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再創恐懼與貪婪世紀

文章日期:2018年9月7日

【明報專訊】十年前,筆者仍任職財經記者,每天跟進美國次按危機,房利美房貸美貝爾斯登雷曼等,成為發開口夢也會吟着的名字,直至有一天覺得再受不住,就裸辭遠赴英國工作假期一年。記得初到埗時是九月,當時一英鎊兌港元十五元左右,但金融海嘯從大西洋另一邊撲至,英國甚至全球都不能倖免。全個倫敦街頭都是穿著西裝去咖啡店應徵的失業人士,作為競爭力不足的外來者,加上眼見口袋的英鎊貶值至九港元,那時我終於明白生活逼人的苦况。

日光之下無新事,十年後,每天的財經新聞又在報道土耳其委內瑞拉阿根廷的經濟危機、中美貿易戰,以及連連破頂之後出現回調的香港樓市股市,一切都這樣耳熟。不知是有心抑或無意,無綫和內地愛奇藝合拍、以二○○八年金融海嘯為背景的《再創世紀》,竟然在這時候播出。雖然無綫下星期一才首播,但內地已經搶先播出十多集。我在內地看了頭幾集,就發現這齣講述幾個商賈和股壇玩家大鬥法的劇集,還不是按着無綫一貫的恩怨情仇方程式照辦煮碗?在宮廷劇當道、商戰劇已經不再流行的今天,此劇的可觀性只屬一般,難怪在內地收視未算突出,口碑也每况愈下(內地網民普遍認為首幾集頗有港劇味道,不過劇情發展得愈來愈無理)。如果一心以神劇《創世紀》續篇來看(這亦是電視台的宣傳手法),那就注定要失望。

「我是奸人」鑿在額頭

老實說,郭晉安和林文龍是我看此劇的唯一原因,但我對前者在此劇的演出再受不了。筆者自問已經充分消化他由《創世紀》的忠角馬志強,以至《再創世紀》奸角賀天生的轉變,可是每當鏡頭攝到郭氏的特寫,看見他戚眉瞪眼奸笑的樣子,我都不禁狐疑,為何以《忠奸人》陰險大狀角色榮獲視帝的郭氏,今次再演拿手的奸角,卻要把「我是奸人」四個字鑿在額頭上?難道他怕內地觀眾分不出誰是好人壞人?

鑑古知今,或許是說服我繼續追看《再創世紀》的理由。劇中部分情節取材自真實例子,譬如富二代炒燶Accumulator令公司損失過百億元,雷曼倒閉令投資迷你債券的散戶血本無歸等,都是香港人不想回憶未敢忘記的血淚史。劇集帶給我們更重要的信息,就是無論二十年前《創世紀》圍繞地產商的角力,由二十年後《再創世紀》證券市場的殺戮,在香港,只有從事地產和金融才能致富,而有人能賺錢,總是因為在他腳下躺着一班蝕錢的人。難為劇集監製在宣傳特輯聲稱,劇集想帶出香港人為夢想奮發向上的精神——事實是劇中所有夢想(大小姐想跳舞、深水埗小子參加初創比賽)都被踐踏,只有賺錢和賺更多的錢才是緊要事。這是歪理,也是現實,所以香港人在一九九七炒樓、二○○七炒股,二○一八股樓皆炒。我們沒有忘記什麼是負資產、什麼是輸身家,只是無論上至官員、財閥、財經演員,下至街頭散戶,都在說服自己「This time is different」。

學阿寶話齋,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再創世紀》在金融海嘯十周年這個關鍵時刻播出,最大的價值和貢獻,是提醒大家千萬不要忘記,上次當我們說「今次不一樣」之後,隨之而來並且久久不散的哀鴻遍野。

文:梁慧思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