鋒芒乍露:擁抱逆境

文章日期:2018年09月04日

【明報專訊】一位朋友說起其侄女在我的母校念中學,「她想參加某一校隊,但在遴選時竟被拒絕」。

我聽得出言語間帶有絲絲不忿,問:「有什麼不妥?」

「她爸爸認為學校理應讓任何有興趣的學生加入校隊,拒絕參與令小朋友氣餒。他想過向學校表達不滿。」

我不同意這種想法,「孩子從小培養面對挫折,磨練品格,我看這才是福氣!你寧願她15歲還是25歲才開始經歷挫敗?」

朋友打量我究竟在說反話還是認真的。我繼續解說:「過分保護孩子只會製造玻璃心,日後出來社會做事稍遇不如意的事,便覺世界末日,豈不更容易精神崩潰?孩子真的有興趣該項活動,還可以參加班際比賽,既可從次一級別發展興趣,又能裝備自己下一年重考校隊。不然,挑選另一個更適合自己所長的校隊。」

孩子遇上挫折,父母親朋長輩的取態很重要。家長憤憤不平要為孩子出頭討公道,孩子便學會把責任推給學校和選拔過程;家長開導孩子從正面角度面對挫敗,孩子便能啟動學習心態回應逆境,視失敗為歷練,反思自己不足。

最近有人想請我演說,分享成年人如何面對逆境。我有點為難,估計人們大多想聽一個飽受特大苦難(如大病、車禍、破產)卻能絕地反擊東山再起的人演說,這才有號召力。友人堅持那些「浩劫生還者」對一般人來說,距離太遠,難以產生共鳴。

慢火烹調抗逆力

我還是不敢答應演說,因為現代人帶着吃即食麵的期望,希望三言兩語便能學懂抗逆,那我還是會令人失望的。我會告訴大家,抗逆能力是一種需要修煉的內功,一個需要慢火烹調的質素,過程包含失望和痛心,以栽培出智慧和耐力;需要多元衝擊,以練就視野和開放的思維;需經歷過背叛和不公義,以洞悉誠信和真理的可貴。

換言之,要學懂抵抗逆境,先要擁抱逆境。

你會問,這豈不是要祈求苦難,而非風調雨順、趨吉避凶、大吉大利?沒錯。不過你不求苦難,苦難都會找上門來,此乃生命的定律。

但你可祈求經歷苦難逆境時,有一知己默默相隨;瀕臨絕境時,尚有一隻溫暖的手緊握你,讓你知道世間還有愛和盼望;質疑自己時,還有一個堅定的眼神告訴你,你是可以的。

現在流行正向思維,但很多人只從字面解讀為只需往好的一面想,把任何負面和不如意的念頭統統壓抑下去。想認真地談苦難,馬上迎來「吐口水再說。」「哇,大吉利市。」「Touch wood!」的批判。

孩子被拒絕加入校隊,能否跟他們深入探討如何認識自己、裝備自己?朋友被辦公室政治困擾,可否給他們一個深深的擁抱,寧靜地傾聽他們的牢騷?朋友親人患病,能否安靜地與他們同行,一起經歷其漫長的療程?

抗逆能力需要久經挫折的慢煮、智慧的調校、誘惑的測試、孤獨的修行,才可煉成。我不懂說抗逆,我只能交換修行的心得,一起學習與苦難交個朋友。

■Profile

何靜瑩(Ada Ho)現為初創互聯網公司Paxxionee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並為多間跨國企業、非牟利機構及學校提供領袖培訓課程,兼任香港大學榮譽助理教授。畢業於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並於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取得公共政策碩士。著有《鋒芒筆露》、《自我演逆》及《敢動人生》,最新作品為《心度遊——從管理出發》。

Ada.Ho@Paxxioneer.com

文:何靜瑩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