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邊藏隱喻 為女性發聲

文章日期:2018年09月21日

【明報專訊】肌體、曲線、胸腹、紅唇,是美國藝術家Marilyn Minter常用的題材,這些坦露又大膽的誘人意象,盡情展現在她的畫作和攝影作品。身為積極女性主義者,Minter以女性作為審美及描繪的對象,而以自然寫實畫風聞名的她,忠實地呈現了女性的身體,揭示着她心目中的女性形象,並引領人們思考女性本身的特質和價值。

Minter認為,原始且坦率地繪畫女性的身體與姿態,可刺激觀者直面女性的肉慾(carnality)。而除了身體曲線、乳房等明顯的女性特徵,嘴唇是Minter作品中頻繁出現的創作主題。「唇是具暗示性的,我用唇隱喻人的食慾。而且唇容易聯想到生命的呼吸和氣息。」色與食,皆是人性,皆是生命,這方面,女性和男性並無二致。

Minter對女性口唇的關注,令人想起日本某大學對網上社交的研究:日本人使用表情符號,以不同的眼睛形狀表現不同情緒;西方人則傾向透過口部變化呈現不同情感。「Interesting and fascinating!」Minter聽到後頗為驚喜﹕「如之前所說,人們會用嘴巴作隱喻,而藝術家不會滿足於當插畫家,他們傾向藉嘴巴創造一個視界(vision)或想像,為觀者帶來隱喻的不同闡釋。無論嘴巴還是眼睛,都是相同道理。」

古沐浴意象 21世紀方式重現

雖然常見原始、性感、直率地坦露的女性軀體,但另一方面,仔細看Minter帶來香港展覽的這批作品,亦常常加入了霧氣、水氣、玻璃的元素,使創作呈現出既坦蕩直白又隱約朦朧的狀態。為什麼會有這種奇特的矛盾?「我創作時,一直想着『沐浴』,以前的和二十一世紀的沐浴。古希臘的畫,總是有女性沐浴畫面,不管在大自然、木桶裏還是水邊。」而在二十一世紀,人們的沐浴習慣變成淋浴,因此Minter想將過去希臘女性沐浴的意象,用二十一世紀方式重現,而兩者核心同樣展現女性沐浴時身體的自然舒展。

近年來Minter獲得很多讚譽,特別是二○一五年Pretty/Dirty世界巡迴回顧展,備受各地評論家欣賞。然而,藝術家的生涯並非一帆風順,Minter自一九八○年代投入以女性為主體的創作,但到了一九九○年代,美國「文化戰」熾熱,高舉的政治正確主義使藝術作品受審查,她的創作因為裸露、大膽、刺激、挑釁,受到保守派猛烈抨擊。另一方面,作品過於露骨和前衛,亦使Minter飽受主流女性主義者的非議。問到她的遭遇為何在二十年間出現巨大改變,她斬釘截鐵拋下一句:「互聯網!」

互聯網改變觀念 抨擊變讚譽

一九九○年代,絕大部分藝術家在封閉的畫室工作,他們對色情和性的認知只是來自男性雜誌,而女性更從未在性意象的產出有任何主導能力。因此,Minter當時認為應該創造符合婦女享樂需要的性意象。她坐言起行,繪製了不少以女性角度出發的畫作,部分作品在今人目光也很是怵目,例如非常寫實、猶如照片的勃起陽具,幾個張開嘴、擁着一根陽具的女人。Minter形容九○年代的作品是為受惡待的那一刻拍照,並重新利用。可想而知,這些創作如何令一九九○年代的主流女性主義者驚呆,以及抗拒。不過在互聯網出現後,「連八歲的孩子也能在網上看到裸體」,她不禁莞爾。互聯網令資訊流通,資訊流通令思想開明,思想開明令Minter的創作得到重獲審視的機會。

「創作要發自內心深處的聲音」

Minter在政治正確年代的經歷,使人反思今天的本地創作。香港近年的文藝風氣漸趨保守,前有差點通過的「網絡廿三條」,後有不知準則為何的淫審、被迫下架的「同志童書」。各種政經力量影響下,藝術上的自我審查、投資創意的顧慮明顯比以往多。作為過來人,Minter給本地創作者的忠告是:「要堅持對藝術的視野和想像,即使今天有審查,二十年後定會重獲稱讚。要對自己的目光誠實,不管發生什麼事,創作要發自內心深處的聲音。藝術家的路就是如此,沒有其他選擇,這亦是藝術家之為藝術家。唯有這樣,藝術才吸引世人。」「千禧世代的指上,有着比歷史上任何年代更豐富的資訊。資訊改變一切,這就是未來,它是偉大的。」Minter眼中,充滿希望。

■Marilyn Minter在港首次個展

日期:即日至10月27日

時間:上午11:00至晚上7:00

地點:中環畢打街12號畢打行407室立木畫廊

查詢:www.lehmannmaupin.com

文:關曉陽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