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話題﹕算是回應吧

文章日期:2018年09月16日

【明報專訊】編按:

上周刊登〈沒有陪着笑的人〉一文後發生一段小插曲,有人誤會作者月巴是撰寫流行文化的月巴氏,其中包括作家黃碧雲。黃碧雲寫下一段閱後感後電郵給月巴氏,引起對方困惑,才發現有所誤會。本刊已將閱後感轉交月巴,並得到黃碧雲同意,刊出如下。

強侵食弱,多欺少,少與多群合保護個體,是動物也是人的生存條件。人比較複雜,有語言,有比動物表達得更為複雜的感情。

對我來說,僅此而已。

我常說人天性殘忍,不然不會在地球上生存到今日,並是最優秀的佔據物種。

欺凌至殺戮,是人的歷史與現在。

程度而已,我們見到或不見到,經歷或不而已。

我不會很同情被嘲笑的人。同情是一種自憐吧,我已經夠自憐了。

現在經歷的是種族的嘲笑,譬如中國人吃狗的笑話。我曾經會反抗,說,很少人吃狗,我從沒吃過。

但吃狗又如何,好笑嗎。我不敢吃,因為自小父親是警犬訓練師,狗主人就是他的老闆。每星期日狗主會開車來我家看狗,像我讀寄宿學校時,同學家人會開車入學校看學生即自己的子女或侄甥。我父當然不會吃狗。

笑話從來殘忍,語言殘忍,比現兜兜用槍指,好些嗎。可說是。但如果我生活在,譬如一段時間的南非,給人搵槍指,和被人嘲笑,差不多,你運氣不好,不是你也會是別人,這次是別人下次到你。

我們有誰沒被人嘲笑過。

我不覺得嘲笑Donald Trump的笑話有什麼好笑。到後來我甚至會欣賞他,一人當萬人,口沒遮攔,夠膽。他有權力,權力可以保護尊嚴嗎?日日夜夜被全世界嘲笑。你必須保護得很好。權力可以保護財產,人身安全,但感覺呢?他沒有嗎?有時我會想。

我有過幾個較親密的同性戀男朋友,全都沒來往了,各種原因。或者比其他的友誼更加見到脆弱,或,更加見到人的所謂關係的脆弱,血緣,婚姻,家庭,愛情,朋友,同事,相識,網人,多緊密多虛遠,同樣可以一時散掉,不互相憎恨是人僅有善良本性。

近來時常想着我那個出了家的男人朋友。真的朋友,二三十年。

我不會出家。要離我一個人也不想見,別的僧尼和受眾,一樣是人。

八大山人後來不肯說話,只畫畫,現在明白。

畫就是他的離走。

眼還腫痛,這個星期日的早晨。

昨天想,回香港兩個半月,快三個月了,我一個字也沒寫過。

沒什麼,不想。讀的也不需要。這世界人太多。

時常想起那個殺母親和妹妹的少年,說,這個世界人太多。但他殺母親和妹妹,而非父親,因為母親和妹妹,體能較弱,反抗能力弱。

動物兇猛,人也兇猛,而且聰明狡猾。

這些時候,時常有活得太久的感覺。是通透嗎,通透說得太客氣有禮了。我只說,知道,我以為知道,並且為自己知道的,沉默而憂愁。

文//黃碧雲

編輯// 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