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搬辦公室 家俬去咗邊?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07日

【明報專訊】一間二十人的小企業剛搬辦公室,由觀塘創貿廣場二十六樓搬到二十樓的大單位,由於崇尚環保,因此八成家俬都用原有的舊家俬。與此同時,中環IFC、中環廣場、九龍灣Megabox都有辦公室搬遷,丟棄大量只是用了幾年的辦公室家俬。

於是,小企業老闆選中Megabox恆生銀行搬遷所丟棄的數千件家俬,召來兩架五噸斗車、六至八個工人將其中三、四十套簇新的家俬搬回新寫字樓,僅由九龍灣搬到觀塘亦花費了兩三萬元。

有房地產顧問機構數據顯示,近五年間香港有五分之一的甲級寫字樓轉了租客,衍生了龐大的辦公室家俬回收業,不過真正能夠重獲新生的家俬並不多,更多是被送往堆填區。

合約規定交吉 家俬淪為廢物

香港能源及環保顧問公司豐能接收了恆生一部分家俬,董事麥驥才(Henry)相信恆生銀行不知道原來丟棄了這麼多舊家俬,「因為普遍大集團的policy是一張合約過的,讓判頭全權清拆、還原、處理家具」。他慨嘆由於大部分物業管理公司都要求企業搬走後,要還原一切間隔及清走所有家俬以交吉,引致不少辦公室家俬被運往堆填區。

「我最近幫客戶找二手家俬,知道AIA tower(友邦廣場)半年內搬走,又會釋放多萬件家具。」而最諷刺的是,連最應該帶頭重用家俬的環保署,署方添馬艦政府總部辦公室大部分亦是使用新家俬,「好多則師都用新家俬,因為諗野的flexibility大好多。加上土地問題,香港辦公室空間細,二手家俬變相好難fit到個間隔,令香港人對二手辦公室家俬卻步」。

回收商兩大困境

政府無數字顯示每年有多少辦公室搬遷,不過根據房地產顧問機構仲量聯行數據,由二○一三年直至今年九月底,新租賃甲級寫字樓樓面面積2075.4萬平方呎,佔甲級寫字總面積9630萬平方呎的21.6%,由此大概可以推測,近五年間香港有五分之一的甲級寫字樓轉了租客。可以想像回收辦公室家俬的需求有多巨大。

走進觀塘工廈,牆上貼滿標明價錢的辦公室家俬相片,延綿數米。一九九八年成立的「長迎傢俬」號稱是全港最大的辦公室家俬回收商,在沙田、元朗和觀塘設有合共三萬幾呎倉庫,觀塘總行和荔枝角分行合共營業額每月最多一百萬元。五十多歲的老闆洪美玲(May)說每日都有辦公室搬遷,每日都要上門回收家俬。「我們真的好環保,見到家俬咁靚,裝修師傅扑爛晒,好嘥,所以只要客人先send家俬相片給我們,傾好價錢、家俬至少要八成新,我們就會上門收。我們唔收,家俬就送去堆填區。」近年她亦和清拆公司合作,「清拆佬話『六十張櫈去堆填區,你要不要』,我們就去收,並給清拆公司一些茶錢,低買高賣」。

一個二千呎倉庫面積才能全數吸納一個兩萬呎辦公室的家俬,並要出動十輛車接收。雖然會將家俬拆件,但尤其椅子是非常佔地方。「回收價視乎地區、人手、物流,通常中環、觀塘這些旺區的辦公室會用好一點的價錢回收。」一張普通辦公椅回收價約廿餘元,清潔、翻新、維修後可賣三百元,但依然只是新貨的兩三折價錢,「因為是要平好多,人們才會買二手家俬」。

租金貴請人難 成本上漲

二十年間,見證商業區向外發展,屯門、葵涌、火炭等新寫字樓湧現。「香港愈來愈多寫字樓,咁多年生意額都沒有跌過,不過雜費多了。」May 慨嘆倉庫租金昂貴和薪金上升是家俬回收商的兩大困境,「找倉庫地方難,租金貴了很多,二十年前倉庫租金六元一呎,現在十六元一呎。而且好難請人,搬運工人太辛苦了,二十年前月薪七千元,現在至少要一萬五千元。」連丟垃圾的費用亦貴了,由於賣不出的家俬最終還是要運往堆填區,而大型家具要送往指定垃圾收集站,現時每車家俬入場費過千元。

一買一賣 解決庫存成本

有年輕人想到解決倉庫租金高昂的方法,三十歲生物科技博士歐陽姿婷(Gigi)三年前成立Dun Dum,專門回收再用二手物品,曾為約十五間辦公室處理舊家俬。「只要他們三個月至半年前聯絡我們,我們就找人上門度尺、計數、影相,再逐件放上carousell、二手家俬網放售。有人想買才逐件從辦公室搬走,避免積存貨物。」

她憶述曾為三層的大建築師樓回收家俬,最終將四成家俬售予新買家,四成給回收商回收,剩下兩成送去堆填區。他們的特色是不會以賤價買賣家俬,令賣家都有好的收入回報,最終獲得六位數字收入,Dun dum和建築師樓各收五成。「大件的會議室家俬比較難賣,儲物櫃最好賣。要留意的是絨面的rolling chair比較難打理和有蝨,皮或膠製家具會比較容易再售,而統一和又能疊起的家品又更受歡迎,最resalable的家俬之一是IKEA家俬,客戶會相信其品質。」

買二手辦公室家俬並非窮人專利,她猶記得有一位在元朗和屯門開設養豬場的富豪,帶着物流人員和兄弟親身駕車到其辦公室揀家俬,即場挑選廿幾件家俬並抬上車運走,以佈置養豬場旁邊的寫字樓。「買二手辦公室家俬其實是一種生活態度,近年青年人創業需要、環保意識提高和更多外國人來港定居,都帶動到香港辦公室家俬回收業。」

回收重用 物業公司的角色?

綠惜地球創辦人劉祉鋒表示,大部分公司在搬遷時都直接將家俬丟掉,商業家俬屬於都市固體廢物,丟棄在堆填區或廢物轉運站收費為每噸三百六十五至三百九十五元,而若清拆公司將入牆櫃等家俬扑碎後運往堆填區即被視作為建築廢物,收費為每噸二百元,不排除會有公司為減輕處理成本,而將還能使用的家俬打至粉碎。為增加重用辦公室家俬的可能,幾年前他曾向政府和物業管理公司建議設立暫存倉庫,將每次搬商舖或辦公室的家俬拍照、分類、儲存,讓下手用家挑選,可惜未獲回音。

而最理想其實是商廈物業的業主同時提供回收、重用辦公室家俬一條龍服務,麥驥才就曾經建議他辦公室位處的創貿廣場發展商新鴻基重用家俬,可惜未被接納。「每棟商廈不會100%租出,空置的單位可否暫存這些家俬,日後讓租客選擇再重用呢?可惜未見到有發展商有興趣。」

文//彭麗芳

圖 // 彭麗芳、受訪者提供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