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達人許寶強 對抗極權 就是要擴闊生活方式

文章日期:2018年08月19日

【明報專訊】剛過去的星期二,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出席了香港外國記者會(FCC)的午餐會,以「香港民族主義」為題發表演說。

因為他的港獨立場,事前已引起廣泛關注。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高調表態,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亦於演說翌日,嚴正指斥FCC邀請陳浩天演講構成「協助煽動分裂國家」,「毫無疑問也是違法的」。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許寶強近日的新著,仔細剖析中共對香港的極權管治思維。

邀約訪問的電話接通後,許寶強卻回應說﹕「我不想談港獨這件事,因為這是一種agenda setting。我們為何要跟隨這種agenda呢?」

對香港當前的困局,他認為我們可以談的還多的是。

從威權管治到極權臨近

與許寶強見面當天,正是陳浩天應邀發表演說翌日,翻開報紙,看見各大報章均對此大肆報道。雖在電話裏說好不談此事,見面時,記者仍嘗試以此引入。許寶強先以他新著《回歸人心:極權臨近的香港文化經濟學》的書名談起。「香港在政治上的威權專制其實從來如是,現在可以說是變本加厲,但不是突變。」

他留意到近年社會多了關於威權管治的討論,指出其實威權在殖民管治時已存在。當年港英政府以行政主導,立法會一開始也沒有民選機制。九七回歸前後,中央不承認「直通車」,成立臨時立法會,否定了彭定康離開前最後一屆立法會上,議員嘗試推翻殖民地管治上較專制法例的決定。「據我理解,九七政權移交後,中共其實不想改動殖民政治專制體制,很多限制民間社會活動、限制集會言論的法例,比如現在的《公安條例》,比如取締香港民族黨這種法例,其實就是港英時代針對當時左派團體的法例。」

香港新近的變化,他以「極權臨近」形容,「『極』是Totalitarianism。Total power是什麼呢?Total是全面的,包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他提起去年八大校長發表反對港獨的聯署聲明,「這是史無前例的,以前港英政府統治時沒有大學校長需要講政治聲明」。從政治體制延伸至不同層面的專權,除了學術自由,近年亦有港台歌手被指因表演期間的不當言行,被禁絕於中國大陸市場。「極權臨近的意思,就是影響我們的生活,一定要表態,不然可能有麻煩。」這正正是哈維爾筆下描述後極權社會裏以謊言統治的政治文化狀態,「大家要submit to一些自己不相信的狀况」。

討論港獨 無意中迎合極權

「談論港獨」這件事,在許寶強眼中是一項政治操作,「你愈禁,就愈多國際傳媒報道,港獨就好像變成了一件大事」。他指這種「玩法」早在梁振英上任時已經出現,當年他在立法會簡介《施政報告》時,率先點名抨擊香港大學刊物《學苑》刊載有關香港民族論的專題文章,「香港媒體對施政報告那麼關注,這樣一說,肯定成為明日頭條,這是完全能夠料到的,這就是agenda setting」。一本大學生刊物本來不會有太多人看,此舉馬上攫取了大家的目光,如同這次FCC的午餐會,機構過往請過什麼嘉賓、講過什麼題目,普羅大眾未必有印象,「陳浩天的演講,本來有幾多人知?有幾多人會聽?我相信香港大部分人都不關心這些事,所以這是non-issue,這樣做就把它變成了issue」。如此,各界便自覺或不自覺地迎合了極權——「日常的各方面都讓人沒法離開單一的政治權力宰制,包括你吃什麼、講什麼,音樂要唱什麼。」

許寶強認為政權特意挑出「港獨」強調,使傳媒紛紛聞歌起舞、聚焦報道,全香港也跟着這方向討論,「當我們跟着談論,便沒法從這種agenda跳出來。無論贊成還是反對港獨,港獨就成為了一個issue,但我們還有其他議題選擇的嘛。」他相信FCC亦不會長期瞄準單一議題,這次處理符合記者專業——讓多元觀點得以表達,從中開拓新的討論,呈現於大眾面前,讓大家自行判斷。

民粹沒有觸及問題核心

書中特別分析了極權主義臨近時代「民粹政治」的威脅。民粹的操作是利用空洞的能指(signifier),比如「愛國」、「愛港」、「市場」、「自由」這些概念,裝載任何情感和需要。許寶強指出,民粹因為由多方配合,難以預料最終傾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它放棄了具體問題的分析和判斷,「民粹就是不處理問題的真正內核,而透過空洞能指將情緒投入去,甚至外化一個假想敵人,取消了真正問題」。

香港時見民粹操作,許寶強舉出近日港鐵沙中線月台沉降事件的例子,指比起所謂「行之有效」的監管為何失效、工程出現什麼紕漏、處理體制出現什麼變化等具體問題,討論往往轉移到簡單的外部敵人,「建制派會指有人興風作浪,反對中共管治的人就會指是中共問題」。同樣,提及港獨,亦鮮有關於港獨內涵的討論,只不斷圍繞港獨是否應該,「而『港獨』其實承載了各種情感的投入,愛國者就覺得港獨傷害民族感情,支持者就覺得這樣才能反對中共的干預,將香港各方面的問題歸咎政權」。因此,他認為民粹是不理想的,「結果就不會談論比如街市問題具體是怎樣發生,房屋為何住不到,所有問題都處理不到」。

傘運現場開課 緊守教育原則

許寶強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任教逾二十載,一直深受學生愛戴,去年離任後轉職客席副教授。「教育工作我覺得不是民粹工作。教育是陪伴學生發展,他們有問題,就陪他們走一段路,讓他們能夠深化對問題的理解,開拓更多更有深度的問題,讓他們繼續探討下去,而民粹通常是給出一個簡單的答案,教育沒那麼直接,『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相信很多人都記得二○一四年雨傘運動現場,許寶強的身影。他身穿格子恤衫,在添馬公園帳幕前的石階上手執咪高峰,就「如何罷課不罷學」的題目開講。「政權要求辦教育的人一定要先反港獨,我覺得irrelevant。除非學生很關心港獨,課堂上發自心底裏想問這些問題,我就會跟他們討論。」根據他的觀察,不只港獨,主流學生也並不關心政治事件,然而雨傘運動時期卻是他執教二十多年來很例外的狀况, 「那是學生最願意跟你談論文化政治議題的階段」。

他笑言從前課上也教過阿倫特、哈維爾、鮑曼,甚至傅柯的權力與規訓,學生都不以為然,當他們去過廣場、參加過靜坐或佔領就不同了,因為雨傘運動提供了對照的場景。「阿倫特經歷被納粹驅趕流放海外,所以會思考權力與暴力有什麼分別。雨傘運動中勇武派和和理非非之間的爭辯體現到他們的思考,學生考慮衝不衝龍和道時,這些反思就變得很相關了。」他理解自己在雨傘運動中主要是教育上的參與,「我希望嚴守很認真做教育這個原則」。他認為無論哪種專業,或是對倫理價值、審美的追求,緊守原則並嘗試從重建民間社會相互聯繫中獲得力量,是抗衡壟斷權力源頭的一種方法。

「經濟化」把人變成獸

許寶強與系內的陳允中和羅永生當年一同高調支持雨傘運動,去年三人卻同時宣布離開學系,引起與政治壓力有關的猜測,他早已在其他媒體訪問中否定。「我之前已經有離開的想法。」他指本地的大學教育追求國際排名,難從學生的實際經驗出發。此外,各大院校都受資本權力影響,資金批核多以是否有助香港未來經濟發展為考慮,因此從教育角度出發愈來愈難做。

資本權力除了影響教育發展,作為政權以外的另一壟斷權力源頭,也是社會裏主導的論述準則。書中提到,當代公共討論中,「政治化」的空洞能指往往承載「忽略公眾利益」、「為反而反」等負面控訴,結合現今「物質至上」、「搵食大晒」的統織(hegemony),「去政治化」便成為了「經濟化」論述的一體兩面,「反政治化其實就是要將人變成經濟動物」。當一切被窄化成以經濟衡量,「經濟」變成「價值」,「發展」就是「道德」,一切與之相違的都被視作不能接受。

「極權什麼時候最容易操作呢?就是將我們所有重視的東西窄化成單一價值準則,將人變成獸,《動物農莊》中當人變成畜類,只關注吃得飽、睡得暖的時候,就最容易操作。」許寶強在他的另一著作《資本主義不是什麼》講述了世界被「經濟化」的歷史進程,比如「市場」由包含文化發展場所面向的墟市,怎樣演化成純粹的經濟概念。他指,以往希特勒以優種的雅利安人統治下世界大同的圖景,指稱為人類發展的必然軌道,「經濟化」則為當下極權的政治文化工程,市場運作被塑造成「自然」且不容挑戰的邏輯,彷彿是唯一可以依循的發展規律,當我們亳不猶豫地接受,就很容易順服於掌握這種邏輯的權力來源。

我們可以如何抗衡極權?許寶強提示極權作為單一權力來源,會持續殺滅其他權力來源。「比如宗教,當你是虔誠教徒,認為最高權力來自你信奉的上帝、佛祖,習近平說什麼可能就是次要了。你可能不惜為信仰犧牲,這對極權的政權來說便是威脅。」「假如你相信藝術,認為終極權力是美學,當與『美』有衝突的事發生,可能為藝術犧牲,對極權政權順服的程度就可能會低很多。」他認為反極權的方法,可以是發展民間社會各方面的其他權力源頭(other sources of power),並且保有不順服的權利(right to nonconformity)。

發掘其他教育方式

「搞教育可不可以不順應單一模式?」始終有志於教育的許寶強,多年來一直思考教育的出發點,「到底學習是什麼?」二○一五年就此出版《缺學無思》,更與數名「共學者」籌組「流動共學」,在主流體制以外逆流而上,舉辦民間成人教育,讓「罷課不罷課」流動民主課室在傘後得以延續。自封為市場推廣主任的他,簡介課程大概分為三種,分別是從當下時代與社會關注引伸的學術課題,比如情感政治和資本主義,另一種是生活DIY課程,涵蓋瑜伽、創作、釀酒等,最後一種是針對當下社會狀態的時事沙龍。他期望這些不提供學位、不設學分卻收費的課程,可以排除阻礙理想學習的因素。他們正在設計網上工具,鼓勵共學者倡導有興趣的課題,他們會嘗試組織資源配合。

他笑言不敢給香港寄語,只想到如果大家都能根據自己的意欲,擴展生活的可能性,毋須每每針對政治方向着手,嘗試活出其他的可能,選擇不同的生活方式,猜想極權的操作就會變得有限。

文//潘曉彤

圖//馮凱鍵、潘曉彤、網上圖片

編輯//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