上Matthew Scully的英文句子,意思是:人類對自身與動物的關係的認知充滿謬誤,可惜動物卻無法向人類澄清,更無法制止這種無知蔓延。

別以為今天西洋書法只應用在結婚卡、廣告logo或海報,原來落街買豉油也有用啊,「我會叫學生落街買豉油,也可用書法記下。」Kong 說:「我叫學生用多一些handwriting ,好過下下要等『開壇』才練字。」開壇?就是擺好寫字椅桌紙筆墨陣形,我們看電影常見到英文書法是用鵝毛醮墨寫字,而現代已用鋼筆,但仍需醮墨而寫,不過,不少人都會說,我寫字無天分啊!寫字是否真如繪畫,需要天分?自小沉醉繪畫,師從畫家陳紹綿的Kong卻否定的說:「人人都可寫字,只要做足以下三件事。」

跟足三步驟 寫字毋須天分

那三事很有趣,聽了畢生受用。「一是坐正對着桌子,不可交叉疊腳;二是拿筆不可拿成拳頭,要令手指有活動空間;三是紙也要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comfort zone,這是我對學生的用語,好像沒人用在書法上,即是在自己張紙的正前方,偏右兩三吋位置活動,就是comfort zone,無論紙有幾大,我們是動紙來給自己comfort zone,而不是字在寫,紙不動。」若紙不動,字寫到最左時,我們的手豈不是彎成飲湯匙?而且寫意大利體字有不同斜度,向右斜80度的字,紙便要反時針「西」20度。

Kong還說,寫字不一定要回到魯迅的墨水筆時代,有些字體鉛筆或原子筆也可以寫;不過,Kong仍叫學生多用泵墨水的筆,不因為什麼時代,而是:「這樣環保很多,不用老是扔塑膠料的筆芯。」

夜涼如水,Kong的寫字興致又來了。「有時寫些一筆過的字型,很想再鑽研,會寫到捱不住才放下筆。對了,應用沉迷這兩個字。」問Kong,是否應稱他為西洋書法家?西洋二字總給人五四時代的感覺,他微笑說,他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個寫字的人。」

或許,從寫字的人,不僅看到世界美麗的慰問卡和電影海報,還看到的是,愈是高手,就愈謙卑,愈謙卑愈能平等善待動物……

■Profile

許兆剛

西洋書法家及老師,以及資深平面設計師,曾獲IdN Asia Pacific Design Award 。跟西洋書法結緣於修讀理工大學設計系時,認識了著名西洋書法家Derick Pao,開始練習不同西洋書法字體,至今仍維持亦師亦友的師生關係。曾經歷漫長的創作苦悶期,如今結合西洋書法和畫,為事物及動物發聲,曾參與「正空間:黑左右白」裝置展,近年常有書法展,包括「Kong@sense99」及香港西洋書法協會年展等。喜歡鑽研西洋書法,熱愛打羽毛球和踩單車。

文:一心

編輯:李宏豐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