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橡樹塌椏殺人 尋根究柢誰之責任

文章日期:2018年09月02日

【明報專訊】8月21日,秀茂坪順利邨橡樹塌椏,擊中一名印傭,釀成奪命意外。多天過去,依然叫人驚魂未定。房屋署正詳細調查原因,預計本周會有初步結果。在官方公布消息之前,我們請來了樹木專家分析釀成意外可能的因由,從最初的規劃、後來的護養到政府部門的分判制度,整理種種來龍去脈,希望善忘的城市人在震驚和悲慟過後,可以更懂得理樹之道。管治者若能修正漏洞,從根源着手,讓樹木健康生長,以後或可避免此等悲劇再次發生。

掘個窿植樹就算

秀茂坪順利邨意外中,掉下枝幹的印度橡樹本性粗生,「樹博士」詹志勇教授形容橡樹堅壯而且生長力驚人,短時間內就能長至二三十米高。堅碩大樹的枝幹突然折斷墮下,他認為問題首先應追溯至栽種的規劃問題。他指出相關屋邨的樹木規劃責任未明,但全港多區的種樹規劃都會聘請顧問公司撰寫報告,錢是花了,效果卻不理想。「樹有一半在地上,有一半在地下。」作為政府綠化總綱委員會顧問,他曾仔細檢閱多份報告,批評香港樹木規劃則重選擇優質樹種,然而方向往往集中在找尋需要綠化的位置,在「窟窿」植入樹木,欠缺對大樹將來生長情况的遠見,並沒預計地下有沒有足夠面積讓樹根延展、散開,更忽略土壤質素。

「樹已種,才讓樹藝師出現」

國際樹木學會香港分部主席梁永強認為應參考外國做法,讓樹藝師參與早期城市規劃,與園境師和城市規劃師按各自專業,一同為城市樹木規劃,「例如種什麼品種,以什麼方式,樹木需要相隔多遠距離,什麼環境適合種植。」並在過程中為樹木往後生長狀况作長遠打算。「當樹已經種下了,才讓樹藝師出現。很多問題已經很難改變。」就如是次涉事樹木,「當樹木已經長成那麼大棵 ,前面有巴士站,後面又是泊車位置,無法擴大種植空間,只能小修小補」。他指出目前政府體系不存在樹藝師的職系,變相在城市規劃時依賴園境師給予意見。

泥土多沙石 有機質少得可憐

滋養成長的泥土也是樹木健康狀况的關鍵,詹志勇持續研究城市土壤,在全港多個種有樹木的公園和路邊收集樣本,發現八成樣本中,逾八成成分都是沙石,「可以說是差到極。太多的粗沙和石仔,沒法提供和保存泥土養分,亦影響疏水和疏氣」。而且大部分泥土壓得太緊,令樹木根部不能延展生長。

此外,他指出泥土中主要養分「有機質」如氮和磷亦少得可憐,路邊採集的土壤更發現大量重金屬。他批評政府護養樹木失責,「每逢颱風,倒下的樹都有數千棵,最高紀錄更有八千棵」。他狠責政府態度放任,猶如讓颱風把弱樹自然淘汰。

護養過程 樹藝師應參與

梁永強慨嘆政府部門讓樹藝師的工作集中在樹木風險評估,在樹木出現風險時才提出補救建議,就像「頭暈身㷫」才看醫生,更理想的做法,應讓樹藝師在護養過程上參與更多,「比如發現病蟲時應該如何照顧樹木,如何施肥讓樹木在合適時候開花而且不受蟲害」。他認為樹木健康評估有如日常身體檢查,給予樹木全面照顧,若護養得宜,生病風險可大大減少。

分判制度 價低者得

是次意外的導火線,詹志勇推斷是樹木受到真菌感染,樹木出現大量大型傷口,是令真菌更易入侵的元兇。造成大量大型傷口的原因,他歸咎政府外判樹木管理「價低者得」的招標繩準,指承辦公司為求更易中標,往往粗枝大葉地大肆修剪大樹枝,減省處理每棵樹的時間,節省成本。

順利邨的涉事樹木由房屋署負責管理及保養,房署回覆指投標分別考慮相關技術要求及價錢,技術要求包括投標者在樹藝行業的相關工作經驗,以及所提供的樹藝師資歷,強調必須首先符合技術要求,才會考慮其投標價錢。梁永強同意房署在招標制度上比其他政府部門相對開明,技術和價錢以四六比例評分,比處理般咸道古樹的路政署,以價錢作招標主要評分準則為佳。然而,他指出分判制度仍然潛在私相授受的漏洞。

剪大樹枝與斬樹 計錢不同

目前政府部門轄下的樹木維護工作分開兩部分:首先由樹木風險評估承辦商的樹藝師檢查樹木並撰寫報告,再交由樹木風險評估承辦商的攀樹師根據報告修剪。梁永強指出若寫報告和修剪樹木由同一個承辦商負責,如路政署做法,就會出現誘因驅使樹藝公司在撰寫報告時,提出讓其獲得更多利益的處理方式,「寫剪大樹枝還是寫斬樹能賺更多,視乎合約上計錢的方法」。他認為最理想方式是將兩項工作分判予不同承辦商,避免利益衝突。

就以上問題,房署書面回覆指兩張合約分開招標,投標以雙軌投標程序進行,兩者不可由同一家承辦商負責。然而,有媒體查冊揭發涉事的城市綠化有限公司董事徐振雄,與駿景園藝有限公司董事梁婉儀同於時富國際興業有限公司任職董事,該公司的註冊資料上兩人報稱的住址相同,顯示二人關係密切。對於兩間公司在是次年度檢查前,有否就該樹提交報告及進行修剪,截稿前尚未得到房署回應,當中有否涉及利益輸送、造成大型傷口導致真菌感染的責任成疑。

表格評分欠全面

現行樹木風險評估中,承辦商在檢查過後,必須至少向政府部門提交Form 1(樹群檢查表格),記錄樹群風險。若樹藝師檢查過程中發現樹木出現特別問題,或者有關樹木屬於脆弱品種或具相當粗度,就必須提交Form 2(樹木風險評估表格)。「例如這次順利邨的個案,那棵樹在狹窄的環境生長,會否因為根部抓不緊泥土,造成倒塌風險,Form 1看不到,要靠Form 2。」梁永強說。

房署回覆解釋,承辦商曾對涉事樹木進行個別樹木風險評估,記者再向當局索取相關表格,卻遭拒絕。梁永強指出即使該樹完成Form 2,表格設計在反映樹木實際問題和風險上亦未及全面。表格要求就樹木、樹枝的倒下或墮下風險、樹的粗度、該範圍的人流三個元素以加分法評分,忽略了對實際環境中砸傷途人的機會和程度評估,而分數以十二分為滿分,分佈太窄,易有偏差。經過諮詢,樹木辦年初下令各部門試行經改良的新表格,新版本以矩陣(matrix)比對方式取代計分制,亦加入了倒塌後果的嚴重性作為評估因素,梁永強批評推行進度緩慢,若及早試行,或可更準確評估狀况,避免是次意外。

他認為香港缺乏本地註冊樹藝師制度,批評現時制度畸形,政府將單憑修畢各地相關課程因而獲得某些協會的會員資格,等同樹藝師資格,做法特殊,指若未經臨場評估訓練,或影響判斷風險的準確性。此外,樹藝師與攀樹師分家亦於世界鮮見,「懂得寫報告的可能不太了解怎樣修剪樹,寫報告時或不夠全面;剪樹的沒有很強的樹藝概念,未必剪得好,因報告的修剪建議是平面圖,要靠攀樹師臨場理解樹藝師的想法。大型修剪,樹藝師才會到場。」

檢查、複檢,再複檢 誰疏忽?

就意外始末,房署回覆記者詢問指出,該樹1月由城市綠化有限公司完成年度樹木風險評估,其中曾對涉事的印度橡樹進行個別評估,當時狀况正常。及後於5月下旬,按發展局指引由另一間樹木風險評估承辦商劍飛綠化有限公司現場複檢,報告指出其中三棵樹木,包括涉事的印度橡樹需要再複檢。城市綠化有限公司6月再度複檢後,7月提出相關的修訂風險緩減工作建議,卻未發現有需要即時跟進的問題,房屋署在8月6日指示駿景園藝有限公司在8月24日前修剪樹冠及枯枝,而意外發生於限期前三天。

梁永強認為房署回覆明顯避談部門的責任,叫人聯想責任必然屬於三間公司的疏忽遺漏或處理怠慢,「但不論第一次檢查、另外一間承辦商的複檢,還是第二次的再度複檢,三個過程都一定有房署人員看過報告。」他指即使承辦商疏忽,沒為意樹枝有即時危險,作為樹木管有者的部門,始終責無旁貸。「會否因為只有三數名職員,人手不夠所以看漏了?有可能的。」就房署管理樹木的職員人數,發展局回覆解釋,在綜合管理模式下,不同部門各自負責管理其土地及設施範圍內的樹木,包括日常巡查和適時護養,而樹木辦則負責整體統籌及協調。截至2017年12月31日,房署管理101,700棵樹,負責樹木管理有41人,相等於每名職員負責2480棵,人手明顯不足。梁永強促請政府在內部架構裏增設樹藝師職系,指樹木辦自今年起取消聘請具相關資歷的合約員工,反而從各部門借調人手,完事後歸還,相關員工沒有持續進修樹木專業的誘因,認為要提供晉升階梯,才有助培養專業人才,有利長遠樹木管理。

文//潘曉彤

圖//資料圖片、受訪者提供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