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下藝術組合所有作品惹爭議 M+:買過去,送未來 學者憂影響館藏質素

文章日期:2018年9月7日

【明報專訊】西九博物館M+爆出全球首見的購藏手法!官方上月公布將數碼藝術二人組「張英海重工業」的全部作品納入館藏,數量達五百多件,而且組合日後推出新作均由M+擁有,引起熱議。根據M+一貫保密守則拒絕公開購藏金額,輿論批評M+亂花納稅人金錢買「未來作品」。M+接受專訪時澄清,今次乃「買過去,送未來」。

事件複雜引起多角討論,包括數碼藝術創作是什麼,購藏數量及藝術家日後質素,以及已經敲問多次的M+購藏機制。

張英海重工業由韓國藝術家張英海和美國藝術家Marc Voge於一九九九年成立,基地在首爾。他們探索科技與人及藝術的關係,主要利用一九九六年面世的動畫軟件Adobe Flash,作品看似簡單,於淨色或圖案背景彈出文字,一句接一句,文體是詩句、評論或個人故事。作品採用常見的Monaco字體,主要用英文,另有韓文、日文、烏克蘭文等,配爵士音樂背景。當中不少作品向大企業三星正面交鋒,批評消費主義及網絡文化緊密交織。例如《三星意味着高潮》故事以一個太太角度,望着偌大廣告後的欲望糾纏。他們亦針對監控、難民等議題發聲。

從用網絡新工具 到拒用網絡新工具

藝術表達手法及美感見仁見智,張英海重工業有何價值?M+流動影像策展人Ulanda Blair接受電話專訪時指出,張英海重工業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尾「網絡藝術」(Internet Art)運動時期開始,即使網絡日新月異,他們維持風格。網頁設計、圖像、圖片不斷推陳出新,愈來愈精美,他們卻抗衡。其作品意義由初初使用網絡新工具,至「不使用」網絡新工具。她說,組合亦正面臨最大衝擊,就是Flash日漸被淘汰,不久將來可能連一直堅持使用的載體都失去。簡單來說,這是一場反襯。

藝術品價值從來難以三言兩語評定,何况網絡藝術及數碼藝術發展時間相對短。事件更多人關注購藏機制,M+創出全球首見的購藏手法,到底有何可取與批評。第一,張英海重工業作品於網上公開,M+不就「再買一次」?二○一六年十二月M+開始購藏計劃,收到其約四百五十Adobe Flash格式的電腦動畫作品。Ulanda Blair強調公眾可於組合官網欣賞的為一百五十件,僅佔約三成,另逾二百件是從未公諸於世的替代版本,包括草稿及作品準備工作。藏品會每年更新兩次,將在M+館內按需要向訪客開放,及料於館外大熒幕展示,降落維港。

「只會付一次錢 未來作品是bonus」

第二,最為人詬病的就是「未來」一詞。M+表明張英海重工業日後推出的新作和在國際間展出的項目,M+均會擁有。消息一出,網上出現M+「買斷」藝術家的說法。買斷一詞用於什麼語境?買斷可以是銷售策略,例如書展時檔主不採用寄售方式,而是一次過向出版社付錢,多數可以用較低價錢買下整批已有的貨。然而,這根本不合適形容M+與張英海重工業的協商。

那麼,如果張英海重工業立心不良生產大量作品,每次有新作,M+都買,那納稅人金錢何從?Ulanda Blair解釋並透露:「我們購入已有的作品,而且只會付一次錢。未來他們提供任何一件作品都是bonus。即是M+未來『免費』得到其作品,前提是他們繼續創作。」記者追問:「即是不用每一件新作再付錢?」她回應:「不用。」根據M+購藏委員會守則,他們不能公開任何購藏價錢,於立法會文件亦表明因為避免大幅影響藝術市場買賣價格,另此乃國際藝術館常見做法。如果有價錢流出,多數只是某作品的最新拍賣價、估價或內幕消息。Ulanda Blair亦沒有透露此聲稱的「買過去,送未來」套餐何價。

購藏何價?慣例不公開

立法會於二○○八年批出二百多億元一筆過撥款,當中十七億予M+購置藏品。現時購藏委員會挑選作品超過某金額界線,即審批範圍,須向西九董事局提出建議。Ulanda Blair指張英海重工業作品不用呈交該單位。不過,某金額界線即是幾多?同樣保密。二○一二至一六年臨時購藏委員會的金額界線為五百萬,但隨臨時購藏委員會解散,連金額界線的數目亦改為不對外公開,令公眾質疑機制日漸封閉,須檢討機制。

何慶基:我感到很荒謬

香港藝術中心前展覽總監、中大文化管理文學碩士課程主任何慶基,關注日後作品質素影響M+購藏聲譽:「『未來』此段令我感到很荒謬,即使對方是免費送贈,水準下降,M+都收?因為獲得博物館收藏對藝術作品有一定認可,那他們可以一直拿着M+名字出去。」本報今年五月曾專訪M+副總監及總策展人鄭道鍊,他點出M+處理捐贈的原則,非「別人送M+就收」,必先考慮作品質素及購藏委員會主席通過。然而,今次史無前例的購藏協議會否設立拒收機制便不得而知。

第三,為何要購藏接近所有作品?批評指張英海重工業作品表達手法一式一樣,視覺美感亦乏味。M+至今的數碼藝術相關作品包括日本Emoji之父栗田穰崇草圖(一九九八年)、大陸藝術家曹斐RMB City(二○○八年至二○一一年)、大陸藝術家馮夢波Long March:Restart(二○○八年)等。Ulanda Blair說,張英海重工業適合成為一個錨子(anchor)的作用,因此大量買入。

上周五,張英海重工業於「大館」舉行第六次演出,重塑舊作ARTIST'S STATEMENT N0. 45,730,944: THE PERFECT ARTISTIC WEB SITE,穿插二人現場對談。多年來他們少有現場現身表演,貫徹作品科技口號的色彩。曾任職國際畫廊、為不少本地新晉藝術家策展的獨立策展人Andre Chan指出,M+此新購藏方法亦有可取之處。首先,他認為張英海重工業作品本質的歷時意義重大,完整收藏不無道理:「其作品以一系列收藏,比單一收藏更值得。因為很早開始梳理Internet Art的歷史,才可以看到藝術家如何處理網絡對藝術、人的生活變化。」

再者,他認為此方法突顯了數碼藝術品的購藏可塑度。M+表明張英海重工業作品有三個版本(editions)及兩個「作者版」或「試版」(artist proofs),版本可於市場出售,而M+則必定收藏「作者版(二)」。數碼藝術品多數以硬盤儲存,Andre Chan說:「對比其他藝術形式,影片等始終不是實物,亦有複製本質。此手法表達初次嘗試了其實可以複製『一世』給你,這種方式為何不可以走入博物館架構呢?」

M+此舉引起國際討論,時日會證明其眼光,然而購置藏品機制依然未能令公眾安心。張英海重工業「一世」的貨,將收藏在工程一再延誤的M+博物館,竣工日期料為明年,二○二○年啟用。如果想先睹為快,簡單得多,上張英海重工業官網(yhchang.com)。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