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City Hunter!尋找遊戲中香港街景

文章日期:2018年9月2日

【明報專訊】在尖沙嘴街頭飛車、在九龍城寨逃出生天、在觀塘工廠區射殺敵軍……原來過去三十年,有136 個電子遊戲以香港為場景,受歡迎程度僅次於紐約的215個。

遊戲研究者Hugh Davies花了一年時間研究電子遊戲中的香港,「遊戲中主要呈現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七年的香港,即英國殖民地的最後時光,主要受導演王家衛電影影響,香港在遊戲世界裏定格。」

霓虹燈最受歡迎

Hugh在二○一六年設計了一個桌上遊戲XON KON,透過Google街景和Google Earth製作出一個個香港建築模型遊戲。「我想再抽象一點,因此就看了一些有關香港的電子遊戲,發現原來有很多!不過遊戲中的香港和真香港有一段距離,非常有趣。」他後來被選為2018年M+/Design Trust研究資助計劃的研究學人,展開題為「電子遊戲中的香港建築」項目。

第一個以香港為背景的電子遊戲,是一九九四年由英國公司ZX Spectrum開發的Travel with Trashman,玩家要穿梭一條滿佈七彩霓虹燈的街上撿垃圾,街道顏色對比強烈。香港霓虹燈景觀是最常見題材,日本遊戲《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的藝術總監在製作前曾赴港取經,在炎夏裏,經常走入便利店唞暑,在極端溫差下的香港街景盡是滿滿霧氣,映出朦朧霓虹夜景,並套用到遊戲當中。而原來,有一半用香港做主題的電子遊戲的開發商都是日本遊戲公司,足見日本玩家對香港的情有獨鍾。

招牌倒轉 發哥變殺手

不過,遊戲中的香港街景經常出現「無厘頭」錯處,惹人發笑。例如射擊遊戲Battlefield 4的中銀大廈坐落在深水埗、每座大樓天台都設有奇怪水箱、簡體字招牌倒轉等等。「因為太太是日本人,而且是書法藝術家,因此我對中文字都有少許認識,至少會知道招牌反轉了。」而Stranglehold周潤發塑造成殺手,雖以大澳作背景,但將大澳真實棚屋變成石屋。「因為設計遊戲時,多會利用網上隨手可得的香港3D模型,因此與真香港街道會出現偏差,或許設計師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擠迫城市的反差尤其動人

他曾詢問遊戲開發商為何選擇香港作場景,他們解釋香港是個擠迫的城市,但擁有不同景觀,包括山景與城景交融。加上,很多事情在這個小城市內發生,而且,貧與富、高與低科技的反差常見,這種矛盾尤其動人。

九龍城寨 完美題材

「以香港為主題的遊戲大多是罪行與恐怖遊戲,例如九龍城寨就時常出現,因為九龍城寨沒有警察、沒有法律、沒有規劃,對遊戲開發商而言是一個完美的題材,很刺激」。在生存遊戲《幻影幽靈》(Phantasmal)中,玩家將深入九龍城寨荒涼和錯綜複雜的廢墟中,遇到行為異常的居民和兇殘的惡魔。「雖然不少遊戲背景設定在未來,但你仍然會看到九龍城寨, 一個已拆卸的圍城」。

不止當牆紙 加入香港故事

「香港的功能多數只是遊戲中的牆紙,而甚少加入香港故事,不過新生代已經嘗試改變」。例如理工大學學生現正製作一個有關在九龍城寨中生活的遊戲,學生更訪問了曾住城寨的居民,了解到在一九六○年代,一群城寨居民自行組織起來充當城寨警察,四處巡邏維持治安。

加入廣東話對話

為了加深認識香港街頭,他走遍港九新界拍照,他的facebook專頁全是香港各個港鐵站。二○○八年首次來香港,他形容香港由到處是茶樓、餃子店,到現在變成了琳琅滿目的咖啡店與手工啤酒。「還時常懷念西營盤雨後的鹹魚味呢。」在研究中,Hugh提到兩個令他印象深刻的遊戲,包括賽車遊戲Gran Turismo 4,清楚展現尖沙嘴街道景色,而動作遊戲Sleeping Dogs更加入廣東話對話,以及錄製香港的鬧市噪音助人入睡。

電子遊戲是第八藝?

四十七歲的Hugh生於澳洲,是個多棲工作者,「我有不同的生活,包括居住在不同城市、持續轉換職業,過去十年是一個研究員,前十年是媒體製作人,再十年前是一個跨界藝術家。」

他自己亦有設計多個網頁遊戲,其中一個名為The Darkest Puzzle,玩家依照網上三十個線索,找尋911恐怖襲擊的真兇,遊戲備受爭議。「這是我其中一個最不成功的遊戲,在二○一一年遊戲界開始以解決現實問題為題材,其中不少是由美國開發的。他們說我的遊戲對死者不尊敬,但難道他們以解決非洲糧食危機,解決中東戰爭為題材的遊戲,又尊重嗎?因此,我的遊戲在某程度上卻算是成功,因為我令人們質疑創造遊戲的動機。」

獨立遊戲群體擴大

他同時是澳洲「Freeplay獨立遊戲節」董事會主席,「澳洲遊戲界以電腦和PS4主導,香港人大多以手機遊戲為主。在過去二十年,澳洲的商業遊戲滯銷,但獨立遊戲的群體則擴大了。」說罷,他就掏出手機展示由澳洲獨立遊戲商開發的互動式繪本遊戲Florence,帶領玩家體驗女孩的初戀故事,小清新的畫風令人欣喜。「不過,要論及我最喜愛的遊戲,還是經典的俄羅斯方塊和西洋棋,最得我歡心」。

古有七藝,有人將電子遊戲列為第八藝。Hugh則認為電子遊戲應該排第三或四,因為遊戲的歷史比電影還要長。

文//彭麗芳

圖//馮凱鍵、網上圖片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