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導賞﹕花道是放低自己 與花相處 - 20180812 - CULTURE & LEISURE - 明報OL網

通識導賞﹕花道是放低自己 與花相處

文章日期:2018年8月12日

【明報專訊】穿著深棕色和服,長髮盤髻,輕柔地彎曲藤枝、在前端插上白菊花、利落地修剪掌花花莖,擺放彎曲枯枝。日劇《高嶺之花》女主角月島桃(石原里美飾演)插花時像變了個人,散發強大氣場。花道機構華道家元池坊總部亦有為該劇提供插花器具,追求花道的最高境界就必須捨棄愛情,孤獨自我?然則該劇多有不符合日本花道傳統的情節,但着重心與技巧的追求不變。

花是一面鏡

《高嶺之花》至今播出至第五集,故事以美女與野獸式的愛情故事開展,女主角月島桃是花道宗師女兒,劇中有不少表演插花的場面,而女主角每回必須換上和服才插花。華道家元池坊香港支部長梁偉怡(Verdy)笑言,穿什麼衣服都可以插花,就算比賽也不會規定穿和服,「除非做示範,在『禮式生』場合招待客人看插花,就有機會穿上和服」。劇中又標榜插花道行高的會看得見另一個自己,故事發展便講述身為宗師的父親不忍見女兒只顧戀愛,放棄對藝術的追求,於是搞混女兒與未婚夫的關係,劇中當女主角陷於失戀之苦,她的作品便再「看不見另一個自己」。 「我會指插花是看到自己更加多,我會形容花是一面鏡,照到我的一些不足和缺點,我以前不知道的。例如由細到大我都覺得自己不美,學花道後學懂不同事物都有美的一面,會懂得欣賞自己多一點。花道是一道路,無終結和完結的一日,不斷地學習欣賞自己」。

至於劇集裏的表演台上,花束面向觀眾,女主角則在花束背後插花,需要利用想像力構想出花束正面,因此講求天分。但Verdy搖頭:「只有新式流派才會在背後插花,劇中說月島派在日本傳統花道流派,好明顯是自相矛盾。池坊是花道本源,有五百五十六年歷史,劇中的花道則是草月流,只有九十年歷史。」

正面與背面 非常講究

Verdy指出日本傳統文化中非常着重正與背面,如茶道是正面向自己做茶,完成後將正面轉向客人;懷石料理亦是端菜時對着自己,到介紹菜式時才將正向轉給客人;因此花道亦同樣是完成插花後才將正面轉給觀眾欣賞。「日本傳統的插花是放在牀之間(和室的凹位壁龕),只將正面視人,花道立花要插上九枝主枝、十幾枝補枝,加上大大小小的枝要插幾十枝的花,角度要非常精準,要準確便不能從背面插,幾有想像力都無可能」。

不講天分 講努力

「而且劇中說花道是講天分,我不同意,花道是人人都可以學,人人都可以睇到花的美麗,可以用心觀察世界,不講天分講努力,只要努力就得。」他自二○○六年起學習花道,每年親赴日本上堂,插過千盤燕子花。十數年間已達到了池坊花道第十六級,達到最高職的「華督」。「這套劇寫故事方法,不是依日本傳統文化,而是將當代藝術想法混入去,講天才,就像藝術家只會傾盡天才,其他都不需要理會,似乎是坊間流行文化對當代藝術的想像」。

與人感情有關 不能脫離愛情

對於女主角父親勸誡,指出藝術家不需要愛情,Verdy大笑:「花道的存在說的就是道,和人有關,連結到人的,用心做出來才感動到觀眾。無人種花邊有花插?花道更是這麼多代人的連結,好多代人傳承下去,和人的感情和關係有關,無可能要脫離愛情。」他說談戀愛時令他想插花,失戀時更想插花,因為插花的靈感就是來自生活,「花是會死的,其他藝術品或者可以永垂不朽,但花道要靠人流傳下去,要一代傳一代。當代藝術家可以無學生,花道不可以沒有學生」。

為何做不到,花會話你知

「花道是打磨內心、提升技巧,是求道的藝術。」——《高嶺之花》如此形容。Verdy亦認同花道是講乎「心與技的訓練」。在日本學習花道不會稱之為學習,而是叫「稽古」,即反覆練習學過的事,有傳統插法和現代插法,傳統插法上要不斷重複學規矩,即使是同樣的花材與插法,每一次都可以更了解這個花材,每一代池坊花道宏大的背後如何濃縮在規矩之中。有些東西可能錯一百次都繼續錯,可能因為內心有些執著。例如花道好強調展露花的生命,西式插花則好喜歡剝光所有葉,只剩下花。但日本花道則主張去整理花葉、阻礙到整枝花才剝掉一些葉。「但有不少學生一拿到花就將所有葉脫光,我問學生你覺得靚嗎?他亦說覺得不自然,但他總是在重複自己以前的習慣,代表他沒有用心眼去觀察花朵的美麗。有時做不到是因為心靜不下來,為何做不到,花會話你知」。

「插花除了要有具體技術,作品要傳遞視覺上的美以外,更要感動到人和帶出植物的生命力,箇中要好高的內心修煉,既要內心謙卑,更要放低自我,才可以將大自然的美表現出來。」為何要放下自我?「人對人有好多偏見,帶着偏見和對方相處,就會看不到對方的特質。花道都一樣,如果要進一步提升花的美,就要放低自己,再和花相處和商量。」

花道分四時

池坊華督饒欣凌(Zero)補充,各種花有不同特性,例如大部分植物向陽光生長,有些會長花長葉長果,有些向下生長,有些攀附成長。花道展現花的生命力的關鍵就在於展現她如何生長,「就算枯萎的花都可以成為主角,從而反映四季、大自然的定律等,只要有東西觸動你就是好作品」。

日本四季分明,花道亦分四時,Zero介紹道日本不同季節會有不一樣的花材,例如春天的櫻花、七八月的蓮花、秋天的紅葉、冬天的水仙,亦有四季常開的燕子花。「我曾經在春夏季時利用菊花插花,被日本老師指不適合現在季節。原來在日本菊花只在秋天盛開,因為香港是輸入農作物的,所以我並不知道。不過是因為當時我在插日本傳統的生花,所以有較多限制,如果創作戰後才出現的自由花,就較有彈性。」而在炎夏,她會挑選玻璃花器或闊口盤子,呈現更多水面,營造清涼的感覺。

感恩的心賞花

他們二人異口同聲稱難以用三言兩語解釋何謂美醜與好壞。身在日本的Verdy傳來剛插好名為《夏風》的燕子花生花照片說,欣賞花道的方法是看中間的綠葉挺拔生長,左邊綠葉彎曲,可以想像她被夏風吹過,兩旁紫色花蕊含苞待放,將會逐漸向上生長至綻放,帶給人欣欣向榮的感覺。「現時京都很熱,想看着會覺得涼快點。」花器名為四海波,器口的方形四邊象徵四海,他利用了花器四邊與燕子花的曲線作對比,以突顯燕子花的曲線姿態,花器下方四邊的圓環又能和燕子花的曲線相呼應。

Verdy說花道在香港尚未普及,香港池坊創辦二十多年,現在有四百多名會員。經常有人問他如何欣賞花道,他語重心長說,最重要學懂放下批評,「香港人太喜歡批評,好多事都太快去評價好不好。要放下評價好不好的心,欣賞一件事不需要理他好不好的,有feel就看多眼,無feel就無feel。首先要有感謝的心,無人插花邊個給你看呢?為何要去批評好不好呢?無feel的就感謝人插花、感謝大自然生了花出來、感謝農夫種花」。

文//彭麗芳

圖//馮凱鍵、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