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劇場實驗 不尋常演繹「尋常」

文章日期:2018年08月10日

【明報專訊】一個內地導演帶着十九個香港素人講述日常中的真實故事,觀眾戴着耳機聆聽他們的生活片段。初看《美好的一天》劇目介紹時,心生好奇,到底導演李建軍會以怎樣的切入點描述「香港故事」?另一齣頗暗黑的演出——瑞士社會學家及導演Milo Rau的《五段小品》,則大膽起用七個十三歲以下的兒童,透過扮演角色:兇手的父親、警員、遇害者以及政客等,重構比利時一九九○年代連環殺童案的相關事件。

今年十至十一月,香港話劇團與西九文化區首次聯合主辦香港國際黑盒劇場節,以「尋常見.見尋常」(Becoming Real)為主題,但當中的劇目《美好的一天》與《五段小品》卻見「不尋常」。希望將「尋常見」到的真實放諸舞台,「現場看見和感受到的將挑戰你的底線、日常的認知和習性」,香港國際黑盒劇場節聯合策劃馮蔚衡及劉祺豐如是說。

內地導演 香港故事

《美好的一天》在每個城市巡演都有不同版本,今年是演出第一次走出內地演出。談及為什麼會選擇「香港」作為大背景?導演李建軍說:「香港人不同於內地人對歷史和現實的複雜情感,為這次創作提供了大量的靈感。」經歷過英治時代和回歸時期的上一輩普遍認為「大勢已去,爭取是一種犧牲」,而香港年輕人「對政治的關心和爭取,與中國大陸緊張的關係,都折射了他們對個人未來的擔憂」。《美好的一天》香港版主要以粵語演出,母語並非粵語的李建軍坦言語言確實是一種巨大障礙,即使經過翻譯,溝通仍是有距離感的。「我們已經有歷史、文化、社會的隔閡,再加上語言的隔閡,要讓彼此產生信任感,需要更多耐心,我們也會借助香港話劇團的說明,盡量減少語言上的障礙。」

每一個城市故事中,李建軍希望可以「尋找獨特的普通人作為演員,再去使用素人演員背後獨特的歷史和本真」,普通人的故事既成為表演的素材,又滿足了戲劇原本的設定要求。「我們在選演員時,多樣性和差異感是考慮的要點。」對導演個人而言,「我在北京採訪的素人演員,交流中發現她和我的姊姊很像:兩人以前都在國營企業工作,一樣年輕愛美,經歷下崗後,生活完全改變,經歷了一段堪稱忍辱負重的人生。她的故事使我不斷回想起姊姊的人生,這種交換對我來說,是有特殊意義的」。

兒童重現連環殺童案

與《美好的一天》由主角親自講述故事不同,《五段小品》試圖透過「一次顛覆常理卻又極度嚴肅的實驗」演繹轟動比利時的殺童案中關鍵人物。令人思考重現會帶來不安還是覺醒。

因為從未與兒童合作過,導演Milo Rau決定嘗試新的演出方式。「我們想嘗試一些完全不同的東西。我們想要展示的是人們不希望從孩子身上看到的東西。」《五段小品》靈感來自Marc Dutroux連環殺童案。導演從之前的訪問中提到當時對兇手的審判幾乎「導致比利時的內部騷亂和對社會腐敗精英們的反抗」。比利時三十萬名民眾發起抗議,紀念被殺害的數名女童,並抗議司法制度漏洞以及兒童保護的缺失。「透過Marc Dutroux的自身經歷,幾乎可以解讀比利時的歷史。」某種程度上Dutroux成為比利時的「集體神話」。

面對「讓兒童理解成人世界荒謬行為,從而達到真正的教育目的是一種殘忍嗎」的疑問,Milo Rau事先已經考慮到製作過程中可能涉及倫理問題,他的舞蹈團隊有兩名顧問和一名兒童心理學家,兒童的父母也參與排練。事實上,製作主題並不是關於恐懼的,他在之前的訪問中提到:「演出其實是關於隨這宗案件而來的國家衰落、悲痛和憤怒。比利時人一直以來生活在錯覺中,他們以為的安全感、信任、未來,全是一種錯覺。」Milo Rau的作品也許能夠讓我們擴闊對兒童感知的認識,假若成年人能夠克服錯覺帶來的恐懼,悲劇也許不會一直重演。

■《美好的一天》

日期:10月11至14日

地點: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

票價:$300

查詢:enquiry@hkrep.com

■《五段小品》

日期:10月31日至11月2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200至$380

查詢:查詢:enquiry@hkrep.com

文:彭月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