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是紓緩痛楚的良藥 類風濕關節炎色士風手趙慧妍

文章日期:2018年8月15日

【明報專訊】「人的意志力真的好頑強,有時以為自己辦不到,試過又原來係可以做到喎。」60後的趙慧妍反覆的道。她,是類風濕關節炎長期病患者,更是一位堅持在音樂路上默默前行的色士風樂手。

從小培養 鋼琴敲擊樂色士風

趙慧妍(Winnie)的音樂之路,始於媽媽對趙家三姊弟的培養。「媽媽不懂音樂,卻認為小朋友要懂樂器,於是安排家姐和我學彈鋼琴,弟弟則拉小提琴。」當年只得十歲的她,唯有乖乖練琴。縱然如此,在童年時留下的深刻片段,也是每逢節日聚會在親戚朋友前表演的情景;這個傳統,更延續到今年初她的個人音樂會上,姊弟三人合作,在數百觀眾前公開演奏。「我籌備音樂會的初心,本就是希望告訴天上的媽媽,我們都過得很好,活得很開心。」

升上中學,Winne開始領悟音樂的快樂。她就讀的庇理羅士女子中學,非常鼓勵學生學習樂器,她從中一便參加管弦樂團,中四時加入當年新成立的管樂團;音樂科老師Mrs. Leung更是Winne的啟蒙導師,令她對音樂產生濃厚興趣。「老師見我身形壯、氣力夠,安排我負責敲擊樂器,結果一試之下便愛上了。」後來,她還讓媽媽購買木片琴在家練習,並參加音統處(現為音樂事務處)的樂團。

至於現在最常演奏的色士風,Winnie是在大二時開始學習。「我很喜歡它發出的聲音。一早想學,中學時沒機會而已。」印象中,色士風是一樣既陽剛又現代的樂器,跟Winnie的傳統女校背景很不相符啊?「我最初接觸就是由女生吹奏,倒是完全沒有這想法呢。」Winnie續道。「色士風面世只有百多年,所以不是傳統樂團指定使用的樂器。」為了練習,她參加好幾個地區樂團,每逢周末便到排練的地方,跟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練習敲擊樂和色士風。

大學畢業後,Winnie投身商界,從事市場營銷工作,卻仍然不斷對音樂投入與追求。多年來,除了維持樂器練習外,她的假期不少是用在樂團受邀往外地演出,又或是參與世界各地的音樂節,一邊觀摩高手表演,一邊參加各類型的工作坊,跟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好者切磋交流。

確診患病 與疼痛一起生活

如果不是患病,Winnie現在大概仍然繼續這種業餘音樂人的生活。回歸那年,正藉事業搏殺期、年方28的Winnie,關節經常出現不尋常的痠痛,看醫生驗血後,確診患上類風濕關節炎。

Winnie解釋,這種疾病是自身免疫系統出現問題,細胞不分好壞攻打全身關節,引致發炎,繼而出現疼痛、腫脹和僵硬等問題,症狀在手腕、膝蓋、胯部等大關節尤其明顯。她屬於年青時期發病,身體處於新陳代謝較快的階段,加上當年醫學界對此病的認識沒現在豐富,治療方案需時間配合,病情在數年間急轉直下。「還好當年剛完成MBA的課程,可惜已無力繼續在演藝學院完成invited student(訪問生)的課程了。」

聽着Winnie的形容,筆者實在想像不出「骨頭互相摩擦」到底是怎樣的折騰。她口中的病况好轉,是疼痛程度可以接受,而非完全不痛。Winnie坦言,即使意志力多頑強,有時也敵不過身體這種從內而外、難以言喻的煎熬。「我自問生性樂觀,但疼痛容易令自己情緒低落,像是沒有希望似的。」病發初期,她曾經歷一段低潮時期,當時尚未找到合適治療方案,卻又不知原因。「當時只要唔痛,什麼都願意試。」

「我必須和疼痛一起生活,所以要找辦法令自己『無咁痛』和『無咁蝕』。」Winnie試過因為牙骱痛,在太陽穴附近打類固醇針。「雖然見效快,但臉會出現肥腫,實在接受不了這模樣。」面對這個無法根治的長期慢性疾病,她目前以服食止痛藥和注射生物製劑,緩解關節痛楚及控制病情。「在藥力發揮效用前,便唯有忍耐一會了。」

發病二十年,Winnie如常出差工作,照樣返樂團練習。「在機場我會借用輪椅,畢竟客運大樓和停機坪之間太遠。」她說。確診後第五年,她的膝關節因滑膜嚴重發炎,需要進行更換人工關節手術。「當時醫生說人工關節壽命約十至十五年,而且最多換兩次,之後便可能要坐輪椅了。我想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總不可以一直像現在一樣,便鼓起勇氣接受手術。」現在,膝關節已不大疼痛了,但仍教她行動不便,例如無法蹲下,亦不能夠跑,走樓梯和搭巴士也有點困難。

手術後,Winnie曾暫居復康院三個月,方便每天進行物理治療,她趁空檔,照常處理公司職務。「當年自持年輕,沒想過要停工休息。」對音樂的堅持,令她仍然繼續每周的樂團排練,由丈夫Simon駕車載她往返排練地方。「我只是膝蓋不好,又不是手有問題﹗為什麼不可以排練呢?」一直以來,丈夫陪伴在側,十分尊重她對音樂的興趣,在起居生活上亦悉心照顧。多年來,除了「管接管送」外,還承擔大部分家務。「我相當感激他的『照單全收』﹗」Winnie真誠的道。

「只要你想做,就一定做到」

對Winnie而言,音樂是紓緩痛楚的良藥。「練習那兩小時,我不會感覺痛楚,完全浸淫在吹奏之中。」當時她參與公開演奏;每逢樂曲結束,指揮和樂手們須站起來,向台下觀眾鞠躬示意。「椅子沒扶手,手上拿着樂器,我總是擔心使不出力站起來,但原來只要你想做,就一定做到。」

不過,Winnie仍要面對這慢性疾病引致的長期侵蝕,關節衰退讓她多年來經歷多次大大小小的手術。2005年,她右手無名指和尾指的筋腱,在毫無預兆之下斷了,兩尾手指突然垂下來,無法用力。「醫生解釋是因為發炎而令筋腱『太霉』了。那次我真的很害怕,擔心從此不能再玩樂器。」幸好,手術成功,醫生用Winnie的食指筋腱將它們駁回,令她再次拿起喜歡的樂器,重拾她的希望。

目前,色士風是Winnie唯一仍能操作的樂器。「其他樂器我已經玩不到了,太重的拿不起,有孔的按不準。」她解釋,色士風以按鍵吹奏,加上設有掛帶可以繫在身上,正好幫助她適應手腕乏力和手指輕微變形的問題。「慶幸當年冥冥之中選擇色士風,讓自己今天仍能玩樂器。我也會擔心最終有天再吹奏不到,但就讓我利用這段時間盡量享受吧。」

坐言起行 推動色士風發展

Winnie更以自己擁有的力量推動色士風在香港的發展。2008年,她在濟洲音樂節上重遇樂團舊友,當時已是世界知名的色士風演奏家謝德驥博士(Kenneth Tse),對方希望在香港舉辦工作坊,邀請Winnie幫忙。自言音樂造詣一般的Winnie說,「希望透過這個工作坊,能夠令多些亞洲的樂手接觸到國際級的色士風高手。」

十年來,Winnie在「香港國際薩克斯管工作坊(Hong Kong International Saxophone Symposium)」擔任主席一職,除了籌備兩年一度的工作坊外,亦安排外地演奏家來港演出。在剛過去的七月,她才完成一連六日的工作坊,既有樂器保養講座、導修課和大師班,亦有學生表演、戶外演奏和大師音樂會。「我們這次邀請了著名二胡演奏家辛小玲跟謝德驥合奏,還特意為此找作曲家編寫新曲呢。」能夠運用個人專長在自己最大的興趣之上,對Winnie來說,相信是「辛苦但快樂着」的事情吧。

今年四月,Winnie還舉辦了一場「全賴有您」個人音樂會,為類風濕關節炎病人自助組織「毅希會」籌款。「因為再遲些,色士風可能我也會玩不到了。」她把握當下,坐言起行,完成心願。中學母校的管樂團,更在機緣巧合下成為嘉賓演奏樂隊,師姐師妹同台演出。這場全院滿座的音樂會,記錄和見證她一直以來對音樂的堅持和成長。

上半年完成「工作坊」和「音樂會」兩樣大項目,Winnie接下來的行程,是休養生息,前往荷蘭和加拿大探親度假。「現在不得不提醒自己要停下來,多多休息穩定病况。」年紀漸長,Winnie坦言身體真的比以前差。但對她來說,堅持理想,追尋精彩的人生是非常重要的。「我直到現在,還是想着往外地或在香港修讀音樂碩士呢﹗」她哈哈笑道。

■Profile

Winnie Chiu 趙慧妍

從事市場營銷工作的音樂人,擅長吹奏色士風,廿年來與長期慢性疾病類風濕關節炎一起生活。

文:陳芷寧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