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色西裝配陶瓷煲呔 70歲滿活力 黎青龍 老與不老自己抉擇

文章日期:2018年8月20日

【明報專訊】俗語有云,歲月催人老。香港大學內科及肝臟科講座教授黎青龍任教近半世紀,只因年屆七旬,就面臨不獲續約的危機,來年由全職變兼職教授。

官僚制度在叫他認老,但置身朝氣洋溢的大學校園,他走得比學生快,穿得比人花俏,玩手遊比誰都投入。最重要是對教學與生活的熱情,歷經數十年仍然未減。

在黎青龍眼裏,老與不老,理應是自己的抉擇。

他是全球排名首三位的肝病權威,又任職香港大學醫學院46年,在國際與本地醫學界,黎青龍的大名無人不曉。近來把他拉進大眾視線的,卻不是什麼威水事件:今年他年屆70歲,5年前已屆正式退休之齡,三度成功申請延遲退休,但明年5月再度約滿後,很可能不再獲批,無奈地要「被」轉為兼職教授。

或「被」轉兼職 無減教學熱誠

這件事,在去年再獲續約時,他早就心中有數,「校方有通知我,我心想無計可施,因為是港大的規例,沒試過有人年過七旬後仍是全職教授」。當時他沒打算爭取,直至近月有傳媒向他查詢,他才改變念頭。

月薪下降是小事,反正他早就自行找贊助人,支付他的薪水與研究支出,「我只是覺得,如果我教的是全職時數,名義上卻叫做兼職教授,這也不太說得過去」。

那不如減少教學時數?他更是千萬個不願意。訪問當日早上,他教了3小時課,晚上又有另一課,在全個港大醫學院,他的課堂密度數一數二,「你想不想像到我不教書?我自己都想像不到」。

同齡的教授陸續退休,黎青龍算是異數,「我見他們退休後,生活好像很優游自在。好老實說,我又不用那麼優游自在」。相反,他最想將多年的知識和臨牀經驗,統統傳承下去,「學了理論,明白如何應用,再學習對病人抱同理心。做到這3項,病人就有福了」。

學生面前刻意當嚴師

平時總是笑笑口的他,在學生面前會收起笑臉,刻意當個嚴師,「他們日後要治療病人,自然要認真地學習。試過有學生表現不理想,被我說到眼紅紅,第二日就大躍進了」。他說見到這幕很開心,未幾又急急糾正,「人家眼紅紅,我說開心好像不太好,總之學生受教便值得高興」。

「這份喜悅不會說到某個年紀,就突然看化了」,事實上,他的教學熱忱從小就醞釀,至今不變,「我在中學時有去做補習老師,每次都如常地教,直到某一天,學生明白了所有內容,我感到非常滿足」。

黎青龍的長情,一來見於對教學的熱愛,二來也見於其嗜好。他喜歡音樂、歌劇、文學等,全都是一愛就幾十年,「本身連樂譜都不懂看,20歲左右,我特地去聽許多歌、模仿唱腔,培養西洋音樂的造詣。如今我會去外國欣賞歌劇,今年才去了加州看表演」。

寫詩鼓勵醫學院畢業生

文學方面,他愛讀非醫學類書籍,近來正讀「國家公園之父」約翰.繆爾的著作《優山美地》(The Yosemite),是一個美國國家公園的遊記。回想求學時期,他鍾情莎士比亞名著。讀得多自然技癢,莎士比亞常寫的十四行詩,黎青龍閒時都會創作,近3年都為全體醫學院畢業生寫詩,或作鼓勵或作勸勉,給未來醫生打下強心針。

中學時他還迷上了攝影,經常一次過冲曬數十卷菲林,現在有了數碼相機後,更是逢旅行都瘋狂拍風景,「每日400至700張是等閒事」。說到這兒,黎青龍拿起手機,展示最新旅行照,記者以為是他的大作,他耍手擰頭:「手機裏的都是朋友拍攝的,傳給我留個紀錄,我用的相機專業好多」。

孭重單反行山 瘋狂拍風景

最新購入的相機,是去年暑假才推出的單鏡反光相機。明明到了一般人眼中「骨頭脆」的年紀,黎青龍卻孭着重重的單反相機,行過龍脊山徑、上過畢架山,去了兩次萬宜東壩,「多重都沒辦法,誰叫我喜歡影相?」他平時「零運動」,行山是唯一例外,並非有目的地強身健體,純粹從興趣出發,「想影相就去行山」。

但上了年紀,總會怕身體老化吧?黎青龍的血壓和膽固醇偏高,失眠則持續了30多年,雖然要長期服藥,卻不覺得有任何困擾,「能靠藥物控制的,都不是什麼問題了」,頂多是降膽固醇藥的副作用,令他行樓梯時,大腿會有點痠痛,「但我行得快過學生,說話都快過他們,哪用擔心呢?」

唯獨認知障礙最令他害怕,「眼見跟我差不多年紀的人,患病後會忘記東西,或者要依靠別人照顧,這些我都很抗拒」。不過,認知障礙防不勝防,他選擇了放下憂慮,「除了多動腦筋,就無特別的預防方法,我用手機玩玩文字遊戲、數獨,然後乾脆不去想了」。

黎青龍不做運動,也沒控制飲食,食量跟年輕時相差無幾。中午吃了一碗雞肉米線,當下已心知不夠飽,下午多喝了一杯高糖分凍飲,偏偏他身形多年如一日。「食極唔肥」不止叫女士稱羡,他提起時都帶幾分自豪,「有天發現自己胖了的話,我都會少吃點的,幸好暫時不用keep fit都保持到,每次做西裝都只是選色、選鈕扣,不用改尺寸」。

「有得靚,有誰不想自己靚?」

從醫卻棄掉白袍,他診症、巡房、教書,一律穿鮮艷西裝,間中打陶瓷煲呔。有人形容他浮誇,甚或招搖,他反問:「有得靚,有誰不想自己靚?」年紀大,就不能穿得花巧,他完全不認同這種觀念;單單因年齡就放棄打扮,或者改變審美觀,在他眼中才是奇怪。

自1990年代開始穿鮮色西裝,黎青龍以往會買Versace、Dunhill,到後來變成度身訂做。對上一次訂做的大紅色西裝,成為他去年領取港大45年長期服務獎的「戰衣」,配上粉紅恤衫、金色煲呔和皮鞋,隆重得來又搶眼。

他穿西裝很會看場合,也視乎心情來替換,道理等同上班族出門前,總要悉心挑選衣服,黎青龍自問平常得很,「我衣櫃裏只有10套西裝,70歲人有10套西裝,稱不上誇張吧?」要論特別的地方,大概是沒有最傳統的黑色西裝,原因很簡單,就是不喜歡黑色,「我駕車都一樣,從來沒買過黑色的車,現在的跑車是橙紅色的」。

工作時間以外,黎青龍每月看一至兩套電影,近期心水是卡通片《超人特工隊2》,主要因為BB運用超能力的樣子很可愛;Pokémon GO玩足兩年,即使在港熱潮降溫,他都堅持在港大四出捉精靈,外遊更是尋寶良機,「每隻精靈都捉了很多,一模一樣都不捨得刪。還有在美國時好慘,我去了兩次,找來找去都只有4隻」。他比許多年輕人都玩得。

見他滔滔不絕,問他有沒有課金(付費買遊戲用具)?黎青龍先含蓄地點了點頭,之後忍不住介紹起買過的道具,說完又補充:「我不是跟潮流玩,推出了一個月我才玩,別人玩不玩,影響不到我。」

說到底,黎青龍從沒刻意破格,只是不拘於他人目光,去做心中喜歡的事。轉兼職的消息傳出後,港大醫學院學生及畢業生聯署力撐他,他表示即使不成功,都無阻他繼續教學,「全職教授是名銜,有固然好,沒有都可以教書。我決定了保持節奏,結果怎樣都不會減少堂數」。

身為醫生,他用醫學知識來收尾。「人有好多腦細胞,活了70年都好,只不過用了一小部分。我尚有很大潛能,最大的熱情在教書,一定會繼續,亦會影相寫詩,最近有點想學油畫。」他笑道。

文:李樂嘉

編輯:陳淑安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